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时光大赏:这一年,他们重新开始,改变电影与世界

作者:Mtime时光网 来源:Mtime时光网 公众号
分享到:

12-30

2016第九届时光大赏第二波推送,十大华语&海外影人名单来了!





这一年,被尊称为“安叔”的李安,推出暌违四年的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20帧+4K+3D,突破极限的黑科技,只是为了让一个内核很“李安”的故事,有更精准明晰的表达出口。李安是那个一直在打破极限之墙的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会走向何处。


这一年,安叔还贡献出“我36岁才开张,你们急什么”的年度金句。说话间,场子里,情怀满溢;场子外,资本潮起。多年来,他出世,坚持独立制片,凝结影像的纯真与自由;他入世,《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更借力中国投资推手。大趋势之下,李安的“下一步”,是借资本之力,以更全球化的方式,回归电影本体。




毕赣不是一个大众的选择,但他的出现在华语影坛如同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微,却充满希望。虽然只有可怜的排片和短暂的放映,但《路边野餐》还是惊艳了大众,成为了无生趣的华语影坛的一股清流。从不理解塔可夫斯基的婚庆导演到新锐诗电影门徒,毕赣已经进入了“未来无限可能”的导演名单中。《路边野餐》中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都不可得,但诗与生活可以兼得,这是毕赣的态度。影片中流露出的对过去的尊重,对现在的把握和对未来的憧憬,则是毕赣超越年龄的成熟和对电影贯穿始终的理解。新的一年也希望小毕可以继续用他“小小的哭声”去安慰聒噪的华语电影。





张艺谋永远是中国电影界最大的话题人物。他被誉为“国师”,是中国最有影响力、又最具争议的导演。作为中国电影的一个符号,张艺谋一直在求新求变,今年的《长城》又将他推向风口浪尖。中美合拍的《长城》显然是多方妥协制衡的产物,是一部“用工匠精神做出的工业体系上的标准产品”。张艺谋这次想要“借水行船”,然而在好莱坞电影中输出中国文化和价值观并非易事。张艺谋这位华语电影巨匠,将一如既往地在争议声中继续前行。





昔日“顺势而为”成为票房霸主,如今只想“顺心而为”拍自己喜欢的电影——十多年后,冯小刚终于完成了从职业导演到文艺作者的“蜕变”。《我不是潘金莲》敢于揭露中国官场的黑暗,敢于正视国人的内心,更敢于在形式上挑战圆形画幅。现在的冯小刚,已经不再为观众“私人订制”,而是逐渐遵从自己的内心,像他饰演的“老炮儿”一样,有尊严地面对一切。希望这样的变化能够延续,因为这样的导演越多,我们越会感到欣慰,这同样亦是中国电影之福。





许鞍华曾斥他“没风格”,他说:“电影是导演的,我不需要有风格;就算我说要有风格,我只要一直拍一个导演的作品就有风格了,但是这样不足以成为一个电影摄影师。”在这个人人皆是导演的时代,李屏宾固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绝不逾越雷池,将自己的技艺磨炼到风格之上,“李屏宾”三个字就足以成为品质的保障。


自《童年往事》起,李屏宾与侯孝贤三十年的合作在《聂隐娘》中成就巅峰,那等风来云雾散的天作之合,已值得最高嘉奖。《长江图》的银熊奖好似一个慢半拍的肯定,李屏宾让我们得以见证会呼吸的镜头,在沉稳绵长的画面里流淌着纤细的韵律。





周冬雨是幸运的,出生于普通家庭的她,被张艺谋从8000多人中选中,就此开启了自己的银幕生涯。所以周冬雨才会在金马奖颁奖礼上感谢张艺谋,因为没有他就没有周冬雨,也没有今年让我们感动的《七月与安生》。如今,这个曾经在《山楂树之恋》中青涩羞赧的“静秋”去年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了。而桀骜乖张的“安生”,也足以成为周冬雨作为表演系毕业生的优秀答卷。从曾经的体操运队员、舞蹈特长生,再到如今的金马影后,周冬雨以她的韧性努力着。这一次,她终于摆脱了青春纯爱偶像的指摘,以爆发的精湛演技成为了那个值得被期许的周冬雨。




在小姨蒋雯丽的光环下,马思纯或许注定了要在大银幕上投射自我的悸动与幻梦。7岁出演电影、12岁参演电视剧的经历让她熟稔于银幕,播音系的训练成为了她表演的基石,从《甜酸》的书模到《左耳》中的黎吧啦,马思纯拿下了金马最佳女配的提名,所以此番《七月与安生》的金马最佳女主角也就成为了某种必然。对银幕的痴求与追随,就像七月对自由的隐忍渴望一般印刻在马思纯的骨血里。她的年轻,她的坚持,她的超越自我,都让她和周冬雨一起,成为了今年的声光影画中不可分割的一对镜像姐妹。





从相声起家,到出演小品成名,之后转战电视剧,如今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无可挑剔的演技加冕金马拿到奖杯,范伟用他拿捏有道的分寸在这三种艺术媒介间自如转换。他有张喜剧脸,但也能驾驭住严肃复杂的角色。他不会说求求你表扬我,专业的态度是他数十年演艺之路的标签。无论角色大小他都全力以赴,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几分钟镜头的范伟也能让人印象深刻。但戏外的他为人低调内向,不受外界纷扰,一门心思钻研表演。最终金马称帝,这是对范伟专业的认可。他的作品俗而不腻,雅而不寒,因为雅俗共赏对范伟这位表演艺术家而言只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62岁的成龙今年一口气完成了《绝地逃亡》、《铁道飞虎》、《功夫瑜伽》三部电影,每一部里都是主演。在电影界摸爬滚打56年,出演了两百余部电影,成为华语电影界不世出的动作传奇之后,成龙依旧保持着年轻人的工作劲头。同样是2016年,曾经“摔断了很多块骨头”的成龙拿下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成为第一个获此奖项的华语电影人。这是成龙的胜利,也是动作喜剧电影的胜利。成龙在颁奖典礼上动情地说:“我的国家造就了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无比自豪”。我们也可以肯定地说,他是中国的巴斯特·基顿,他是中国电影人之光。





这一年,对张译来说,有一种水到渠成的豁然开阔。 没一部电影是绝对主角,但张译就有那种本事,让他角色的灵魂游走并闪耀在整部电影中——《追凶者也》,悲凉又虚弱的喜感,疼痛的覆灭,定住了“黑色电影”的根基,奉献出个人生涯最具情感当量的表演;《我不是潘金莲》中,寥寥几场便勾勒出最底层官员的生存轮廓,在中国最强实力男演员“较量”中,亦是不输;《少年》,隔空表演,不抢主角锋芒,却有自我角色温润的棱角刻画⋯⋯


对于一个大器晚成的38岁男演员来说,这是,真聪明。






脱下了蜘蛛侠的制服,安德鲁·加菲尔德终于重新释放出自己的表演魅力。这些年人们记住了新一代彼得·帕克的身手,却差点忘记了五年前《社交网络》中爱德华多的惊艳。如今加菲已经是颁奖季影帝的热门人选,但这背后是他五年来的挣扎与转型。2016年,守得云开见月明,加菲用两部备受赞誉的电影《血战钢锯岭》和《沉默》刷新了所有人对他的预期。与梅尔·吉布森和马丁·斯科塞斯两位奥斯卡金奖导演合作,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摆脱商业片类型化而努力攀爬的一条阶梯。我们很庆幸,好莱坞少了一个超级英雄明星,多了一位优秀的演员。





“在近35 年的法国乃至欧洲电影里,她几乎无处不在。”用这句话来形容伊莎贝尔·于佩尔或许再合适不过,不过恐怕还要再加上20年。这个满脸雀斑的红发女子被影迷奉为“法国文艺女王”,她没有倾倒众生的美貌,却以苍白、冷漠、克制,甚至疯魔化的表演征服世界影坛。


这一年,于佩尔在清新小品《将来的事》里让全世界的女文青惺惺相惜;保罗·范霍文口中美国女演员不敢接的《她》,却让这位习惯“化腐朽为神奇”的性格演员大显身手。演戏如呼吸,视工作为成长的于佩尔,更像是位生活艺术家。而小金人对于阿姨,也只是书写传奇路上的美丽配饰。





今年“匠人精神”成了热门词汇,很多人会说演员不需要匠人精神,需要的是才情、天赋,但当小李第一次捧起奥斯卡影帝小金人时,我们还是想说,这是匠人精神的胜利。21岁就拿到过奥斯卡提名的小李不缺少才情和天赋,但是滚过名利,爬过巅峰,他却保持本心;从《飞行家》到《华尔街之狼》,再到《荒野猎人》,他始终以一种勤奋耕耘的姿态诠释着演员这个职业。所以无论全世界的影迷如何调侃他对小金人的执念,我们也都由衷地感慨他达成夙愿。当不同领域的媒体都在推送他夺奖的消息,我们便知道2016这一年注定要镌刻上这段记忆。小金人是小李的,而小李是世界的。





加冕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影后的艾玛·斯通最终证明了所有努力没有白费,几年前她扮演的还是青春爱情片和超级英雄电影中性格直来直去的单薄角色,如今就通过《帮助》、《鸟人》和《爱乐之城》完成了奥斯卡的三级跳。


好莱坞从来不乏背景显赫或天赋异禀的新人,但脚踏实地的勤奋者却凤毛麟角,今年的《爱乐之城》会将她送到离奥斯卡影后最近的一个位置。对于近而立之年的石头姐来说,收获的时节来得刚刚好,更要庆幸的是她在乎的并不是空名,而是那个她从十四岁就开始追寻的不灭梦想。




哈利·波特魔法世界的缔造者在今年拥抱了自己的新角色,从作家到编剧,J·K·罗琳用银幕处女作《神奇动物在哪里》向观众证明,无论创作小说还是剧本,她始终是当今世上最会讲故事的人。当真实世界陷入混乱,罗琳总能以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用奇妙的温暖来对抗黑暗的分裂。


罗琳的首部电影剧本抛弃了许多续作吃老本的套路,大胆开启全新的角色、全新的世界,却烹调出了一份味道熟悉的魔法盛宴,严丝合缝的布局伏笔千里,怪异迷人的角色扣人心弦,在原创IP后继乏力的年代,她笔下的魔法世界是个难能可贵的存在。





20年来,新海诚从来没有如此地接近过一个大师的位置,从晋升“百亿动画导演”,到被媒体众星捧月当做新一代日本的动画之光,再到引进华语市场之后屡破纪录——无可否认,这是新海诚最好的年代,也是让80后影迷重新感受到日本动画荣光的时代。


懵懂的恋情,患得患失的紧张,不顾一切的追寻,辗转难忘的某个细节,《你的名字》用最俗套,但也最动人的方式重述了青春的面红心跳。即便我们明知,这一切都仍然只是小众影迷的狂欢,即便正如新海诚自谦所言,在浮华热闹之后,“宫崎骏接班人”仍然是个遥远的梦想,但这一次,至少他为这个梦开了一个好头。





他曾以《勇敢的心》征服全世界,也曾在舆论中跌得惨重,梅尔·吉布森这位导与演俱佳的“传奇”人物差点就成为了尘封的传奇。幸好20年后,我们看到了《血战钢锯岭》,这部新作不仅为年度佳片添砖加瓦,更是梅尔穿越风霜蹉跎,终于华丽回归的宣言。


在失宠于大片厂的困境中,梅尔用45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引领我们回味了《血战钢锯岭》中的真实人生,战火纷飞中掺杂着血与泪,道阻且长的道路尽头,却是阳光而诗意的生活。而梅尔本人也是如此,对电影的爱与坚持终于让他走出迷雾,完成了一次最漂亮的转身。





2016年,马特·达蒙以多重身影进入我们的视野:在《谍影重重5》里,他依然是那个探寻着“我是谁”的杰森·伯恩;在《长城》中,他变成了跋山涉水而来,因为信任而战的雇佣兵。马特·达蒙始终站在世界影坛的一线,却从不会给人“巨星”般的疏离感,对慈善事业,对扶持新人依旧保持着一份“呆萌之心”。


这一年,达蒙说:“我想当一个导演”,但在此之前,他先是以制片人的身份将氤氲着文艺气息的《海边的曼彻斯特》推举成颁奖季的宠儿,他说这才是他今年最大的成就。无论如何,他正在不断尝试着新的可能,而他的导演处女作,离我们还会远吗?





银幕上,是死侍口无遮拦却带有几分辛酸的嘴炮和耍贱;银幕下,是瑞安·雷诺兹11年来如同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把石头推上山顶的坚守与涅槃。从被电影公司对呛“有多远滚多远”,没钱买道具只能在电影中编出“出门忘带枪”的桥段,到狂揽超过3.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拿到位列R级影片历史第二的惊人成绩,瑞安·雷诺兹在这一场翻身仗中甩掉了压制他许久的“花瓶”、“票房毒药”的前缀,也从岌岌可危的三线小演员跃升成为一线大咖。人们都认为是死侍这个角色拯救了雷诺兹的事业,事实却是雷诺兹成就了这部出色的超级英雄电影。





今年是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脱胎换骨的一年。她正式出柜宣称自己也爱女人,也成为文艺大导们的心头好。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继续宠爱她,让她担当《私人采购员》的女主角;作为伍迪·艾伦《咖啡公社》的新缪斯,她被称赞“既有一种来自乡间的淳朴美,也能华服加身”;在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20帧的透析之下,她以素颜演技诠释出一个痛楚之人;在最接近本色出演的《某种女人》中,她一改过去颓废单一的形象,流淌出细腻的演技。


克里斯汀好似在以某种姿态摆脱了那个让她红到发紫的“暮光女”标签,26岁的她,未来还将会诠释出更丰富的定义。


时光网出品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时光网


点击

阅读原文查看2016时光大赏完整内容

展开全文
阅读441
电影 
举报0
关注Mtime时光网微信号:V_Mtime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Mtime时光网”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Mtime时光网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Mtime时光网

微信号:V_Mtime

微信交流公众号:aiyouxin8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