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侠盗一号》最全星战彩蛋,甄子丹身份大揭秘!

作者:腾讯娱乐 来源:腾讯娱乐 公众号
分享到:

01-07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星球大战”系列的首部外传电影——《星球大战:侠盗一号》已在1月6日登陆国内院线,作为一部承上启下的星战电影,片中除了有上天入地的战斗场面和可歌可泣的英雄传奇外,还注入了许多致敬正传三部曲的情怀梗,以及与2014年动画《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相关的吨级彩蛋。下面我们就来全面梳理一下《侠盗一号》中出现的所有星战彩蛋,看看你在观影过程中都遗漏了哪些精彩瞬间。


【道具/场景篇】


蓝色牛奶



蓝色牛奶产自塔图因生物——Bantha,是《侠盗一号》的第一个彩蛋,在影片开篇场景中,奥森·克伦尼克前来追捕厄索一家,他们家的厨房中就出现了“蓝色牛奶”。这是一个致敬1977年首部星战电影《新希望》的彩蛋,影片中卢克和他叔叔对话的桥段中,一家人饮用的正是这种蓝色牛奶。


圣城杰达



《侠盗一号》开篇的第一场战斗发生在杰达星(Jedha)。在星战的世界观中,“原力”是宇宙诞生之初就存在的一股能量场,原力敏感者可以操纵原力隔山打牛,控制他人思想,甚至释放闪电。而杰达正是第一文明中最早存在原力的星球之一,因此,杰达也成为了无数原力信仰者、绝地武士朝圣的地方。


异形星球



伊杜星是银河帝国用来精炼凯伯水晶的秘密工厂,这里地形险恶,寸草不生,暴雨肆虐,幽暗压抑不见天日。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在伊杜的塑造上参考了《异形》系列电影中的LV-426星球,也就是异形盘踞的死亡之星。


银河首都科洛桑



在琴·厄索回忆童年的梦境中,厄索一家还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而从场景中出现的窗外风景来看,不难看出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银河首都科洛桑。


索·格雷拉的山洞壁画



提到《侠盗一号》的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相信不少影迷都看过他的独立科幻片《怪兽》,他也正是凭借该片被传奇影业相中,执导了2014版的《新哥斯拉》。而在《侠盗一号》中,加里斯的《怪兽》和《新哥斯拉》也成为了隐藏彩蛋。在索·格雷拉老巢的壁画上,我们可以看到《怪兽》中始终不愿露出真容的触手怪,以及和哥斯拉大战的怪兽穆托(muto),这其实是剧组的一个恶作剧,意在调侃加里斯。另外,加里斯本人还出现在了影片最后一个场景当中。


Dejarik桌游



《新希望》里千年隼上的“Dejarik”桌游也出现在了《侠盗一号》中。作为星战宇宙中最流行的桌面游戏,全息化的Dejarik在《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和《克隆人战争》、《义军崛起》等动画中都曾出现。这次则是在索·格雷拉的地堡中,索·格雷拉的手下正拿着桌游中的角色模型玩得不亦乐乎。看来,全息化的“Dejarik”桌游也是在《新希望》所处的年代才得到普及。


提列克舞女Oola



同样在格雷拉手下玩Dejarik桌游的镜头中,前景部分出现了一个全息化的提列克族舞女。不得不让人想到《星球大战:绝地武士归来》中,赫特人贾巴用来取乐的提列克舞女Oola。值得一提的是,在备受争议的《绝地武士归来》的加长版中,这位由菲咪·泰勒饰演的舞女还为加长版补拍了戏份,但依旧没有逃脱被怪兽吃掉的命运……


扫描飞船



在卡西安和厄索乘坐U翼战机前往杰达的开篇桥段中,一位站在瞭望塔上的义军正举着扫描仪器对准飞船进行扫描。《新希望》中也有一个构图和演员动作都一模一样的镜头,只不过义军扫描的是汉索罗驾驶的千年隼。


反叛军“幽灵号”



除了致敬正史电影外,《侠盗一号》中还有诸多动画《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的彩蛋,这部动画设定在《侠盗一号》5年之前,讲述来自不同星球的五人小队和银河帝国斗智斗勇的故事。《侠盗一号》的太空大战开场,就出现了五人小队的标志性载具——幽灵号(Ghost),义军基地中也出现了幽灵号的身影。


红色5号战机



片尾的空中决战,《新希望》中的红色中队队长加尔文·德赖斯,金色中队队长乔恩·范德双双出现在了战斗中,但两位演员实际上并没有出演本片,他们的片段来自《新希望》的原始素材并经过数码加工。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战斗中,红色5号战机被敌军击落,卢克作为接班人在《新希望》中驾驶的战机正是红色5号。


帝国绝密档案


在琴·厄索与卡西安前往塔堡调取机密蓝图的桥段中,琴还发现了其他六种帝国机密武器,而根据《侠盗一号》的前传小说《催化剂》的描述,Stellar Sphere, Mark Omega, Pax Aurora三种武器属于死星的构成部分,另外三种我们不妨结合星战已有的常识设定进行推测。


黑剑Black Saber



黑色光剑由绝地武士打造,非常稀有,在被曼达洛人夺走后世代相传,最终落到了同为曼达洛家族的反叛军莎宾·雷恩(动画《义军崛起》中的主要角色)手中。黑色光剑的外形更像是一把军刀,帝国研究它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制造比死星更具杀伤力的终极武器。


棱镜簇Cluster Prism



“棱镜簇计划”乍一听不明觉厉,不过在正史外的星战传说宇宙中,绝地武士曾打造过一座名为The Prism的外太空监狱,但随着共和国的陷落,这座监狱最终落入达斯·维达手中。如此一来,或许棱镜簇计划指的就是开篇时关押琴·厄索,位于沃巴尼星的劳改营。


曼特尔Ord Mantell



熟悉动画《克隆人战争》的都知道,曼特尔星是达斯摩尔领导的犯罪集团“黑日”的据点,也是随着共和国衰退,最终落入到帝国手中的星球之一,最终曼特尔成为了帝国兵站之一。汉索罗还在《星战5》中提到他曾游历曼特尔星遇到了一个赏金猎人,看来存在于正史中的曼特尔计划早已经被提上日程了。


T-15/16跃空机



在潜入斯卡里夫塔堡的桥段中,两个巡逻的暴风兵一前一后正在讨论“T-15跃空机”被淘汰的话题,而在《新希望》中,也有两个暴风兵在讨论新型的“T-16跃空机”相当牛逼。T系列跃空机是卢克老家塔图因最常见的飞行器,最大特点便是拥有三个用来扰流的机翼。


锤头轻型护卫舰



在斯卡里夫太空战中,拉杜斯将军叫来锤头轻型护卫舰(Hammerhead Corvette)——Lightmaker,一举歼灭了两艘歼星舰,同时砸开了护盾闸门。而锤头舰首次亮相还是在《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二季中。如此之多的动画梗,足以看出迪士尼有意将联动不同作品的“漫威大法”发扬光大。


坦特维四号



在《新希望》的开篇,莱娅公主所在的坦特维四号(Tantiv IV)被达斯·维达的歼星舰俘获。而在《侠盗一号》的结局,坦特维四号则正在逃离达斯·维达的追捕,前后呼应连接起了这段时间跨越40年的剧情。同时在结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船舱内的演员着装以及场景布置都完美还原了《新希望》的开篇,致敬之意不言而喻。


【人物篇】


《新希望》酒吧流氓



在琴·厄索和卡西安刚刚抵达杰达城的桥段中,琴和一位“大鼻子星人”撞了个满怀,这位大鼻子星人Cornelius Evazan和他的“蛋蛋脸”同伴Ponda Baba,对于各位星战迷来说一定不陌生。他们曾出现在《新希望》中塔图因星的摩斯·艾斯雷酒吧(Mos Eisley Cantina),因为看卢克不顺眼想要动家伙,结果欧比旺挥舞光剑搞定了两人。到了《侠盗一号》中,这对宇宙好基友再度现身,幸好卡西安及时拉架,否则这对好基友可能活不到《新希望》了。


威尔守卫:甄子丹身份揭秘



在帝国还未占领杰达之前,杰达城中活跃着两股势力,他们以杰达城最高的建筑威尔圣殿(Temple of the Whills)为中心,分为“威尔信徒” (Disciples of the Whills,杰达街道上披红袍的路人)和“威尔守卫”(也就是甄子丹饰演的角色)。威尔守卫不是绝地武士,但依旧可以操纵一定的原力。在乔治·卢卡斯的最初构架中,整个《星战》三部曲是记录在一本“威尔人”日记的读物之中,乔治·卢卡斯此举意在将《星战》宇宙与现实时空相连,这才有了《星战》系列雷打不动的开篇语:“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银河系中”。


索·格雷拉现身



影片中出现的叛军领袖索·格雷拉其实是动画《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中的角色,在该系列第五季第二集现身。在还未成为半机械人之前,索·格雷拉是昂德朗星(Onderon)的反抗军首领,行事极端暴力,外号“拼命三郎“,在欧比旺和安纳金的指导下,他才学会了用非致命武力对抗分离主义分子,最终解放了昂德朗星,却在决战中失去了至亲,或许这也是《侠盗一号》中索·格雷拉脱离叛军自立山头,再次黑化为恐怖分子的原因所在。该角色即将在2017年1月7日加入《星球大战:义军崛起》动画的第三季《吉奥诺西斯幽灵》一集中,想要了解更多星战正史的观众不妨一看。


塔金总督再现银幕



《新希望》中的经典反派“塔金总督”也出现在了《侠盗一号》中,在正传电影中,塔金的名字是和死星紧密相连的,他是帝国高级星区总督,同时也是死星太空战的主管。正是他毁灭了莱娅公主的家乡,也最终跟随着死星灰飞烟灭。由于在《新希望》中饰演塔金的彼得库欣老爷子已在1994年逝世,本片中塔金的脸部只得使用CGI重塑,动作捕捉交由演员盖亨利(Guy Henry)完成,他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饰演黑魔法巫师皮尔斯·辛克尼斯。


达斯·维达



纵观整个星战六部曲,爵爷“达斯·维达”才是贯穿始终的灵魂人物,《侠盗一号》也在片中加入了不少达斯·维达的经典要素。比如正传三部曲中为爵爷配音的詹姆斯·厄尔·琼斯再度献声,他对于爵爷的意义就好像凯文康罗伊之于蝙蝠侠,足以让星战迷情怀爆炸。达斯·维达的宫殿位于岩熔星球穆斯塔法,这里正是《星战3》中,安纳金被断手毁容,最终黑化为达斯·维达的地方。而面具下的爵爷则由好莱坞特型演员,身高近两米的斯宾塞·怀尔丁出演,《银河护卫队》中偷听星爵Wlakman的外星狱警,《泰坦之怒》中的牛头怪,《哈利·波特》中的海格替身,以及《权力的游戏》中的长发尸鬼都是由他扮演。


R2-D2和C-3PO



《星战》“相声组”R2-D2和C-3PO出现在了义军基地中,C-3PO在得知义军即将起航斯卡里夫时,抱怨他和R2总是跟班角色……


RA-7虫眼机器人



《新希望》中的“RA-7”虫眼机器人出现在了杰达城的街道上,这次不再是躺尸运输车了,在《侠盗一号》中有两个特写镜头。同时在街道上晃悠的还有《星战5》中出现的侦察机器(Probe droid)。


机器人“小铁”抢镜



每部《星战》作品,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卖萌机器人。《侠盗一号》中除了K-2SO外,还出现了《星球大战:义军崛起》中的流氓机器人小铁(Chopper),在通讯员得知义军偷袭斯卡里夫的战报后,他急忙跑向女领袖蒙·莫斯马汇报,小铁便出现在银幕左下角。动画中的小铁是由赫拉捡来的报废机器人,经过二次加工后脾气变得非常暴躁,经常坑队友,但对他的主人赫拉十分温润。


辛杜拉将军



在小铁现身的雅汶基地镜头中,我们可以听到基地大喇叭在呼叫“辛杜拉将军”,星战迷猜测这位辛杜拉就是查姆·辛杜拉(Cham Syndulla),即动画《克隆人战争》中与绝地武士不怎么合得来的提列克将军,或者是查姆的女儿赫拉·辛杜拉(Hera Syndulla),即动画《星球大战:义军崛起》中幽灵号的驾驶员,小铁的主人。


安德列斯舰长



在贝尔·奥加纳与蒙·莫斯马商议返回奥德朗,通知自己的子民准备备战时,他联系了一位叫做安德列斯的舰长。他所指的无疑是达斯·维达第一个银幕受害者:《新希望》中因为誓死捍卫莱娅公主,被达斯·维达掐死的瑞姆斯·安德列斯舰长。《侠盗一号》结局部分,也正是他将死星蓝图交到了莱娅公主手中。另一种说法则是义军同盟的王牌驾驶员,和卢克在雅汶战役中出生入死,并在《星战5》霍斯一战中成功绊倒步行机的魏吉·安提列斯。


简·多登纳将军



义军的老干部简·多登纳将军出现在了雅汶大本营。《新希望》中多登纳谋划了义军在雅汶战役中至关重要的攻击疾飞策略,还从雅汶的地面控制中心提供支持,多登纳出席了随后的颁奖仪式,向雅汶战役的年轻英雄们道贺。多登纳将军的扮演者Alex McCrindle在1990年与世长辞,《侠盗一号》中的多登纳则由《权力的游戏》中 “无畏的巴利斯坦”的扮演者伊恩·麦克尔希尼出演。


矮人特型演员沃里克·戴维斯



《星战》系列的御用特型演员——沃里克·戴维斯在片中饰演索格雷拉的手下Weeteef Cyubee,是杰达巷战中最矮小的抵抗军。沃里克·戴维斯在11岁时,凭借出演《星战6》中的“伊渥克矮人”成为星战常驻角色,几乎演遍了星战系列的矮人角色,甚至包括尤达大师。


《星战8》导演&制片客串



《星战8》的导演莱恩·约翰逊(Rian Johnson)以及制片人莱姆·博格曼(Ram Bergman)也出现在了《侠盗一号》中。在死星第一次发射的桥段中,发射平台上两个躲避强光的帝国操作员便由两人饰演。1977年的《新希望》中也出现了相同的镜头,两者在构图和音效上以及演员动作上都非常相似。而作为回报,莱恩也答应加里斯在未来的《星战8》中给他一次打酱油的机会。


【台词篇】


甄子丹的口头禅:“愿他人之力与你同在”



甄子丹饰演的齐鲁·英威在影片中被视为古老原力的象征,除了不停滴念诵原力之外,他的祈福语也是更为原始的“愿他人之力与你同在”。在齐鲁·英威和琴·厄索第一次相见的街头场景中,齐鲁·英威和路人打招呼说的就是“愿他人之力与你同在”,在卢卡斯1973年构架星战时的早期设定中,“愿他人之力与你同在”本是一句祝福语,但随着卢卡斯脑洞越来越大,“他人之力”变成了“气功”,也就是星战中支配万物的“原力”。


“It's a trap”



《星战5》中阿克巴上将有一句经典台词——“It's a trap!”(这是个圈套),这句台词经常被星战迷拿来作为梗一样恶搞。到了《侠盗一号》中,多疑的索·格雷拉以为琴是帝国派来的刺客,也说出了这句“It's a trap!”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I have a bad feelings about this”)是星战系列的经典台词,7部星战电影每一部都有角色负责刷梗。到了《侠盗一号》中,刷梗的任务交给了“耿直boy”K-2SO,只不过还没等他说完,琴和卡西安双双要求他闭上乌鸦嘴……


【最重磅】


死星漏洞:40年填一坑



1977年《新希望》上映以来,卢克发射质子鱼雷摧毁死星的剧情一直受到星战迷争议,毕竟是怼天怼地的超级“意大利炮”,怎么会存在热排气口成为致命死穴的漏洞?显然《侠盗一号》最大的剧情意义便是堵上了影迷的嘴,原来该缺陷是盖伦·厄索故意埋下的祸根,可谓是40年填一坑。


莱娅公主与“新希望”



《侠盗一号》的结局,星战系列的银幕女神莱娅公主现身,在安德列斯将死星磁盘交给莱娅公主时,他问道,这盘磁盘究竟记录了什么?莱娅公主答道:“希望!”。这句台词无疑是在向《星战》系列的第一部《新希望》的片名致敬,这也是全片最具有传承意义的重磅彩蛋。而莱娅公主的演员则是在《复联2》中与唐尼出演对手戏的Ingvild Deila,莱娅公主的脸部也是完全仿照凯丽·费舍年轻时的容貌,通过CGI技术还原而来的。


展开全文
阅读6029
甄子丹 
举报7
关注腾讯娱乐微信号:txent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腾讯娱乐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腾讯娱乐

微信号:txent

微信交流公众号:aiyouxin8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营销推广服务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