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一位60后企业家的产业“憧憬”与杠杆“惩罚”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公众号
分享到:

02-03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21君~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导读:这位“风云30年·影响上虞工业企业家”的集团掌门人,面对跨不过的槛,选择了纵身一跃。这背后,是有形的产业扩张,伴随而来的无形的融资成本抬升。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丨朱艺艺、杨坪


浙江上虞,民营资本活跃之地。


2018年1月27日,上虞的第一场雪裹着清冷的冬雨姗姗来迟。


谁都没有料到,三天之后,当地的知名企业金盾股份(300411.SZ)董事长、浙江金盾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金盾集团”)法定代表人周建灿,在上虞一家五星级酒店坠楼身亡。


10年前,知名导演谢晋,亦是在同一家酒店,猝然辞世,宛若昨日。


令人唏嘘的是,酒店三层对于本土知名企业的展示墙上,还赫然挂着“金盾控股”的牌子。


“很低调,为人爽气,在上虞老板圈子里口碑不错”,上虞一位当地人士这样评价,60后的周也是一位热衷公益的企业家,2006年以来累计捐资1200多万元。


2003年,在上虞百强工业企业榜单上,金盾排名第33位,到2007年,金盾跻身第18位,而在2010年的榜单中,金盾已一跃晋级前十。


除了风机业务为主的上市公司平台,金盾集团还布局了消防器材、压力容器、无缝钢管、燃气设备、汽车配件、房地产等多个产业。


作为一家A股公司的关联产业,可以预见,这些企业在很长时间,享受到了比多数企业更为便利的融资渠道……


周建灿(图片来源 / 百度百科)



“大产业梦”追溯


就在1月26日,上虞政府门户网站称,金盾集团联合央企国电投中标了孟加拉国建超临界燃煤电厂的项目,投资总规模25亿美元。电站运营,也是其未来战略之一。


有形的产业扩张,伴随着无形的融资成本抬升。很难想象这位“风云30年·影响上虞工业企业家”的集团掌门人,坠楼前或挣扎或反抗的复杂内心,唯一可知的是,面对跨不过的槛,他选择了纵身一跃。


“金盾也是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制造消防配件的小厂逐渐发展壮大的。”2010年6月4日,周建灿曾接受上虞信息港记者采访时提到,“1989年,我们借款3万元创立了家庭作坊式的上虞市消防配件厂,当时,我既是管理者,也是一线操作工。”


凭借3万元起家,1998年,周建灿一举兼并余姚市金盾消防器材并创立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走上产业化发展之路。金盾消防随后具备年产500万具灭火器、1000万套阀门、17000吨干粉灭火剂等生产规模。


尽管国内消防行业市场集中度较低,属于典型的“大行业、小公司”市场格局,但不可否认,其被众多投资者看好。


A股中,天广中茂(002509.SZ)、坚瑞沃能(300116.SZ)、海伦哲(300201.SZ)和威海广泰(002111.SZ)4家公司,均与消防领域有关。


事实上,消防业务正是周建灿极为看重的部分,“消防器材是一篇做不完的文章,通过技术研发和人才引进,尤其是在和浙江大学、浙江理工大学等院校的合作下,我们有一年多时间致力于由单一设备向系统集成的转型升级”。


2000年,是金盾集团多元化发展的关键一年。


这一年,周建灿创立浙江金盾压力容器有限公司,其为外商合资企业,远安控股等外资参与,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中方认缴1.49亿元,外方认缴9021万元,目前投资总额6.3亿元,成为金盾集团延伸产业链上的又一次尝试。


2002年5月,周建灿开始涉足房地产。


他和世纪华通(002602.SZ)实控人王苗通名下的浙江华通控股集团成立浙江金盾华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50%,注册资本6000万元。

一位世纪华通人士透露,周和王都是上虞人,有“老乡交情”。


2006年,周建灿开始进入国内核电风机产业。


周建灿与在风机行业创业了二十多年的王淼根及其技术管理团队牵手,创立金盾风机风冷设备有限公司,“上虞风机制造一向名闻全国,未来几年中,中国在地铁、隧道、核电等工程领域正呈现大发展趋势。”周建灿对此充满信心。


2014年12月,以上述公司为前身的金盾股份登陆创业板。


总投资10亿多元的格洛斯无缝钢管项目,则是周建灿的一个大手笔。


2007年7月18日,浙江格洛斯无缝钢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6.2亿元。


“2007年,我们在周密调研后做出重大决策,打造大直径无缝钢管生产基地,金盾要打破这种具有特殊要求的高质量大尺寸精密无缝钢管基本依赖进口的局面。”周这样解释布局无缝钢管的初衷。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10月底,鼎晖基金联合美国养老基金、荷兰国家银行、新加坡政府投资基金等国际3大投资机构,决定一次性向金盾投资9300万美元。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鼎晖投资5.4亿元。


2010年5月20日,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内面积1856亩的金盾工业项目,建设中的燃气拖车、自动灭火系统和大直径钢管等三大项目,成为金盾集团的重头戏。


当时,周建灿计划投资30多亿元,在此建造特种钢管项目和年产20万吨大直径钢管铸锻件及深加工项目。


此外,2010年3月31日,金盾集团对外投资浙江蓝邦控制系统有限公司,认缴金额1020万元,主营新能源汽车控制技术开发,2011年4月8日,金盾集团还以3000万元认缴10%入股绍兴上虞金汇小贷公司。


(图片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



“变天后”质押场


似乎还能感受到,周建灿当初的豪情万丈。


“一期工程中的第一个项目蓝能燃气设备占地150亩,目前在国内行业中还是第二家,我们将建成具有世界级水平的长管拖车制造工厂,多项技术为金盾公司独有,年销售可达12亿元,6月份就要进入试生产,客户已等着要货了。”周建灿2010年时提到。


实际上,一直到2017年5月9日,金盾集团还设立了一家宁波达卡能源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然而,时过境迁。2月1日下午,记者走访金盾集团的上述园区现场看到,除了消防工厂设施完整,很大部分园区地块芦苇丛生,仍处于一片荒芜。一位园区内的人士向记者确认,“这里就是金盾集团的”,他给记者指了指远处的一期园区,还提到“二期主要是生产煤气瓶的”。


其实从资金使用上,我们可以更清晰的看到产业快速扩张背后的逻辑。毕竟,“豪情万丈”需要资金“all in”。


尤其是,周建灿非常看重的消防板块还被注入了上市预期。


2017年9月29日,深圳国投资本官网显示,其有意向参与金盾集团旗下消防板块未来的资本化进程,帮助其打造第二个A股上市公司平台。


那么,钱从哪里来?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除了公开的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银行信贷、私募产品,高杠杆的P2P融资乃至民间融资,甚至潜在的违规股权质押。


谁是压垮周的最后一根稻草,目前不得而知,但是本报获得的数据可以初窥其面临的压力。


仅以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为例,2015年4月9日,周建灿就将所持1600万股股份质押给了海通证券(占所持股份总数的93%);周建灿的儿子周纯也将770万股质押了出去(占所持股份总数的89%)。这一节点,距离金盾股份创业板上市仅4个月。


此后两年里,周氏父子进行了频繁的股权质押融资,出资方包括方正证券、中国进出口银行浙江省分行、九州证券、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等。


截至1月31日,周氏父子合计持有金盾股份6918万股(占比26.25%),累计质押6913万股,质押率高达99.93%。


值得一提的是,“因周建灿未通知公司董事会”,首次披露的两笔股权质押发生在2017年11月29日,周建灿分别向自然人杨士勇和武汉市江夏区铁投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质押1032万股和721万股。


2月2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上述小贷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和金盾的质押情况”,其强调,公司一般只接受股权和房产质押。


另一位出资人杨士勇的名字,则出现在浙江中科恒泰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名单中,巧合的是,这家公司注册地址就在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


实际上以小贷为例,由于资金特性与券商和信托大不相同,按照市场人士推断,项目端资金利率往往会贵50%—60%左右,因此鲜有承接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业务。这一质押对手的出现,颇耐寻味。


高比例的股权质押暗藏风险。一位券商人士指出,股票质押放大杠杆的做法是,股东在券商等机构做了股票质押融资后,再找场外配资,“民间融资觉得四成的质押率风险不高,再给股东做个信用贷款,两者叠加最终贷款额可能达到股票市值的七八成,但风险较高,一旦股价下跌,两三个跌停板后就可能爆仓”。


“从金盾股份的盘面可以看出,其股价每天波动,这么高的股权质押率,很容易平仓”,杭州一家资管公司的业务负责人直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银行已对金盾集团的融资情况进行自查,根据金盾消防提供的合并报表,在上市公司体系外其主要关联企业为浙江金盾压力容器有限公司、浙江格洛斯无缝钢管有限公司、浙江蓝能燃气设备有限公司,以上四家公司总授信金额为386720万元,流贷敞口246705万元,融资租赁4687万元,银票敞口54320万元,总融资敞口305712万元。


(图片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



表外融资故事


2月1日,金盾股份代理董事长、总经理王淼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周建灿的各类融资资金主要用于金盾集团的产业发展。


“主要是为了金盾集团经营,分了两期投了20多个亿,目前还没有达到满产。2017年投了一亿多用于消防生产线,包括集团公司征用了园区2000多亩地,建造集团大楼。但是目前来看,产能还没达到当时设计的规模,所以资金可能有缺口。”王淼根提到。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发现,金盾集团无质押抵押,浙江格洛斯有6.4亿的动产抵押担保债权总额,金盾压力容器有1.16亿元的动产抵押担保债权总额。


除了30亿元的银行表内融资,金盾集团的表外融资开始浮出水面,规模或“超过20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一份推介材料,某私募机构在2017年11月15日前后推介金盾的私募产品,“融资主体为浙江金盾子公司,融资金额为1亿-2亿元,期限1年,注明上市公司提供(担保)不公告,实际控制人面签,且周建灿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


2月2日下午,金盾股份证代陈梦洁对此推介内容予以否认,“这是假的”。


就在2月1日,金盾股份强调,除了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共计6.2亿的银行授信和1.995亿的实际贷款,上市公司及全资、控股子公司不存在其他任何金融机构融资以及非金融机构等民间融资,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对外担保。


一位浙江机构人士则透露,今年1月初,周建灿曾找到他们公司融资,但该人士通过其他机构了解到“银行想抽贷”,双方遂作罢。但这一消息并未获得当地银行的确认。


“多家浙江省地方金融交易中心也为金盾集团融资”,上述浙江机构人士称,其了解这些机构提供的融资规模“超过20亿元”,“一家5亿,还有一家1亿-2亿元,还有浙江省的一些P2P平台”。但21世纪经济报道未能从其他渠道证实。


此外,记者发现深圳国投资本为金盾发过一款私募产品,名为“国投优选稳健7号保理投资私募基金”,企业表述为“拥有通风系统装备制造、消防、高端管材制造三大板块,由金盾集团及其实控人担保”,2日下午,深圳国投人士称,该产品“2017年11月成立,规模5000万,期限1-1年半,目前还在存续期”,优先级年化率9%-9.8%,劣后级年化率9.5%-10%,据此推测,实际融资成本13%左右。


目前上述数字未得到金盾集团确认,而绍兴市上虞区政府正联合人行和银监部门核查金盾集团的融资情况。


一个典型的时间节点值得回味。


2016年4月末停牌,金盾股份启动收购红相科技和中强科技100%股权。在这项交易中,周建灿作为5家配套募资方之一,出资5.85亿元认购相应份额。


也是因为这一资产运作,金盾股份复牌股价最高涨幅达到60%。按照四成质押率计算,周建灿家族所持股份可以质押融资的规模,亦可以顺利增加6亿元左右。但是整个2017年股价振荡下行,很快就跌回停牌前价格的附近。


“增量融资”镜花水月,但曾经的市场,并不是这样。



21君

融资成本的控制一直以来对很多企业来说都是难以化解的难题。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百万读者都在看……


金盾股份董事长坠楼背后:集团公司贷款30亿,董事长曾私下融资,生前仍在筹钱


人才去哪儿了?35万“一流大学”毕业生就业去向出炉!最大赢家竟是…



本期编辑 黎雨桐


21君

老铁们,给21君点个赞再走呗~

阅读9125
企业家 
举报0
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微信号:jjbd21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21世纪经济报道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21世纪经济报道

微信号:jjbd21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