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8.2亿美元!这家公司刷新AI领域单轮融资记录

作者:中国企业家杂志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公众号
分享到:

05-03

在很多人看不懂伺服舵机技术时,周剑做了一件“押注未来”的事。 摄影:金羽泽


周剑的野心是,让优必选成为中国国内机器人上市第一股。

/

 | 《中国企业家》记者 张弘一   编辑 | 马吉英


人形机器人公司优必选C轮融资完成的消息坐实。


5月3日,《中国企业家》获悉,优必选C轮融资领投方为腾讯,其中不乏海尔、居然之家、松禾资本、民生银行、宜信集团等机构的身影,B轮领投方鼎晖资本追加投资。融资额高达8.2亿美元,据悉腾讯领投1.2亿美元,刷新了AI领域单轮融资记录。C轮之后,优必选估值50亿美元。


从去年11月开始,关于优必选C轮融资一事就传得沸沸扬扬。优必选创始人兼CEO周剑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坦承,确实在进行进一步的洽谈,但一直未最终确认。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研发、市场及品牌拓展和优秀人才的引进三方面,“不仅仅是财务融资,也是新一轮的战略融资”,周剑表示。


作为优必选本轮融资的领投方,腾讯此前与优必选在产品层面达成多个合作。2017年12月,优必选联合腾讯云小微发布了智能教育娱乐人形机器人Qrobot Alpha,这款产品也是腾讯云小微接入的首款人形机器人。今年2月,优必选联手腾讯叮当助手推出个性化智能教育机器人Alpha Ebot。


周剑表示,未来优必选与腾讯在AI层面将展开深入合作,并围绕着人形机器人这一智能终端共同打造服务与内容生态。优必选被称为“智能硬件领域的下一个小米、大疆”。周剑向《中国企业家》透露,目前正筹备上市,具体时间并未透露。“上市后,优必选将成为中国国内机器人上市第一股”,此前周剑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说。


2017年12月,周剑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表示,目前机器人产品最大的问题是“尚未找到一个刚需化的场景”。周剑认为,一旦找到一个刚需化的场景,就会颠覆整个市场。


众多迹象表明,AI人才的争夺成为机器人商业化极为关键的一环。周剑称,2018年,优必选引入连续三年荣获新财富金牌董秘的张钜担任优必选CFO兼董秘,并引入前奥美时尚CEO及奥美贺加斯中国区总裁谭旻(Michael Tam)担任优必选首席品牌官。日本著名的发明家Robi——“机器人之父”高桥智隆(Tomotaka Takahashi)也将于今年出任优必选首席产品官。


以下为发表于《中国企业家》2017年24期《优必选:“一跳而红”的背后》原文:


优必选创始人兼CEO周剑拿起一个刚表演完跳舞的Alpha 1S机器人,抱在怀里,对着摄影师的镜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优必选被称为“智能硬件领域的下一个小米、大疆”。周剑透露,优必选将于2020年上市,“上市后,优必选将成为中国国内机器人上市第一股”。


2017年10月,优必选和迪士尼合作推出了基于自主研发的伺服舵机技术的新产品——“星球大战第一军团冲锋队员机器人”。优必选称,在与迪士尼开展爆款IP合作方面,“这只是一个开始”。今后还将打造更多IP机器人产品,这有望成为优必选新的盈利增长点。


在人形机器人领域,优必选并不是一家年轻的公司。2012年3月优必选成立,同年下半年,基于自主研发伺服舵机技术打造出了第一台可量产的人形机器人Alpha 1S。2013年,优必选获得比亚迪董事、深圳正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夏佐全与力合华睿(清华大学背景的投资机构)的天使轮投资,之后拿到启明创投、科大讯飞A轮和鼎晖资本、中信金石B轮融资。2017年,优必选估值超过40亿美金。不过优必选真正为公众所熟知是在2016年猴年春晚上,540台Alpha 1S机器人“一跳而红”。


优必选的目标是做“家庭入口级的机器人”,最终“让机器人成为家庭未来生活中的一个伴侣”。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邝子平认为这个行业起步时“冷清”,现在很“热闹”。世界上已有不少人形机器人公司做出了相应产品,如法国Aldebaran Robotics旗下的NAO(后由软银收购),软银、阿里巴巴、富士康同时注资的人形机器人Pepper,本田公司研发的面向家庭服务的仿人形机器人ASIMO以及法国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Atlas等。


但优必选在人形机器人量产上似乎走得更远。公开资料显示,优必选在2014年销售额仅有200万元,到2015年增长到5000万元,2016年飙升至3亿元。两年间,销售额涨了149倍。周剑称,2018年优必选将完成超过20亿元的销售额目标。


很多人认为周剑做了一件“押注未来”的事情,夏佐全就是其中之一。在国内很多人还看不懂伺服舵机技术的时候,他认为优必选抢先布局,通过自主研发伺服舵机将人形机器人成本降低,这在中国市场“是一种领先”。“人形机器人未来会像3G、4G、计算机、大数据等科技成果一样进入人们的家庭生活。”夏佐全在回复本刊的邮件中说。


但不容忽视的是,很多机器人产品离应用场景即商业化还有一段距离。周剑坦承,“很多机器人产品还没有找到一个刚需化的应用场景”,这也是优必选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攻克伺服舵机难题


周剑从没想过自己会去做机器人的一个“关节”,一做就是五年。夏佐全说他“有魄力且执着于自己机器人的梦想”,将全部身家押在了做一个“变形金刚”身上,更确切地说,是押在了伺服舵机技术上。


2008年,周剑在日本的一次机器人展会上第一次接触到双足机器人ASIMO,深感震撼。但他也了解到两大问题,一是机器人的价格过高,很难实现量产;二是无法自定义动作。回国后,周剑开始投入到机器人的钻研中。


在投身机器人事业以前,周剑是一个喜欢挑战规则的“刺头”。他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受其父影响,周剑从小喜欢拆装家里各种零部件。1999年大学毕业后,他拿到了德国迈克威力集团设立的奖学金,到该公司学习和工作。期间,周剑“一天到晚都在提各种要求,挑战德国公司的规则”。


他逐渐想要寻求更大的发展,于是辞职创业,“赚了几千万人民币,房子和豪车买了不少”。但日本之行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从日本回来后,周剑召集了12人团队开始进行机器人研发。他决定将早年积累的财富全部投入,“我觉得方向是对的,就All in进去”。


不过这件事情的难度超出了他的预期。他最初的想法是做一个可量产的“变形金刚”,后来发现一个灵活的变形金刚需要编程及伺服舵机技术,“关节是变形金刚最基本的特征,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为了深入研究伺服舵机,周剑一冲动就从国外买了一堆设备回来开模具,最贵时花了几百万买了一个高达机器人模型,“完全冲动,对模具、结构和设计完全不懂,结果还废掉了”。这个高达机器人至今还立在周剑办公室的书柜上。


付出不是没有回报。第一代变形金刚的working sample版本也做出来了,但样品囿于当时的技术条件限制,不够精美,也未实现量产。


优必选CTO熊友军是较早加入研发团队的成员之一,他是华中科技大学机器人操作技术及控制专业博士。在拖家带口从上海来到深圳之前,他在机器人行业做研发和管理多年,研究过日本、韩国、瑞士等人形机器人公司的伺服舵机工艺材料、价格、算法。


熊友军是较早加入优必选研发团队额成员之一,致力于机器人行业研发和管理多年。 摄影:金羽泽


熊友军说,最初做样机是通过韩国一些公司购买关节,对方承诺一旦实现量产价格会大幅降低,但最终实现可量产时,对方实际给予的价格只降了20%。周剑发现,一个质量较好的十几公斤级别的伺服舵机,至少需要100多美金。而一个变形金刚大概有20来个关节,这样下来共需要2000多美金的成本。再加上电池等成本,一个机器人产品至少需要3000美金,只有定价5000美金才能获利。这对处于研发阶段的公司而言是个挑战,“还是很贵,我们没办法接受。”


如何才能做到既让舵机稳定,又能将其成本降下来?经过探讨,周剑和团队得出的答案是,“一定要自己做‘关节’。”


从2008年到2012年,周剑和整个团队将全部精力放在伺服舵机技术的自主研发上,从减速齿轮、电路板、马达到芯片、算法等,逐一突破。五年里,周剑个人房产和积蓄全部搭了进去,几近“弹尽粮绝”,也陷入过员工工资差点发不出来的窘境。为了节约资金,公司从香港理工大学产学研基地搬到深圳地理位置偏僻、房租相对便宜的龙岗区,前者属于高科技企业密集区,“大疆科技就在我们办公楼对面,调试时他们在天上飞,我们在地上跑。”熊友军说。


2012年,周剑团队研发出了伺服舵机。同年3月31日,周剑才注册成立优必选,“只有把‘舵机伺服系统’解决了,才有信心成立公司”。2012年下半年,优必选第一台人形机器人Alpha 1S诞生。


探索商业化路径


机器人即将进入量产阶段,优必选面临着新的难题。


2012年下半年,周剑整个人十分焦虑,睡不着觉,“所有的东西都得不到结果”。他四处找投资,急需资金来推进Alpha 1S进入量产。


彼时,谷歌已经开始投资一些机器人公司,而国内仍处于初级阶段,甚至少有人看得懂伺服舵机技术的用途所在。


周剑和熊友军带着Alpha 1S demo去参加各种路演,四处碰壁,吃的闭门羹数不胜数。深圳的夏天,酷暑难耐,周、熊二人重复性将机器人样机扛上去、搬下来。“从地下车库到写字楼,把所有的机器人扛上去,就我们两个。”熊友军说,他们满头大汗,激情满满地给各种风投机构描绘机器人各式各样的市场蓝图,“很多人一脸懵,各种听不懂,当时机器人还没有现在这么火。”熊友军说那时路演碰壁是常有的事。


周剑得到的最多反馈是,“如果单独做机器人,它会做什么?能倒水吗?能做饭吗?能打扫卫生吗?”投资人的疑虑在于,机器人离人们的生活还很远,未来会以怎样的产品形态去实现商业化并不确定。


不过,幸运的是,也有一些投资人看好优必选这个项目。


在2012年下半年深圳高交会的一个风投路演上,周剑遇到了夏佐全,后者认为这是个“让他惊喜、兴奋得不由地从凳子上跳起来”的项目。夏多次强调,周是一个“有热情、有胆量、商业敏锐度非常高”的人。在他看来,周剑通过自主研发伺服舵机技术,将整个机器人的成本降低下来,这构成了优必选的核心竞争力,“在中国市场上是一种领先”。


很快,正轩投资正式入股优必选,在2000万元投资进来之前,夏在第一时间给优必选提供过桥贷款。第二年,夏佐全又继续增资,给优必选提供无息贷款。


2015年初,众多资本来“敲门”,周剑选择了曾经投过小米、美图等公司的启明创投,“启明的条款最简单,邝总(邝子平)又不谈价格。”


邝子平从上海去深圳和周剑见面,二人“沟通融洽”。在看过Alpha 1S的产品后,邝子平觉得优必选有两大竞争优势,一是动力学原理部分——伺服舵机技术;二是人工智能部分。此外,从家庭娱乐功能切入、致力于未来的服务型机器人市场布局的发展路径,也是优必选吸引启明创投下注的重要因素。


在具体市场化布局方面,邝子平曾跟周剑有过讨论。邝子平认为周剑应该专注深耕娱乐,“将娱乐进行到底就行了”。但周剑并不认同,“娱乐不是我们做机器人的宗旨,只是前期切入点,未来机器人会成为一个入口级产品。”


后来邝子平想了想,认为周剑是对的,很快拍板决定投资。


实际上,在商业化路径的探索上,优必选也经历了一个从模糊到逐渐清晰的过程。


2014年,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家庭自动化公司Nest,引发全球很多企业争夺智能家居入口。智能家居也曾是周剑考虑的一个布局方向。很快,他又进行了自我否定,“随着AI的发展,不只是智能家居,而应该打造一个入口级的产品。”同时,周剑开始意识到不能只做硬件,只有打造“硬件+软件+服务”的机器人生态圈,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他希望将优必选机器人做成一个开放的应用平台,在外形上是个人形机器人,能动能跳,在应用上可以内置很多APP,用户可以随时下载或购买。这和苹果打造的生态圈很像。


为此,优必选与苹果、曼城、亚马逊、迪士尼、腾讯等商业巨头合作,“只有真正做好了服务生态,才算真正建立起壁垒。”周剑说。


梦想与挑战并存


今年2月,周剑发布的一封公开信显示,优必选2016年销售额较上一年增长近6倍,而海外销售额占比达到了六成。


国内很多To C的机器人初创公司都会选择消费者价格承受能力高的海外市场作为突破口,先打开海外市场并建立行业地位,再转而开拓国内市场,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优必选也不例外,这也是邝子平看好优必选的一个因素。首先,国内市场C端客户的价格承受能力很大程度上要弱于国外市场,同样成本的服务机器人产品在国外更容易打开市场。其次,海外市场对于DIY和机器人的使用方面,接受度远高于国内,国内机器人消费群体仍在培育之中。


但另一方面,海外市场的挑战也不容忽视。较之于国内用户,国外用户对于机器人产品的安全性有更高的要求,担心跟机器人交流时是否有隐私泄露的问题。另外,他们也很在意机器人与孩子沟通的内容是否健康等。甚至有用户对机器人的外形提出了要求。熊友军告诉《中国企业家》,每一款产品都并非完美,目前优必选在涉及机器人云端知识库时都会将数据安全等因素加以考虑。


同时周剑也坦承,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机器人产品最大的问题是“尚未找到一个刚需化的场景”。周剑认为,一旦找到一个刚需化的场景,就会颠覆整个市场。


“未来,如果优必选的产品成为一种确定的趋势,从非刚需变成半刚需,从半刚需变成刚需,前景将不可估量。”夏佐全说。


眼下,通过和迪士尼合作,周剑希望可以从全球性IP切入,让用户喜欢的迪士尼形象变成可以交互的机器人。周剑举了个例子,米老鼠是一个IP,一旦购买了一个米老鼠的机器人,用户可编程、可交互、可收集数据。未来机器人服务于人类,收集数据,手机就会被淘汰。


位于深圳的优必选还有可借助的地利因素。熊友军说,和欧美一些国家比起来,中国珠三角地区的机器人创业公司无疑占有产业链方面的优势。机器人涉及的机械、电子、软件、传感器等所有配套,深圳周边拥有最全的产业链。“如果说中国搞不成人形服务机器人,其他的国家很难做成。”


不过熊友军介绍,具体到优必选的每款产品,由于受到人工智能发展技术、运动控制技术等限制,并未真正达到良好的沟通境界,运动控制也不能像人一样灵活,离实际需求还有很大差距。


AI人才的争夺也极其激烈。近日发布的《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书》显示,全球AI领域人才约30万,而市场需求在百万量级。虽然优必选的团队里已聘请IEEE前主席霍华德·米歇尔、悉尼大学陶大程教授、清华大学赵明国教授等人士加盟,但要实现未来三年在机器视觉、语音语义、运动控制等领域的突破,显然需要更有实力的团队。


资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经历了早期资金链危机后,周剑提出了“以COO养CTO”战略。“现在弱人工智能阶段,谁也无法创造出一个厉害的刚需,BAT、Facebook、谷歌做的机器人,能够形成刚需都很难。”周剑称。在他看来,只有一个不太典型的案例称得上成功,就是亚马逊的智能音箱Echo。机器人商业化的路很长,迎来爆发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长,而投资人早晚要退出,这就要求公司自身要尽快形成自我生存的能力。按照周剑的规划,2017年,优必选的机器人产品销量能达到75万台,销售额目标是15亿元人民币。


和以前比起来,周剑现在每天脑子里都会过很多问题,“为了梦想,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如何把握实现梦想的节奏?周剑也有自己的思考,“99%的企业之所以死在路上,不是技术、产品、市场不行,而是取决于综合运营的过程。创业是一个善于利用资源的过程,谁利用资源效率更高,谁就赢。”

张弘一 zhanghong@iceo.com.cn

值班编辑:张弘一

审校:耿黎明


寻找最具成长性的新兴企业,“21未来之星”舰队正在集结。《中国企业家》现向全国范围内的初创企业发出邀请,只要您的企业成立时间不超过10年,运营状态良好,极具创新性和高成长性,即可参与2018年度“21未来之星”评选,点击下图报名参选吧!



阅读4679
领域 记录 
举报0
关注中国企业家杂志微信号:iceo-com-cn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中国企业家杂志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中国企业家杂志

微信号:iceo-com-cn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