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48年后他才发现,自己一直顶着别人的名字,过着本不属于自己的人生

作者:英国那些事儿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公众号
分享到:

06-23

失踪的孩子重回父母身边,本来应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可是今天这位有相同经历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不但发现当年父母认错了人,

让他顶着别人的身份生活了很多年,

而且好不容易找到亲生父母后,

还发现了更出乎意料的事...

1964年4月26日,Dora Fronczak女士在芝加哥的一家医院中,生下了她和丈夫Chester Fronczak的儿子,

他们为这名男婴起名为Paul Joseph Fronczak。

当时小Paul并没有跟其他婴儿一起待在婴儿护理室,而是留在了妈妈身边由Dora亲自照顾。

可就在第二天早上,

一名护士装扮的女人走进病房,说要带新生儿Paul去接受医生检查,

就这样把孩子抱走了。

而且这个女人连同孩子一起,再也没有回来。

医院的工作人员先察觉到了问题,马上就开始了搜索,可是哪里都不见孩子的踪影。

当天下午医院报了警,并给在工厂当机械师的婴儿的父亲打电话,告诉他这个不幸的消息。

父亲闻讯马上赶到医院,亲口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刚刚当上妈妈的妻子,

“就在你待的这家医院,这个你认为很安全的地方,咱们的宝宝被偷走了。”

仅仅出生一天的新生儿,

光天化日之下在医院被绑架,

这样恶劣的案件立刻引起了全社会的重视,

芝加哥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开始了。

200名FBI和警察,175000名邮政系统工作人员,

他们一晚就搜索了600户人家,

但最终一无所获。

母亲Dora在医院住了一周后出院回家,继续等待关于孩子的消息。

这一案件也登上了报纸头条,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但是在如此猛烈的宣传之下,

收获的反馈线索却寥寥无几。

几经周折孩子仍下落不明,

案件的调查也被搁置了

转眼两年过去了,

1966年3月的一天,这对夫妇收到联邦调查局的一封信,

信中说在新泽西州的一座繁华的购物中心里,找到了一名被遗弃的男婴,

孩子现在被寄养家庭照顾,是姓Eckerts的一户人家,而且正在考虑收养他。

但是FBI此时有了不同的想法,

这个孩子,会不会就是两年前被绑架的Paul呢?

可惜这一切很难被证实,

因为Paul在出生一天后就被绑架了,没有他的血型记录,医院也没来得及采集指纹和脚印,

他们唯一的依据,

只有婴儿出生当天拍摄的一张照片。

警方曾为此比对过一万多名男婴,绝大多数都被排除了,

最终只剩这名商场弃婴,因为耳朵的形状和照片中的婴儿形似,

被认为很有可能就是当年被绑架的Paul。

夫妇俩得知消息高兴坏了,“当时联邦调查局就是大家心中的精英和权威,既然他们说是,那就一定是。”

三个月后夫妇二人从芝加哥开车赶到新泽西州儿童服务办公室,

准备去接他们的儿子,小家伙现在被称为Scott。

FBI的特工跟夫妇俩说,让他们和孩子试着相处一会儿,

要知道当年母亲Dora才和儿子相处了一天,再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两年,

她也不能确认眼前的男孩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加上当时那个年代还没有DNA技术,就连警方其实也不能够百分之百打包票。

不过最后Dora表示这就是她的儿子,

夫妇二人带着儿子回到了芝加哥,

将儿子的名字改回从前的Paul。

一家人终于团聚,一晃八年过去了,

在Paul十岁那年,他在家里的地下室寻找圣诞礼物时,

偶然发现三个神秘的铁盒,里面满是信件、慰问卡片和剪报,

当看到报纸上“200警察搜索被盗婴儿”、“母亲请求绑架者归还婴儿”的标题以及父母的照片时,

他突然意识到,其中说的被绑架的婴儿,

不就是Paul自己吗?

他赶快跑去问妈妈Dora事情的经过,Dora虽然很生气,还怪他偷看,不过还是承认了,

“没错,你是被绑架过,不过我们还是把你找回来了,我们很爱你,你知道这些就够了。”

Paul听妈妈这么说,也没再多问。

不过之后这些年,在他慢慢长大的过程中,

虽然能感受到父母的疼爱,

但他还是隐隐觉得自己和这个家的其他人有些不同。

父母和Paul的弟弟Dave都是天主教徒,安静又保守,弟弟Dave从长相、表情到身材都和父亲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再看看Paul,和父亲长得不像不说,虽然在一所有着严格着装要求的天主教学校上学,

但他却是个十足的叛逆青年,

喜欢摇滚乐和摩托车,还留着一头披肩长发。

有一次为了长发的事,他和妈妈大吵一架,妈妈气得说出了“我希望他们永远都没找到你”这样的话。

(从左到右:Paul,爸爸Chester Fronczak,弟弟Dave)

这句话恰恰印证了Paul心中所想,

不过当时Paul也就是一有时间就去翻翻那些信件和剪报,也并没采取其他行动。

高中毕业后,他离开家乡,在亚利桑那州的一支摇滚乐队担任贝斯手。

五年后乐队解散,他返回家乡,在军队服役一年,接着做过推销员、模特、演员,最后再拉斯维加
斯定居下来。

“我一辈子至少搬过50次家,做过200种不同职业,不过无论我去哪里、做什么,我都会随身带着那些剪报。”

Paul心中依然有一个结,只是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去寻找答案。

事情的又一次转机出现在2008年,Paul和第二任妻子米歇尔结婚,米歇尔很快怀孕了,他们都在期待这个女儿的降生。

不过当产科医生询问他们夫妇二人的家族病史时,Paul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也不确定他给出的答案是不是正确的。

这又勾起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疑虑,

2012年的一天,Paul终于下定决心付诸行动了,他购买了非处方的DNA测试盒。

当父母从芝加哥前来看他时,Paul在他们离开前一小时,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在心中藏了多年的想法,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究竟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儿子?”

出人意料的是,父母坦诚“有过”。

“那你们想知道真相吗?”

几分钟后,他们每个人都用DNA试纸擦了擦口腔内壁提取DNA样本,把试纸重新放回测试盒里,

然后Paul就送父母去机场了。

可没过多久夫妇俩就反悔了,他们打电话来让Paul不要去检验了,他就是他们的儿子。

Paul把样本放在抽屉里存了几周时间,

也纠结了几周,

还是把样本寄出去了。

接着就是他接到检测机构打来的电话,

在回答了几个安全确认问题后,他们告诉Paul,

他不是这对夫妇生物学上的儿子,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Paul的亲生父母!

顶着Paul的名字生活了这么多年,

他忽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另外一个人!

“我感觉自己的生活乱套了。当时我面无血色,腿软得站不起来,浑身冒汗。

我所知道的关于自己的一切——我的生日、医疗史、波兰血统、天主教背景、甚至星座,一秒钟之后就都和我无关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那他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呢?

当年被绑架的那个男婴,也就是真正的“Paul”,现在又身在何处呢?

Paul先找了当地的调查记者George Knapp求助,这让他再次成为全国媒体的关注对象。

这也让他的父母非常生气,他们一直对媒体避而不见,甚至一年多都没和Paul说话。

当然,Paul这么做也并非想让父母伤心,

“我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想找到我父母丢了的真正的儿子,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请求媒体的声援了。”

随后联邦调查局也重新启动了对当年绑架案的调查。

这一次,在Paul寻找亲生父母的事情上,

好运开始眷顾他了。

一个名为DNA Detectives的志愿者团队免费接手了调查,在遗传图谱学家Cece Moore的领导下,他们不但运用DNA检测技术,发现Paul带有德裔犹太人的血统,他的祖父母辈中肯定有一位犹太人,

还结合传统的调查方式——搜索报纸和公共记录,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排查,打了无数电话收集情况,将他家人的位置锁定在田纳西州。

几个月过去了,调查终于有所突破。

一位和Paul有潜在亲属可能性的受访者说,他们家里曾有一对双胞胎失踪了。

这让Cece Moore教授觉得终于找对了方向。

在开始调查的两年后,也就是2015年6月3日,她和Paul通了电话,

“你觉得Jack这个名字怎么样?”

Paul说:“这名字不错,是个好名字呀。”

“这就是你本来的名字。”

Paul的真实身份找到了!

他出生时的名字叫作Jack Rosenthal,

生日也提前了6个月,他实际生于1963年10月27日,

他还有两个亲姐姐和一个亲弟弟,

甚至还有一位双胞胎妹妹Jill,

而且和他一样,也离奇失踪了!

找到家人让Paul非常兴奋,

而且他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很多共同点,

比如堂兄Lenny Rocco也是一位音乐家,在上世纪50年代做过doo-wop歌手,

“这证明了即使没在亲生父母家长大,也会和家人有着某种相同的特质。”

和家人接触多了,

Paul渐渐从他们口中发现了亲生父母不光彩、甚至阴暗的一面。

他的生母Marie严重酗酒,生父Gilbert参加过朝鲜战争,是个暴躁易怒的男人,他们现在已经过世了。

最让人奇怪的是,

亲戚们说Paul和双胞胎妹妹Jill,在小时候曾被关在笼子里,还一直哭,明显是被虐待了,

最后两人都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有亲戚问起双胞胎时,他父母说把孩子托付给其他亲戚照顾了,实际上谁都没再见过两个孩子!

比较符合事实的猜测是,

Paul和Jill的父母遗弃了他们,而且试图掩饰罪行!

这样的事实,

让Paul觉得他又多了一项使命,那就是寻找妹妹Jill。

不过他不能确定妹妹Jill还活着,她也许当年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他甚至回到父母原来的家,在花园里进行挖掘,试图找到妹妹的遗骨,

然而直到现在他仍一无所获。

与此同时,他也没忘记养父母被绑架的儿子,

他请了一位私家侦探帮他调查,至今调查仍在继续。

因为他知道养母Dora一直活在自责和愧疚中,当年是她亲手把孩子交给了假扮的护士。

而对于Paul来说,他十分庆幸养父母将他带回家,给予他关爱,使他不必生活在亲生父母那样的家庭中。

在得出DNA结果的两年后,Paul和养父母和好了,并第一次坐下来认真地谈起这件事。

养母给了Paul一本相册和一封信,是当年他被找到后,短暂照顾过他一年的Eckerts一家寄来的,

这让Paul感觉有些恍惚,

这是他人生中最初的一些照片,

即使是他亲生父母家族中的亲人们,都没有他小时候的照片。

去年8月份,Paul的养父去世了,Paul每隔几天就会给养母打个电话聊几句。

他的女儿Emma现在也已经9岁了,

小姑娘有时会开玩笑地叫爸爸“Jack”,

不过Paul还是决定不改名字,

“我要保留Paul这个名字,

直到真正的Paul被找到的那天。

我会把他的出生证明交给他,

然后再去做回我自己。”


Ref:
https://www.bbc.com/news/stories-44242626
https://www.thesun.co.uk/news/6581343/paul-joseph-fronczak-missing-identity/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872273/Man-thought-kidnapped-hospital-learns-given-wrong-family.html

--------------------------------------

木村尼桑和吱呦:Paul挺好的,还想找自己亲妹妹跟真的paul,也挺幸运碰到了收养他的亲人。希望能找到呀。


黑择明菲林:拍成电影吧,想看


0x56756C63616E6F50年代才发现dna结构,90年代才有第一例将dna作为法医学证据的实例


Corrrrrra:肯定不是一家人啊 他长得比弟弟还有爸爸好看


24寸液晶_face:人贩子真的应该立即去世!!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直邮,包邮包税~


阅读4569
举报0
关注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号:hereinuk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英国那些事儿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hereinuk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