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川江》诗刊2019年2月号‖名家近作︱梁平

作者:泸州新闻网 来源:泸州新闻网 公众号
分享到:

01-21


绝不把自己当外人(12首)

梁  平(四川成都)

 

梁 平

写诗,写散文,写评论。主编过《红岩》《星星》,还在编《青年作家》《草堂》。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四川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



北京是一个遥远的地方

 

北京很遥远,

我在成都夜深人静的时候,

曾经想过它究竟有多远?

就像失眠从一开始数数,

数到数不清楚就迷迷糊糊了。

我从一环路往外数,

数到二百五十环还格外清醒,

仿佛看见了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

看见故宫里走出太监和丫鬟,

我确定我认识他们,

而他们不认识我。

于是继续向外,走得精疲力尽,

北京真的很遥远。

 

从天府广场穿堂而过


十六年的成都,

没有在天府广场留下脚印,

让我感到很羞耻。有人一直在那里,

俯瞰山呼海啸,车水马龙,意志坚如磐石。

而我总是向右、向左、转圈,

然后扬长而去。为此,

我羞于提及,罪不可赦。

那天,在右方向的指示牌前,

停车、下车、站立、整理衣衫,

从天府广场穿堂而过——

三个少女在玩手机,

两个巡警英姿飒爽,

一个环卫工埋头看不见年龄,

我一分为二,一个在行走,

另一个,被装进黑色塑料袋。

一阵风从背后吹来,

有点刺骨。

 

沙发是我的另一张床


黑夜是我的脸,

沙发是我的另一张床。

早出晚归在这个城市习以为常,

倦鸟择窝,身后尾随的目光、夜影,

被拒之门外。一支烟,斜靠在沙发上,

烟头的红灭了,眼睛闭了,

只有明亮的灯孜孜不倦地陪伴,

沙发上和衣而睡的梦。

好梦不上床,床上的梦,

即便春暖花开,也昙花一现。

还不如沙发上胡乱摆一个姿势,

结拜些鬼怪妖魔。

只有遭遇最黑的黑,

才能收获灿烂。

早晨起来,换一副面孔出门,

满世界风和日丽。

 

别处


我一直在别处,

别处神出鬼没。

从来不介意的别处,

被我一一指认,

比如我的重庆与成都。

重庆的别处拐弯抹角,

天官府、沧白路、上清寺。

成都的别处平铺直叙,

红星路、太古里、九眼桥。

我在别处没有一点生分,

喝酒的举杯,品茶的把盏,

与好玩和有趣的做生死之交,

与耄耋和豆蔻彼此忘年,

亲和、亲近、亲热、亲爱,

绝不把自己当外人。

 

深居简出


 骑马挎枪的年代已经过去,

眉目传情,只在乎山水。

拈一支草茎闲庭信步,

与素不相识的邻居微笑,与纠结告别。

喝过的酒听过的表白都可以挥发,

小心脏腾不出地方,

装不下太多太杂的储物。

小径通往府南河的活水,鱼虾嬉戏,

熟视无睹树枝上站立的那只白鹭。

那是一只读过唐诗的白鹭,

心生善意,脉脉含情。

后花园怀孕的流浪猫,

哈欠之后,伸展四肢的瑜伽,

在阳光下美轮美奂。丑陋的斑鸠,

也在梳理闪闪发光的羽毛。

我早起沏好的竹叶青,

茶针慢慢打开,温润而平和。

 

投名状


水泊梁山的好汉,

再也不可能成群结队了,

招摇过市与归隐山林都不可能。

我四十年前读过的水浒,

那些杀人越货的投名状越来越不真实,

轻若鸿毛。

而我,所有的看家本领,

只能在纸上行走,相似之处,

与水泊梁山殊途同归。

那天接了个熟悉的电话,

说江湖有人耿耿于怀,

有人指名道姓。

我不相信还有江湖,有团伙,

即使有也绝不加入。

老夫拿不出投名状,

离间、中伤、告密、制造绯闻,

诸如此类的小儿科,

不如相逢狭路,见血封喉。

所以,一笑而过的好,

他走他的下水道,

我写我的陋室铭。


盲点


面对万紫千红,

找不到我的那一款颜色。

形形色色的身份,只留下一张身份证。

阅人无数,好看不好看,有瓜葛没瓜葛,

男人女人或者不男不女的人,

都只能读一个脸谱。

我对自己的盲点不以为耻,

甚至想发扬光大,

不辨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事理,

这样我才会我行我素,事不关己。

我知道自己还藏有一颗子弹,

担心哪一天子弹出膛,伤及无辜。

所以我对盲点精心呵护,

如同呵护自己的眼睛。

我要把盲点绣成一朵花,人见人爱,

让世间所有的子弹生锈。

 

花名册


进入你生命里的花名册,

构成你生命的全部。

比如家族基因的大树,盘根错节,

枝繁叶茂。而这些之外,

东西南北的张三李四王五,

上下左右的赵八钱七孙六,

人世间来回一趟高铁,

从始而终。起眼每一个站台,

熙熙攘攘,勾肩搭背,擦枪走火,

如同家常便饭,随遇而安。

至于眼睛里夹沙子,

鸡蛋里挑骨头的强人所难,

就当是挑战极限最轻松的游戏。

所有邂逅与相识进入花名册,

所有同行与对手进入花名册,

时间堆积,如同著作等身。

珍惜你的花名册,就是珍惜自己,

别在你生命的呕心沥血里,

假设敌意与对抗,平心静气。

 

流浪猫


它的身世可疑。

它的形迹可疑。

它流浪,在暗处与鼠类勾肩,

行走阴湿的下水道。

我对它的怜悯最初是一条鱼,

鱼刺被它当成剑,起舞于月黑风高。

我继续在它出没的角落布施,

牛奶、猫粮、无刺的虾米,

希望它立地成佛。

我不能与它对话,可以宽恕,

我看见过石头流出眼泪。

没有家的滋味我也曾经有过,

背井离乡,或者,

上不沾天下不沾地,

但流浪不是成为流氓的理由。

街边、野外、灌木丛物种复杂,

从生到死留下好名声,

无计其数。比如那只流浪狗,

轻脚轻爪,从不伤人。

 

卸下


卸下面具,

卸下身上的装扮,赤裸裸。

南河苑东窗无事从不生非,

灯红与酒绿,限高三米,

爬不上我的阁楼。

南窗的玻璃捅不破,不是纸,

满目葱郁,有新叶翠绿,

滴落温婉的言情。

真正的与世无争就是突围,

突出四面八方的围剿,

清心,寡欲。

阅人无数不是浪得虚名,

名利场上的格斗,最终不过是,

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把所有看重的都放下,就是轻,

轻松谈笑,轻松说爱,

轻轻松松面对所有。

任何时候都不要咬牙切齿,

清淡一杯茶,润肺明目,

看天天蓝,看云云白。

 

夜有所梦


夜有所梦。

据说春梦里的对象很陌生,

对此我将信将疑,但是很多人认同。

我的梦不在春天,没有斑斓,

夏、秋、冬里也没有春。

我梦里都是神出鬼没,

那天神对我说,

赐你万能的权力,诅咒你敌人。

我在手机上翻检所有的名录,

都笑容可掬,没有。

鬼又过来,拿一贴索命符,

去把你身边的小人带来。

我省略了学生时代,从职场过滤,

也找不到可以送贴的人。

世界很大分不清子丑寅卯,

习惯忽冷忽热的面具,

看淡渐行渐远的背影。

与人过招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轻易指认敌人和小人,

自己就小了。

如果我不幸光荣受伤,也要宽恕,

让我的血淡化成他的泪,

以泪洗面,换回以前的摸样。

 

我肉身里住着孙悟空


我的肉身里住着孙悟空,

迷迷糊糊我也进入了自己身体,

从哪里进入不得而知,

但我知道自上而下,有坠落感。

与孙大圣相遇的时候,

没看见妖精和妖怪。

五脏六腑犬牙交错,

无休止的博弈和厮杀,

并不影响我面对世界的表情,

真诚、温和而慈祥。

我清点身体内部历经的劫数,

向每一处伤痛致敬。

我和悟空相见恨晚,

一个眼神就可以托付终生。

从胸腔到腹腔相伴而行,

胆囊的结石在火眼金睛照耀下,

正在生成舍利子。

悟空说,妥妥的,

比我师父的肉肉更金贵,

鬼怪妖魔垂涎三尺。

肠道里巡游十万八千里以后,

分不清我和悟空,究竟谁是谁?

看见自己手执金箍棒,

站在身体之外,一路昂扬。

天地之间有祥云驾到,流金四溢,

额头上的时刻,年月日不详。


 (《川江》诗刊2019年2月号入选作品以实际出刊为准)



相关链接:

《川江》诗刊2019年1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12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11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10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9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8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7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6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5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4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3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2月号目录

《川江》诗刊2018年1月号目录


责编  汤颂 刘笃梅 编辑 罗青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阅读7774
举报0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信号:newslzep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泸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泸州新闻网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泸州新闻网

微信号:newslzep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