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90后直播自杀,00后直播死妈,谁害了我们的下一代?

作者:女人坊 来源:女人坊 公众号
分享到:

02-27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女人坊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不疯魔,不成活。咪蒙因此丢了号,而这些人却为此丢了命。

 

2018年的最后一天,大连的兄弟大飞没能挨到新的一年。

 

在聊聊直播间,大飞在超市里对着镜头仰脖灌了一瓶白酒,不久便陷入昏迷,被的哥送到医院抢救,当天深夜不幸去世。

 

在此之前,大飞已经在这个直播间连续喝了3个多月。

 

卖艺得露真本事,大飞的真本事就是敢喝。白酒、色拉油提起来就是对瓶吹。



这样直播一次,他能拿到500~600元的打赏收入。三个月里的每一笔打赏,把大飞一步一步推向了死亡。

 

哪怕是这些用生命换来的打赏,大飞也只能得到其中的40%,剩下的60%被平台和房主拿走。


面相老成的大飞刚刚29岁,如果活着,未来还有大把年华。

 

 

同样是二十啷当,厨师小郝的生命在2019年的2月9号画上了句号。

 

大年初五,绍兴城刚刚下过小雨,小郝站在河坎上,让快手网友站在一旁拍摄。



随后小郝以跳水姿势跃入河中。在河面挣扎了2分钟后,他消失在了河面上。

 

桥面与河面相距两米,而河水却仅能没过成年人的膝盖,小郝的死因是颅内出血。

 

就在拍摄当天,小郝跟刚认识的快手网友回忆起他曾经在安昌古镇做过的一次直播,那次直播很受欢迎,让他挣了几百元钱。

 

也正是那一次直播,给小郝带来了仅有的三百多粉丝。


他今年28岁,有个9岁的女儿,拍摄那天他曾经展望过自己的未来:

 

等我火了,以后就可以不用上班了,就靠直播赚钱。

 

 

美国的安迪·沃霍尔说过,在明天,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

 

安迪·沃霍尔离世的时间是1987年,几年之后,世界诞生了一个叫互联网的虚拟空间,在那里,他的预言变成了现实。

 

同样是在1987年,全运会在广州举办,放鹅仔出身的何灼强两破世界纪录,在镜头前他突然拿出一罐亚洲汽水,高喊:“亚洲汽水支持了我。”之后一段时间亚洲汽水销量猛涨,这或许是中国最早的网红带货。

 

中国拥有世界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在这里,成名带来的财富效应被成倍放大。

 

前两年,日韩欧巴们争相登陆中国,随便接两个广告,收入就是他们之前的五到六倍。

 

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看着屏幕上光鲜亮丽的小鲜肉,摆弄着手机里的美图秀秀,名人梦在少男少女心中撒下了种子。

 

出名有很多种方法,但留给普通人的选择极少。

 

选秀节目是一种,2004年,以超级女声为代表的选秀节目诞生,公平和草根是选秀节目的一致口号。

 

但是要在几十万报名者中脱颖而出谈何容易。除了需要才艺,更需要运气,毕竟不是每个怀梦的少女都是景甜。

 

即使侥幸顶着堪比彩票中奖的概率出道,也敌不过人类的遗忘曲线,缺乏资源的她们又将很快被社会遗忘。



大街上裸奔,做常人不敢做的事,不断地突破底限也是出名的好方法。当屏幕控制在少数人手里时,这种方法收效甚微,但是在直播时代一切都将发生变化。

 

2016年,直播和短视频兴起,在手机上,你可以看到生吃虫子、大街上跳社会摇等一系列堪比裸奔的行为。

 

既然是比胆子大,那么自有生猛后生当仁不让。

 

在2016年的一篇《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中,作者描绘了一个叫做二哥的河北滦县农民,他在快手坐拥50多万粉丝,而他积累粉丝的秘诀是每隔几天拍个鞭炮炸裤裆或者跳冰河的视频。



一传十,十传百。两年过去了,我们无法统计有多少人受到启发,正在进行这样的自虐式直播,只知道在2019年刚开始的时候,有两个人因此付出了生命。

 

大飞死后,他的母亲来到大飞三个月来喝酒的直播间,质问:他们怎么这么坏?他都那样了,还逼着他喝酒?!

 

看着屏幕上不断翻滚的评论和打赏,她可能弄不清楚到底是哪一撮人害死了他的儿子。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看凌迟的比看砍头的人多,围观跳楼的人群中也永远不会缺乏“快跳啊”的声音。

 

这是人性中最为残暴的一面,把恶魔放出来的是那些公开处刑的人。


凶手不仅仅是那些在鲁迅笔下,竭力伸长脖子,把嘴都张得像死舻鱼一样的看客们。


房主、平台抑或是上一个给他做榜样的人,每个人都逃不开命运的审判。

 

但是让我们感到悲哀的是,对着屏幕表演,正在成为下一代的本能。

 

2018年8月,抖音曾出现一批“妈死求赞”的女童。一个昵称为“Over agajn”的女童在抖音上发布一段哭诉视频。


称:“今天妈妈火化了。我再见不到他。求求你们。就给我1万个赞可以吗”


并多次回复网友评论称,“我妈妈死了,能给我一个赞吗”。

 


流量和钱,即为正义。对于网络陌生人的讨好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人类的底线。

 

他们宁愿隔着小小的手机屏幕,去追求网络陌生人的点赞,也不愿去陪父母聊天。

 

他们为了离婚的王宝强在网络上义愤填膺,却不关心二姨和姨夫早已分居多年。


正如咪蒙的刷屏文章,影响了都市女白领的择偶价值观。电视节目里的灯红酒绿和小鲜肉,也无形中拔高了下一代对于未来生活的期待。


直播软件中不断突破下限的视频,正在成为他们扭曲成名的榜样。

 

他们渴望一蹴而就的生活,想象一夜之间走上人生巅峰。



这是一个魔幻的时代,网络降临人间不过二十余年,就让人类社会变得面目全非。

 

挡不住儿子从艺,郭德纲警告他说:红起来容易,难的是接住自己


小人物没有郭德纲这么一个爹,对我们来说,红起来一点都不容易。但我们的父母同样赐予了我们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生命。


有名气不一定就幸福,不暴富也不一定不快乐。


在所谓出名就是正义的今天,我们也想给下一代传递一个我们以为正确的观念:

 

无论在哪个年代,照顾好身边的人,幸福而正直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喜欢本文的亲,请在末尾留言、点赞哦

阅读9374
举报0
关注女人坊微信号:NRFang018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女人坊”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女人坊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女人坊

微信号:NRFang018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