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故事:“借你20万,陪我睡一晚”

作者:女人坊 来源:女人坊 公众号
分享到:

03-09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女人坊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来源:颜辞(ID:yancisaid)


01


吴佳和前男友崔昊在微信上,约定好了开房的时间和地点,是一家星级酒店的套房,房费接近2000块。昔日的情人将要在那间房里,进行一场钱肉交易。


是的,崔昊心里明白这只是一场钱肉交易。


距离他们分手已经快6年了,这6年,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就像网上说的:一个合格的前任,应该像死了一样。



但崔昊一直都没放下和吴佳的那一段情,准确的来说,是没放下吴佳和他分手时对他的羞辱。


所以这是一次最好报复吴佳的机会,是崔昊等了6年才等来的,照理说他此时的状态应该是亢奋的。


但他竟然没有。


吴佳老公出了交通事故,把人给撞了,保险赔付完后还是不够,四处凑钱,凑得山穷水尽还是差了20万。崔昊从同学那儿知道这事以后,主动联系了吴佳,提出他愿意借钱,没利息没还款时限,不过有一个要求——


那就是吴佳陪他睡一晚。


吴佳同意了,崔昊却坐在沙发上,鼻尖酸了,眼眶红了。


他感到心痛。6年前,这个女人为钱离开了他,6年后,这个女人又为了钱,要重新爬上他的床。


怎么可以这样贱呢?自己又怎么会对这样一个贱女人,念念不忘呢?


崔昊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张存有20万的银行卡,放在了商务包的夹层里,他等着看,看吴佳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去捡这张银行卡的样子。


驱车驶往目的地之前,崔昊在心里设想了很多个与吴佳的对话和场面。


吴佳会后悔吗?当初如果不分手,她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吴佳,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都是拜你所赐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乘人之危,特别不男人?可当初你不也说我是软饭王,不配做男人吗?那我就做点不男人的事,也在情理之中。”


02


吴佳和崔昊是大学同班同学,崔昊出身贫寒,性格内向,他和吴佳互生好感1年多,在临近大学毕业时,两人才终于捅破了窗户纸。


刚谈恋爱那会儿,谁也没去想未来会有多艰难,就是你侬我侬,难舍难分。缺钱,就在图书馆、小树林、湖边约会,开房,就在学校附近几十块的小旅馆,用最低的成本,做大多数情侣都会做的事。


可是一跨出象牙塔呢,更多的考验就扑面而来……


吃喝拉撒睡,样样都要钱,年轻的男女总会想:穷一点苦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我们足够相爱,足够努力,一定可以从无到有的。


他们说的情况不是没有,但并非因为他们足够相爱,足够努力,而是足够幸运。幸运是稀罕物,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被赐予。



毕业后的1年多,崔昊工作一直不太顺。专业对口的工作不好找,他又不愿意自己分文不赚,吃住都靠吴佳。所以他逼着自己找了一份做销售的活儿,可性格内向的崔昊,每月业绩都很不理想,他的收入最高一月,也没超过2000块。


看着吴佳凭着不错的文字功底,工资噌噌噌破了6000,崔昊的自尊心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他曾许诺要给吴佳过上好日子,可现在他俩在一起同居的费用,大部分都是吴佳出,崔昊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只能勉强给他在外面跑业务时,吃个饭,喝个水什么的。


现实真TM残酷啊!


其实,吴佳并不介意谁花钱多谁花钱少,但让她有点不痛快的是——


以前那个斗志满满的崔昊,逐渐消沉了,一回到出租房,他就躺在床上抱着手机,打一整晚的游戏;


以前那个会包揽全部家务活的崔昊,后来连自己的一条内裤一双袜子,都不洗了。


为这些,吴佳和崔昊谈了好几次话,可每次崔昊都答应得好好的,就是没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两个年轻人终于开始为了生活的琐碎争吵,吵得很凶的时候,吴佳也会口无遮拦。抱怨她好累,别人谈个恋爱都开开心心的,她却要像个老妈子一样操心。



崔昊呢,车轱辘话反复说,话赶话就说成了,他觉得是吴佳嫌弃他穷了。


好在感情还有,崔昊冷静下来,都会主动向吴佳道歉,吴佳也不会不给台阶下,两人会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来忘掉之前的所有不愉快。


小日子过得清贫,但也还算风平浪静。


03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吴佳父母知道女儿不仅和崔昊婚前同居,还一直倒贴以后。


倒也不是老两口一直待在小城市,思想保守。谁家父母愿意女儿,婚都没结,就开始养男人啊?所以吴佳父母的态度是坚决反对的!


但父母反对又有什么用,女儿已经一头扎进爱情的漩涡里,看不到前路有多坎坷。相隔两地,光打打电话,根本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于是吴爸吴妈只好想了一个计策,骗女儿回家,慢慢再做思想工作。


先由吴妈打电话给吴佳,告诉她:爸爸病重了。


等到吴佳回去,他们再借机给她安排相亲,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对象,并发动全家亲戚都来劝。


吴妈妈想,女儿从小就懂事孝顺,是他们老两口唯一的心肝宝贝,一定要拦住她不跳这个“火坑“。


没想到啊,本来只是一场骗局,结果却成了真。


吴佳一回家,发现是父母骗了她,气得和他们吵了起来。这一吵不得了,吴爸突发脑溢血,倒下了。


虽然吴爸的命是救回来了,但也影响了他正常的活动和语言能力。口眼歪斜的老父亲,颤巍巍的拉着吴佳的手,憋了好久才把“女儿,回家”这四个字说完整。


吴佳想起小时候老爸总是把她高高的举过头顶,那时的爸爸多健康多伟岸啊,可如今爸爸老了,也经不得折腾了。做为女儿,吴佳羞愧难安,她有什么资格为了自己的爱情,如此这般不顾这个爱她的男人。


04


当吴佳给崔昊打电话说“分手”的时候,崔昊正兴高采烈的打开出租屋的房门。


因为那天,崔昊终于开了一个大单,提成有3000多块。他打算等吴佳回来带她吃一顿好的,再给她买一件新衣服。


吴佳回老家的这段日子,崔昊想了很多,他不能再颓废下去,他是一个男人,理应有男人的担当。父母打零工,含辛茹苦把他供上大学,吴佳也跟着他受了不少罪,他要努力赚钱,给他所爱的人,一个看得见希望的未来。


命运的台本,总是喜欢开玩笑。崔昊这边的前景刚出现了转机,吴佳那边就放弃了。


崔昊请了3天假,坐了7个多小时的大巴车,去找吴佳。到底出了什么事,吴佳的态度就180°大转弯了。


崔昊呆到第3天,发了上千条短信,打了数百个电话,吴佳才终于现身。



吴妈担忧女儿会心软,陪着她一块去见崔昊,就在崔昊住的那家小旅馆里。旅店房间虽然干净,但设施很陈旧,房费一看就很廉价。


崔昊不知吴妈会来,他有点尴尬,早知道就找一个体面一点的咖啡馆了。不过他还是提出房间小,不好谈,邀请吴妈和吴佳去外面谈,吴妈摆手说:“不必麻烦了,几句话,说完我们就走了。”


紧接着,吴妈又说:小崔?是姓崔吧?你们年轻人是正该奋斗的时候,自己苦自己累,都无所谓,但还要拉着别人一起,就不合适了。等你能住得起更好的酒店,再找一个女孩吧,我们吴佳等不起了。


崔昊的脸,羞红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吴妈说的话,只能盯着吴佳,期待女友在这个时候,能说点什么。


吴佳开口是开口了,但话说得也很清楚,她要和他分手:“崔昊,我们不合适了,我决定回老家来生活,我爸身体不好,我妈年纪也大了,我要陪着他们照顾他们。”


“佳佳,以前是我不对,不懂事,但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的,我开了个大单,提成有3000多呢,你相信我,阿姨请你也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听到崔昊工作有了进展,吴佳也很开心,可怎么就这么不凑巧呢。唉,偏偏是在吴爸病倒以后,崔昊才真正有了变化。


吴妈见状,观察到了女儿脸上的不忍神色,不得不拿出杀手锏:吴佳,别忘了你爸对你说的话。



吴佳太了解崔昊,如果不让崔昊彻底死心,他是不会离开的。吴佳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他狠狠地奚落了崔昊,她说她嫌弃崔昊是软饭王,挣了3000就沾沾自喜,不会有大出息,也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她还告诉崔昊,现在父母给她,介绍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崔昊好很多的男人,实在没必要冒风险“投资”崔昊这个垃圾股。


吴佳不敢看崔昊一眼,她怕崔昊的心碎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机关枪似的说完这些言不由衷的话以后,她就拉着她妈打开房门准备离去。


崔昊拉住吴佳的衣角,请求她别走,哭得泪流满面。


吴佳不肯,崔昊跪了下来,吴佳还是走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个被抛弃的少年郎,他脸上的泪不停地往下掉,拳头却握得很紧很紧,指关节处都咔嚓作响。


恨意一直在蔓延,甚至超过了悲伤。


05


半年以后,吴佳听同学说,崔昊交了新女友。


她想,这样也好,大家都重新开始吧。


又过了1年半,吴佳也结了婚。


对象是吴爸旧同事的儿子,两家走得很近,虽家境普通,但老公为人实在,勤奋上进,在小城市里做物流运输,收入也还行。最重要的是他对吴佳好,对吴爸吴妈都好。


吴爸心情舒朗,身体也渐渐恢复了七八成,与人交流,生活自理都已完全没了问题。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前进。


只是吴佳不知道,崔昊这6年,打工创业,从一个不善交际的内向小伙子,历练成了走南闯北,见过很多人情冷暖的小老板。钱是不怎么缺,每年2、300万总能赚,但崔昊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每每午夜梦回,他还是禁不住想:


“老子就是要证明给吴佳看,你想要的生活,我给得起。”


带着这样的恨意,6年后,崔昊和吴佳重逢了,还有点风水轮流转的意思。


吴佳已经在酒店门口等了,崔昊才慢慢悠悠的到。6年没见了,崔昊和吴佳的外形都没什么变化,但沧桑是写在脸上的。


他俩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走过漫长的走道,进入房门的一刹那,崔昊就低沉地说了一声:脱。


这一个字,是一把尖刀,插在了吴佳的心上,也插在了崔昊的心上。


吴佳只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她拉开拉链,裙子顺着肌肤滑落在地毯上。她接着开始脱胸罩和内裤。


崔昊不知怎么的,却突然想起了他们还在恋爱时,吴佳给崔昊做饭,出租房里没有空调,她热到中暑;吴佳给崔昊洗衣服,没有洗衣机,就手搓,冬天的手都长了冻疮;还有一次,崔昊父母病了,吴佳悄悄去给他父母汇钱,路上被电动车撞了一下,腿上留了一条疤……


6年了,他怎么就记住的是分手时,吴佳那决绝的话语,却把当初吴佳对他的好,忘得一干二净?


是啊,当年吴佳是多好的一个姑娘啊。


现在,吴佳腿上那条疤,就这样赤裸裸的展露在崔昊的眼前,虽然已经不再怵目惊心,但还是刺痛了崔昊的眼,剜痛了崔昊的心。


他瘫倒在沙发上,把脸撇向另一边,发出了轻微的声音:衣服穿上,钱拿走。他不能让吴佳看到他眼里已经蓄起了泪,哎,为什么还是那个没出息的男人。


崔昊恨吴佳,但他更恨自己。


吴佳显然愣了一下,崔昊已经把银行卡甩了过来:密码是你的生日。



06


吴佳手足无措,呆呆地站在原地,既没穿衣服,也没去捡桌上的银行卡。


“崔昊,为什么……“


吴佳想问的是为什么崔昊不继续羞辱她了,就像当年她羞辱过他那般?可她问不出口。


崔昊再一次冷冷说:衣服穿上,钱拿走。


吴佳穿好衣服,拿上银行卡,准备离去前,她说:崔昊,等我把家里的房子卖出去了,就把钱还你。


崔昊冷笑一声:呵呵,你说你何必?



吴佳叹了口气:“这就是我的命。”


“命?呵呵,这是你贪慕虚荣的代价吧?“


吴佳摇摇头,她打开了房间门,并没有转头再看向崔昊,说完这句话,她便离开了。


“崔昊,我爸当时被我气得脑溢血,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你说我又怎么可以和你继续在一起?”


什么?这才是真相?


当崔昊反应过来,起身想要追问一句“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的时候,佳人早已不在。


后来,崔昊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呆了很久,他哭了一场,还洗了一个澡,眼泪和洗澡水好像把他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冲走了一样。


吴佳为什么没和他说实话?这个答案现在还重要吗?


崔昊想,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再念起吴佳,已经没有恨意了。


崔昊走出酒店大堂,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来的时候还下着零星小雨,此时已经放晴,有一种久违的青草泥土味道,扑鼻而来。


他给吴佳发了一条短信:房子别卖了,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祝你幸福。


这次是真心的,因为他放下了,他要往前走了。

喜欢本文的亲,请在末尾留言、点赞哦

阅读8856
举报0
关注女人坊微信号:NRFang018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女人坊”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女人坊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女人坊

微信号:NRFang018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