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深圳大一新生坐网约车返校遇车祸身亡,上车前被司机要求取消订单

作者:深圳大件事 来源:深圳大件事 公众号
分享到:

03-27

今年3月1日早晨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一死四伤的严重交通事故,死者为一名家在深圳的大一学生,事故中的网约车司机负主要责任。


但在事故发生之后

死者家属却发现这笔网约车的订单被取消了


▲南都 · 深圳大件事记者采访家属还原事件过程


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


值得注意的是

所有乘客均表示是在司机的要求下

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

   到底是为什么呢? 

南都记者针对此事展开了暗访

发现了更多意想不到的问题


家   属

担心安全特意拍了车牌


▲乘顺风车遭遇交通事故身亡的大一学生小王的证件


事故中不幸去世的乘客小王是一名年仅19岁的大一学生,3月1日早上,他启程返校报到,迎接新学期的到来。


据小王的父亲王先生回忆,当天中午,他却接到了儿子学校老师打来的一通电话,老师在电话中询问小王是否按期返校,因为直到中午仍未见到小王到校报到。


王先生心生诧异,早上七点钟左右,他与妻子看着儿子搭乘网约车出发,而从深圳家中到广州的学校,即便遇上堵车,一上午的时间也应该到了。 


放下老师的电话后

王先生拨打小王的电话询问情况


然而却一直无人接听,王先生反复拨打后,一名自称东莞太平高速公路大队的交警接听了电话,核实了身份信息后交警告知王先生,他的儿子小王遭遇车祸身亡,尸体已经转移到殡仪馆中,请王先生尽快过来处理后续事宜。 


惊闻噩耗,王先生难以接受。


回想起意外发生的头天晚上,由于到家的时间较晚,他只与儿子短暂交流过几句话后便休息了,没想到这一晚竟然是儿子在家中待过的最后一晚。“我问他明天开学行李多不多,需不需要我送他去学校。他告诉我说已经在网上约好了车回去,让我不用担心。”


王先生说,“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送他上了车回学校。因为是坐网约车担心有安全问题,还特意拍了车牌,没想到他还没到学校,在路上就出了这样的意外。” 


调查结果

涉事司机并非该车车主


3月19日,王先生拿到了由东莞交警支队太平高速公路大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车祸的经过也得到了明晰的还原

▲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


2019年3月1日早晨9时15分许,司机陆某安驾驶的小型轿车自深圳往广州方向在广深沿江高速上行驶。陆某安驾车从左起第二条车道向第三条车道变道时,发现前方郑某金驾驶的轻型普通货车,于是陆某安采取往左打方向措施,但过程中,轿车车头右侧与货车尾部发生碰撞。事故造成副驾驶乘客小王当场死亡,车上其余乘客不同程度受伤的情况。 


通过现场勘查及调查取证——


事故认定书显示,轿车司机陆某安疏于注意前方路面情况,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对该起事故承担主要责任。而货车司机郑某金驾驶灯光系统未达标且车载物超长、载人数超标的存在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行驶,对该起事故也承担次要责任。另据南都记者向东莞交警核实,轿车司机陆某安涉嫌交通肇事罪,还将面临起诉。 


此外,根据事故认定书中显示的车辆信息,陆某安并非其当时驾驶的粤B牌照小轿车车主。该车的所有人为广州瑞致租车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南都记者致电公司核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车辆确实是公司租给司机陆某安的,但对于其他情况并不知情。事发后,公司也配合伤者家属及交警,提供了相关的租车协议。 


交通事故的责任明晰后

王先生还想搞清楚的问题是

自己的儿子究竟是通过什么平台发布订单

并与司机联系,最终完成出行的


为何会取消订单

司机要求取消订单并另报高价 


通过查询儿子手机的通话记录、软件使用情况等信息,王先生发现,小王是通过一款名为一喂顺风车的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而且这次约车出行很有可能并没有在平台上走完完整的预约、支付及完成出行的整个正常流程。 


▲小王在顺风车软件上的订单均被取消。


据王先生介绍,通过手机号码验证,登录了小王所使用的一喂顺风车软件后,他发现事发前一晚,即2月28晚,小王下的出行订单都是取消状态。王先生怀疑,是司机陆某安要求其取消了软件上的订单。

王先生说,“我儿子还曾通过短信跟他沟通早上来接的时间。” 


王先生的猜测

也在与车上其他三名乘客的交流过程中

得到了印证

1

罗先生:一喂顺风车下单


同行乘客罗先生伤势较重,目前仍在医院ICU病房并未醒来。罗先生的儿子告诉南都记者,他父亲的朋友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发布出行信息为罗先生订车。信息发布后,司机陆某安主动联系要求取消平台订单并搭乘他的车出行。


同乘的邓先生和朱先生

则是通过哈啰出行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


2

邓先生:订单被自动取消


据邓先生介绍,2月28日晚上11点,他通过软件发布了出行信息,软件计价显示费用为70多元。次日凌晨一点多,司机陆某安打电话给他要求取消订单,并报价90元。


由于急需用车,且时间较晚也来不及另寻其他的车辆出行,邓先生便答应了陆某安的要求。“当时因为时间很晚了,我比较困也忘记取消订单,后来早上七点多因为没有预付车费,订单就被平台自动取消了。”邓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说。


3

朱先生:预付车费被取消


与邓先生情况类似,朱先生在3月1日凌晨接到了陆某安在软件上发来的信息,询问其订单地址是否准确。朱先生随即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而陆某安则在电话中要求朱先生取消订单并报价90元。


“因为着急用车,我就只能答应了。我还跟他说能不能到了目的地,我多给他点现金,他说不行。上车前我把订单取消的,预付的车费很快退还到账了。”朱先生说。 


回   应

一喂顺风车平台尚未正式回应 


事故发生后,王先生表示曾多次联系一喂顺风车客服,但均未得到正面回应。27日上午,王先生与南都记者一起拨打了一喂顺风车客服电话,电话接通后,王先生说明情况后向客服提供了儿子的手机号码,要求对方查询订单情况。


但客服先是声称查询不到订单,接着又表示需转接给主管,随后电话就被挂断。


▲王先生注册的平台账号今天已被平台封号。


据王先生透露,车祸发生后,他与其他乘客多次拨打客服电话,但对方要么表示订单查询不到,要么建议报警或找交警处理,却始终未作出正面答复。 


而在此之前,南都记者也曾以媒体身份致电一喂顺风车客服表达了采访诉求,但客服人员称将情况上报后,便再无回复。 


▲一喂顺风车官网信息


据一喂顺风车官方网站信息显示——


一喂顺风车是一款顺风车类APP,成立于2014年,运营主体为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软件介绍称,平台对车主审核严格,会进行实名认证、驾驶证、行驶证认证、车辆认证等系列认证。同时设计有一键报警及亲友护航等安全保障措施。订单在平台发布后后,系统会自动匹配顺路乘客或车主,双方可自主选择乘客或车辆来出行。 


公司发展历程显示,2014年7月,一喂顺风车APP在安卓、苹果应用市场上线。但在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暂停了全国运营,仅在部分城市开通。2017年,一喂顺风车重新上线全网运营。但南都记者注意到,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11日,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做了工商变更,将“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一项加入到经营范围内。 


那线上下单再取消,私下接单

到底是偶然,还是这款APP的“必然”呢?

司机们又为何会这样做呢?

南都 · 深圳大件事记者进行了暗访


暗  访

车主称平台上乘客电话对司机可见


一般正常的顺风车出行流程大致如下

乘客在平台发布出行信息、线路相符的车主接单后与乘客约定上车时间地点、乘客在平台上预付车资、车主依约将乘客送达目的地,最后乘客通过平台完成订单。


然而在暗访中

南都·深圳大件事记者却发现并非如此


▲南都· 深圳大件事记者暗访视频


3月25日一早,南都记者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发布出行信息。订单起点为深圳罗湖国贸地铁站,目的地为东莞长安汽车站,乘客两人,软件显示订单费用为107元。订单发出后不久,先后有两名车主接单,联系南都记者时表示可以在平台上支付车资并完成订单。 


与此同时,一名陌生人却向南都记者记者发送了微信加好友申请。通过微信及电话沟通,其表示自己是一名顺风车主,并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看到了南都记者发布的出行信息及联系方式,因此发送了加好友请求。 随后,该车主提出了100元的报价,南都记者应允并与其协商好了上车的时间地点。


▲南都记者约到的网约车


中午12点30分许,一辆粤P牌照白色马自达到达约定好的地点接南都记者上车。上车后,司机表示还有另外一名乘客同行前往虎门,因此要再去接上她。 


在随后的路途中

南都 · 深圳大件事记者询问了以下问题


1
为何有人同行?


车主解释称因为接到了南都记者下的这一单,所以还得再顺路带一名乘客同行,不然跑一趟“没钱赚”,因此他通过其他平台又联系到了另一名前往虎门的乘客。 


2
为何可以加到记者的微信?


车主表示有的顺风车平台不使用虚拟电话号码,比如一喂顺风车。因此订单发出后,乘客号码对司机可见,他也就可以直接与行程相符的乘客取得联系。而有的乘客手机号码即微信号码,自然也就可以加到微信联系。 


3
为何要线下接单?


据车主透露,他在几大顺风车平台都有注册账号,比较而言,哈啰出行嘀嗒出行的司机接单率并不高,因为平台定价太便宜


“所以很多司机都是自己跟乘客联系。”车主说,“乘客的付款价格和司机实际的收入到账的金额是不同的,一喂平台应该是从中赚这个差价。比如你们去东莞,平台价格是107,但是钱到我的账户里,可能就没有这么多了。” 


此外,车主还表示,现在做顺风车生意也有许多限制


“平台限制一天只能接4单,我是基本一天只跑一趟来回,收入平时有两百左右,周末会好一点。还有就是怕被运管查到,因为我们私家车也没有网约车的营运证,被查到要罚3万。”车主告诉南都记者说。 


另一方面

许多出行人员

对于线上交易还是线下交易并不在意


▲该司机接到记者后,还通过另一个平台“滴嗒”约了另一位乘客,在女乘客上车后,该司机便要求女乘客取消平台订单,以便私下交易。


经过二十分钟左右车程后,车辆到达了另一名乘客预定的上车地点。


上车后闲聊过程中,该乘客表示自己是通过嘀嗒出行发布的订单,并询问车主是否直接取消订单即可。车主回答说,如果没有在平台上预付车款就直接取消订单即可,而且如果是乘客取消订单是没有任何惩罚措施的。于是,该乘客在车主的指引下,把平台上的出行订单进行了取消操作。 


年轻生命的离去再次给所有人敲响警钟

“网约车”到底还有哪些安全隐患?

经过事情的梳理和记者的暗访

我们发现还有以下疑问未解


01

平台是否为司机私下揽客提供信息 ?


02

租的车为何也能注册成为顺风车 ?


03

平台方又应如何切实保障乘客出行安全?


更多详细内容

敬请关注明日(3月28日)

南方都市报深圳读本



阅读16869
深圳 司机 
举报0
关注深圳大件事微信号:nandusz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深圳大件事”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深圳大件事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深圳大件事

微信号:nandusz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