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外卖之都”无锡:不断搅动的外卖江湖和不断迁徙的外卖小哥

作者:i黑马 来源:i黑马 公众号
分享到:

03-28

点击上方i黑马选择“置顶公众号”

黑马智库,创业必读


更多创业内容请访问www.iheima.com


来源 | 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作者 | 安美宣



混战

 

江苏无锡。滴滴外卖骑手石中书早就听说“滴滴外卖不行了”。

 

今年春节后,无锡滴滴外卖将恒隆广场站点与五爱家园站点合并。几天前他去五爱家园站点,发现站点关闭,站长辞职。他被拉入一个外卖39人工作群,但石中书称,群里很多人都已经不干了,群里死寂。

 

2018年4月9日,滴滴外卖进入无锡,搅起战争。像石中书这样的骑手,成为各方争夺的对象。印刷在A4纸上滴滴招募“忠诚骑手”的广告传遍大街小巷,“一万元的保底工资”,招募自由骑手,订单收入翻倍。

 

而后马路上的骑手身份也开始变得复杂,很多骑手在黄色美团、蓝色饿了么的外套上披上了滴滴橙色的战袍。滴滴外卖的强势入驻,带动了一波骑手行业内的迁徙。

 

 

滴滴外卖迅速在无锡开设了10多个站点。在100多米的无锡俭德路上三家互为对手的外卖站点,彼此间隔不超过50米。见到美团外卖骑手结伴出来吃饭,滴滴外卖的人会趁机游说一批人。当时滴滴外卖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已经有超过一万名骑手报名,其中“70%以上来自美团”。

 

面对滴滴挖人,美团、饿了么相应地提高骑手待遇。针对滴滴的高薪,美团编写了应对话术,由站长向骑手强调,诸如在收入过万这一项,站长会向管理的骑手说,“滴滴价格奖励是不停调整变动,不断降低试探骑手底线,并非月月过万,请骑手仔细阅读滴滴条款与规则”。①

 

为解决无锡运力不足,网传美团还从苏州运来200名外卖骑手,“外卖小哥们估计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有一天会出差去送外卖。”有无锡市民调侃。不少无锡市民因为补贴力度的加大,一天叫三顿外卖,在网络上感慨,“真便宜,便宜得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饿了么召开集体誓师大会。骑手列队整齐,手举横幅,齐喊“干死美团,碾压滴滴,饿了么和你一起拼”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无锡外卖大战”博得众多网友眼球,“快来我们城市打”。

 

 

美团外卖的负责人在媒体上说,滴滴的优惠力度有点出乎意料。

 

滴滴凶猛,也是形势所逼。此前美团推出了打车业务,在南京试点一年后连开七城,蚕食滴滴的份额。滴滴曾连夜派出“三角洲事业部”(滴滴成立的专门狙击美团的部门)赶往南京,围绕美团打车做了一系列侦查和反侦查。

 

“尔要战,便战。”这是滴滴CEO程维的反制措施。

 

滴滴外卖进驻无锡首日曾宣布订单突破33.4万单,号称拿下无锡外卖市场第一。

 

无锡因外卖大战被冠以“外卖之都”,被看成是上海的后院,可以辐射上海、杭州、南京等重要城市。滴滴将外卖战场设在这里,一位美团内部人士认为,无锡的单量排名在江苏全省只能排得上第三、四名,这一表现只能说是平平,他更倾向于认为,滴滴在挑软柿子捏。②

 

“外卖大战那三天,滴滴的骑手有一天跑4000多块钱的”,无锡外卖大战一年后,饿了么骑手刘福成对“商业人物”说:“那三天我一共赚了8040块钱,要保证电瓶车每时每刻都有电,都不想睡觉的,钱就在你手机上你还想去睡觉吗?”



消亡

 

石中书曾经在美团做了两年骑手,在滴滴掀起无锡外卖大战时加入了滴滴外卖。

 

还在美团时,2017年底无锡突然迎来一场大雪,“赶上下雨下雪他们有跑不完的单”,石中书一开始积极地出去跑单。雪越下越大,后来雪厚到摩托车已经无法正常行驶,外卖骑手集体向站里反应情况,站里向美团平台反应情况,一致要求“美团平台关掉外卖服务”,但美团外卖服务端口一直未关。石中书为此感到气愤,“美团肯定不赔钱,他要是赔钱的话肯定就会关掉。”

 

而那天他去商家取餐时,没发现饿了么骑手的身影,商家告诉他,因为天气原因,饿了么外卖服务已经关掉。

 

石中书清楚记得,那天几百份外卖堆积到整个站里而无人配送,站长把外卖分给骑手吃,吃不完的全部扔掉。美团代理商最终赔偿了所有外卖损失,将站里的骑手全部“卖到”其他站点,关停了两家站点。

 

在他看来,滴滴外卖不错,比较人性化。

 

石中书和其他同事私下称滴滴外卖系统为“懒人软件”,平台给他们配送的时间是40分钟。按照石中书的话说,如果中途不出意外,配送时间不需要太赶,除非对无锡这个地方非常不熟悉,太赶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而美团在无锡给配送员的时间是30分钟,最短配送时间是27分钟,“说难听点,在美团后边像有鞭子在抽你”。

 

如今,滴滴外卖平台的大额补贴还在,但销售异常惨淡。平台首页销售排名前四的商家销量总数显示月售不足千单(定位配送地址为恒隆广场商圈)。

 

图注:截图于3月10日晚7点半

 

从去年至今,“滴滴外卖市场烧掉10亿”,今年开年,滴滴被爆出2018年亏损109亿元。2月15日,滴滴又宣布“过冬计划”,程维在滴滴月度大会上宣布裁员,比例占全员15%,涉及2000人,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而有媒体已经证实,“关停并转”的主要业务就是“烧了10个亿的滴滴外卖”。

 

纵使“滴滴外卖市场烧掉10亿”,但程维并不是一个恋战的人。活下去意味着一切。滴滴的现实情况已经无法让其支撑一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内耗游戏,滴滴外卖的命运只有被裁。

 

程维

 

一大批在无锡的外卖骑手也渐渐从滴滴撤退,或投奔美团和饿了么,或重新谋生。石中书也必须尽快找到新的谋生处,因为这份工作是他一家三口的全部收入来源。


三四月份是外卖行业的淡季,加上滴滴外卖平台单量下滑,他在线3小时15分钟,一共赚了57块钱,还被扣了10块钱的服务管控。前几天他为女儿买了一个电子琴花了100多块钱,那基本是他现在跑10多个小时的全部收入。

 

石中书一位在美团外卖的朋友劝他再回美团,“最起码一天能跑两百块钱”。但石中书对美团仍然心存芥蒂,“我吃不上饭也不打算再回美团了,说实话我是对美团寒心”。

 

美团一直自称是一家精于算账的公司,烧钱也掌握最佳尺度,“资源投入领先产业根本变化小半步”。③美团作为外卖行业的后来者,晚于饿了么四年进入外卖市场,但美团总能在运营中取胜,团购、外卖、酒旅行业都是如此。

 

美团仍然是外卖行业的霸主,占据超过全国64%的市场份额(国家信息中心在京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

 

纵观整个外卖市场的竞争,滴滴外卖只不过扮演一个有点莽撞的小角色。在互联网下半场的竞争里,美团外卖真正要抗衡的,是饿了么,以及饿了么背后的庞然大物阿里系。



劲敌

 

“再跑跑就不跑(外卖)了”,配送完晚上用餐高峰的最后两单,美团专送骑手钱十陷在酒店大堂一层沙发上长出一口气,双手摘下头盔,捋了捋油腻的贴到头皮的头发,这是他一天当中最放松的时刻。他告诉“商业人物”,美团的配送费一直在降,从10块钱降到5块,据说“还要降到3块9毛钱”,“现在跑5000块钱很累的”,如果连5000块钱都赚不了,考虑重返工厂打工。

 

外卖骑手流动性大,缺人成为常态。无锡五爱家园美团外卖站点一则招聘启示上赫然写着,“挖其他地方竞对骑手奖励1000元。”

 

“因为现在单价压得很低,现在很多骑手都不跑了。前段时间我们经常路上跑单会看见很多熟面孔,但是现在很多熟面孔都看不到了。”钱十说。

 

无锡是没有忠诚骑手的,哪家平台赚更多,哪家平台的骑手就会暴增,从而引来一大波外卖骑手的行业内迁徙。外卖平台对骑手的争夺中,金钱是竞争最有力的砝码。

 

“30分钟”配送时长是外卖行业普遍共识,是外卖平台要求骑手严格遵守的契约精神。在生死时速的最后几分钟里,红灯是可以闯的,马路也是可以逆行的,不超时,不被投诉,30分钟之内点击“确认送达”键,拿到完整的5元钱配送费(日前美团在无锡配送价)是外卖骑手简单粗暴的信仰。

 

 

尽管外卖平台都在强调科技对行业变革的重要力量。但在现有的外卖配送管控和承诺中,骑手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依托商品完成人到人的接驳。骑手是外卖行业竞争重要的资源,承载和实现着资本和各方平台的商业野心。

 

根据美团2018年财报显示,美团外卖拥有270万骑手,其人员开支去年就花掉500亿。餐饮外卖、到店以及酒旅、新业务三部分实现盈利,但美团整体处于亏损,期内经营亏损37.36亿元,同比上升144%,全年亏损110.86亿元,同比上升189.7%。

 

美团财报披露之后,创始人王兴也表现出不同以往的态度,从之前横向的“无边界扩张”,到如今对新业务“审慎投入”。互联网下半场,王兴表示美团“要从用户需求驱动转向用户需求和核心技术双轮驱动。”

 

滴滴已经退出舞台,但美团与饿了么的战争还在延续。

 

在无锡,美团已经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开始降补贴了,饿了么对用户的补贴仍高过美团,但这并没影响美团占据无锡外卖市场第一的格局。从下列表格中可以略见一二。


糯雅芳粥(恒隆店)


大师傅麻辣香锅(中桥店)


辣上瘾麻辣香锅

图注:定位无锡恒隆广场商圈(统计时间:2019年3月12日)

 

仅以无锡市中心恒隆广场商圈为例,美团和饿了么平台销售前两名商家月售(截至当月12日)销量就相差2800多单。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美团平台外卖销量排名前10名的商家的9家,在很明显的位置推出了“到店自取”服务,阿里系的“到店自取”服务是阿里口碑的一个入口,饿了么仍然以一个纯配送平台存在。


由此不难看出美团的用意,“到店服务”既可以满足顾客的优惠诉求,又可以提高商家销量,还增加了美团到店的增值服务费,同时又减少了美团骑手配送成本,是一个十足的多赢策略。

 

从无锡外卖市场,照见全国外卖市场,美团与饿了么在外卖领域的竞争远未结束。

 

餐饮外卖业务,是美团毛利率最低的业务,也是美团最核心业务,充当美团巨大的流量入口,正因为有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才能保证美团相对低频,毛利率高的业务实现用户、流量的转化和变现。

 

 

饿了么CEO王磊曾表达过饿了么外卖业务对整个阿里系的战略意义:对阿里有本地生活入口、即时配送和支付三个价值,无论集团怎么投入都是划算的。并表示阿里对饿了么的投入“没有上限”④。

 

饿了么的边界是本地生活的边界,实际上美团与阿里系的竞争,核心点在于本地生活的竞争。

 

美团是一家极度重运营的公司,业务从单一扩张到多元,通过运用高难度的市场运营防御对手。美团创始人王兴被认为是一个深度学习机器,以延续游戏的“无限游戏”为目的,偶像是带领亚马逊亏损20年终成世界首富的贝佐斯。与阿里系在本地生活的竞争,美团展现了足够的耐心。

 

而饿了么在本地生活竞争的优势在于是融入阿里生态的竞争。用饿了么CEO王磊的话说,“以前美团说我们是一楼打二楼,但今天我们站在六楼去了”。

 

或许,2019年,将成为美团与阿里系决战本地生活的转折点。

 

(应对方要求,外卖骑手均为化名。)



*本文由商业人物(ID:biz-leaders)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安美宣。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商务合作:13146024639(微信)


阅读19352
无锡 江湖 
举报0
关注i黑马微信号:iheim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i黑马”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i黑马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i黑马

微信号:iheima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