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我妈出家了|故事FM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4-03

  ■ 涟漪的母亲


我们身边总会遇到一两个亲戚、朋友是信佛人士,她们吃斋念经,经常去寺庙里烧香参拜。但是选择斩断红尘,从此青灯古佛,遁入空门的人还是相对比较少的。


今天故事讲述者涟漪的母亲,就是一位。



故事FM  第 200 期

/讲述者/ 涟漪  /主播/ @寇爱哲

/制作人/ @也卜

/声音设计/ @孙泽雨


/BGM List/

01. Place To Be-Ex Confusion

02. The Deer-Jeff Russo

03. Bemidji-Jeff Russo

04. Edith's Theme-Jeff Russo

05. Alone-久石譲

06. It Was a Town

07. Spring Thaw-Sleep Dealer


/更多收听平台/

苹果播客 / 网易云音乐 / 蜻蜓 FM

QQ 音乐 / 豆瓣播客 / 懒人听书



—下面是本期故事的文字版—

请配合上方音频食用



1.「佛系」母女的养成


我是涟漪,今年 25 岁,在南京工作。


我妈妈用现在人的话来讲,就是一个「学霸」,她从小到大都有比较强的学习意识。她信佛之后也是往这个方向去走的。我们那个时候住在南通,南通有一个山叫狼山,她就跑到狼山那边去看寺庙,只要有机会就和那边的师父聊聊天,然后渐渐的,就有一两个师父愿意做她的入门师父,会给她一些东西看,然后她就开始入门了。


 ■ 涟漪家佛堂一隅


我那个时候世界观还没有形成,只有十三四岁还在一个标准的「中二」的年纪。因为小孩总是会追求与众不同,你信佛其实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如果你在手上戴一串佛珠,别人就会来问你这是什么东西,你就可以侃侃而谈。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一种你已经默认为这是你设定中的一部分,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很自然的东西。 比如说看到一只麻雀在我们校园里死了,我就会把它给埋到树底下,然后给它念一段往生咒,其他同学就会围着我,他们会感到很奇怪,会说这个同学在干什么,然后我就会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们,心里想:你们这都不懂。



我肯定会怀疑啊。


我中考的时候考出来成绩很一般,然后我妈就和我说,可能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不好的事造成了这个不如意的结果,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有了一些动摇,就觉得这个事情这么想好像不太对。


对佛教,对信仰的反思就是一直在不停地不停地成长,就是这个想法在不停的变大。别的人青春期可能是想要更多的自由,我跟我妈青春期之间的对抗就是:我不想信佛啦!



2.「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妈第一次跟我提「出家」这个话题应该是在 2010 年,那个时候我上高二。我们家饭桌前的墙上会贴一个我妈手写的叫「受食当存五观」的字,就是僧团里边的一个要求,告诉你当你吃饭的时候,你应该抱着怎样的心情去吃。 


 ■ 佛教中对僧侣饮食上的要求「食存五观」


然后她就对着这个东西看了一会儿,忽然来了一句,「总有一天我是要出家的。」


她忽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又觉得有惊讶也觉得不惊讶,就有点装作没听见似的,沉默了一会就跟她继续聊其他话题了。


其实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反复地告诉我这件事 , 用现在的话说「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所以当她真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来了,果然来了。


2012 年,在我大一的下半学期。那一天是我的阴历生日,一个非常普通的夜晚。我当时需要有一张照片要从家里的电脑让我妈传给我,但是她就一直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我开始觉得很奇怪。直到她终于说,「其实我现在出家了,我已经出家半个月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她已经出家了。


从我的角度来看的话,首先因为我父亲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去世了,他们夫妻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她可能因此对人世间的一些东西有看破。另一方面就是我母亲 16 岁就出来工作了,她认为我到了 18 岁,在精神上完全独立应该是完全没问题的。所以她就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面做这样一件事情。


听到她出家后,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反应,我就问她那其他人知道吗?我妈说她没有告诉其他人,先告诉我的。我就继续追问,「那是谁给你剃度的?你是怎么出家的,你去哪里了?你现在在哪里?」


我妈就比较坦诚,她就说她现在在福州,崇福寺。


   涟漪母亲在浙江台州天台宗佛学院



3. 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第一次去福州见我妈妈是在 2013 年的秋天。我是坐飞机到的福州,然后下车之后去坐机场大巴。我妈提前做了非常详细的攻略给我,告诉我应该坐哪一路公交车,然后她在车站等我。


我下车之后,稍微辨认了一下,因为脑海当中告诉我自己不应该再找长头发的人,要找秃的人,所以在人群之中很容易就找到了我妈。我妈看到我之后非常开心,其实她也挺想我的。但我跟我妈都不是那种特别会直接表达感情的人,所以两个人就挺沉默的。


到佛学院后,她是以实际行动来表达对我的欢迎的,到了之后她先让我坐下来,然后跟献宝似的从桌肚底下拿出来一小锅粥,说这个是她在这边偷偷藏的,从早上开始炖的,让我好好吃一点。 


 ■ 涟漪母亲的佛学院在组织僧人考试


在那儿待了可能 2 到 3 天,我妈晚上也有课,我们没有什么很好的聊天的时间。因为那个时候是国庆节假期,我说我想去厦门,我妈说可以,她可以陪我坐动车到厦门,然后再回来。


在厦门的那天晚上,我和她还是聊了挺多的。就是谈一些对未来的焦虑和担忧 ,语言稍微变得有点激烈。我觉得她现在身份毕竟换了,是不是有些话就不应该和她说了。而且我妈的一些行动,我会认为是拒绝我的信号。


 比如她让我跟她分开睡,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但从小到大我都是跟我妈睡一起的。包括她后来说想送我去厦门,我也挺开心的,确实有妈妈在身边是很幸福的,当时非常珍惜她照顾我的一些小事情。但是当她说我有课我还是得回佛学院的时候,我就又回到了现实当中。


是的,我妈她还是选择离开我,去过她自己的生活。 




4. 爆发与和解


我妈出家后的第一年,我是一个比较忍耐的状态。可能人总要有个爆发点,在一个寒假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是发现自己情绪不对头,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身体情况也不是很好,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抑郁症的表现。 我跟我妈说,你必须回来一趟,你要陪我去一趟医院。


她有一些小的习惯会让我很抓狂,比如在佛教里规定普通人不能走在出家人前面,她就会这样要求我。这根本就是雪上加霜,我心里就会想:你不让我走你前面,你现在用这个身份把我和你隔得这么开,然后满脑子都是这种想法。


到了医院之后,可能医生也见过类似的例子,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 大概跟我简单聊了聊,问了一下我有什么症状之后,他就说你可以先出去一下,我跟你妈聊一下,然后我就出去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妈出来了。我不知道当时他们具体说了什么,但肯定有说希望她能多关注一下我的心情这种话。那天之后,我妈对我的态度不像以前那样,就是那种默认我可以 Hold 得住,她就会开始考虑一些我能不能够承受得住的事情了。 


可能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那个时候我更多的,可能就是害怕自己活不下去的那种惴惴不安。等到我工作独立了之后,这个事情就好很多了。



5.「网瘾中年」和「催婚大妈」


我妈除开她是出家人之外,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她非常尊重我,基本上从职业选择到我的爱好,她都会支持我。在精神层面上的沟通也比较顺畅。


我妈现在完全就是「网瘾中年」。最近总是在微信上给我推一些公众号的文章:《女生的幸福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着急的结婚呢?》《换一个人结婚,婚姻就会好吗?》《四位大师告诉你真正的幸福婚姻是什么样子的》。


她现在还非常热衷给我找对象,前后给我介绍两三个男生了。因为她还没有出家的时候,跟周围邻居相处的比较好,然后邻居们也就非常顺利地接受了她这个新身份,常常用一种非常奇妙的普通的姿势跟我妈说,「你女儿到年纪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我妈也非常奇妙的普通的说,「好的,什么样的条件,发张照片过来看看。」如果你把她们两个的脸遮住,这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中年大妈之间的对话。


  ■ 涟漪母亲给她介绍对象


有时候我会跟她说,我说你女儿现在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也会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我是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太担心如果我嫁不出去我老了怎么办?你可以不要有这种焦虑。她会稍微放心一些。



6. 我妈的工作是住持


按照佛教的规定,出家人必须要去一个道场修行。她前前后后应该也是去看过不少道场的,但是从父母角度上来说,这就有点类似于她艰苦创业的过程,我们的父母一般都很少会把自己比较辛苦的一面告诉子女。所以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定下来的状态了。她告诉我,她在溧水那边找到了一个老庙,以后就会待在这个庙里主持日常的工作了。


我先后去过的次数不多,说实话。


但是每到初一、十五,她会做一个法会,愿意来的人就来,很开放的一个态度。我那天去的时候正好也是个法会,我在门外站着看她。法会过程中,当诵到某一部经的时候,大家会绕着佛像开始转圈子,然后我就看着人一圈一圈地走过去,我就在找我妈在哪儿呢。


突然我就看到我妈走在最前面,她为了扩音在腰上别了个小蜜蜂,嘴上卡了一个话筒,手上还拿了一个佛教里的乐器,基本上虽然她人在动,但是上半身不动,眼睛半闭着,这样子绕到我面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可能发现了我,忽然抬起眼睛朝我一笑,你来了,大概就这个意思。


我妈到这个寺庙之后,每天的生活也是安排得很满的。因为她那个地方还有地,她还种了一些菜,除了做她佛教的功课还有解决信众的问题之外,她还要去种菜,然后收黄豆。前段时间收了满满一袋黄豆回来让我自己榨豆浆喝。然后前段时间他们寺庙不是还在扩建嘛,各种事情千头万绪肯定都来找她。 


  ■ 涟漪母亲带领大家劳作


我现在觉得出家人就像她的一个工作,但它是一个终身的、会影响到你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工作。就有点儿像火箭的那种开发人员,你会有一些不得和家人团聚的时刻,会有一些你必须要遵守的规定,比如说你要待在你的道场里,或者说你出门就必须两个人一起出门。你也不能说对,也不能说是错,但是这是他们的一个习惯,你可以尊重它。


其实我觉得我和我的母亲都是非常普通的人,我们只是很努力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而已,她找到了她的方法,我尊重她,她也尊重我。父母子女一场,我觉得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 你的父母做过什么令你震惊的举动吗?欢迎来留言里说说。



* 本期配图由讲述者提供



感谢分享故事到朋友圈

文字 | 也卜  运营 | 刘军



/往期故事/





「故事 FM」

 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更多收听平台

苹果播客 | 网易云音乐

蜻蜓 FM | QQ 音乐 | 豆瓣播客 | 懒人听书

▼ 点击「阅读原文」,讲出你的故事

阅读9074
故事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