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泪目!在大连市烈士陵园,74岁的他第一次喊出“爸爸”……

作者:大连晚报 来源:大连晚报 公众号
分享到:

04-06

“骆平烈士,男,辽县市委组织部部长,

1947年5月9日在革命工作中牺牲。”


在位于高新区思亲路68号的

大连市烈士陵园里,

骆平烈士的墓碑纤尘不染。

跟其他烈士的墓碑一样,

墓前摆放着工作人员精心准备的鲜花,

青松翠柏环绕中,

宁静肃穆……

昨天下午,骆平烈士的墓前,来了一群步履匆匆的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七旬老者,他手捧菊花,因为心急,几次脚下踉跄。“爸,儿子不孝,儿子来迟了,儿子来看你了!”听到这句“爸”从老者口中喊出,在场的人无不心酸落泪。这名老人出生于1945年,今年74岁。他出生刚几个月,正值解放战争爆发,父亲骆平为他取名骆远征,表明自己要北上革命的决心。随后骆平离开家乡义乌,随大部队北撤至山东,后编入华野一纵三旅负责民运工作。自此,骆远征再也没见过父亲。


骆平离开家乡时,大女儿9岁,二女儿5岁,骆远征对于父亲的了解和记忆,都是通过母亲、祖母和大姐。“父亲出生于1910年,18岁时加入共青团,后来入党,是当时义乌中学第一任团支部书记。”


按照骆远征带来的《义乌方志》记录,骆平曾用名骆文龙、骆文彬,1937年春到陕北红二方面军干部学校学习,后来到延安抗大第二分校学习,1939年毕业后赴抗日前方晋察冀边区根据地,不久回浙江老家组织当地游击队。回到老家后,他先到中共金华县委工作,后任义乌县委宣传部长。1942年5月义乌沦陷后,骆平任八大队中队指导员、义东北工委和诸义东县委宣传部长、诸义东办事处民政科长等职……



“父亲从1939年到1945年这段时间,在家乡干革命,二姐和我先后出生,但因为年纪小,对父亲都没什么记忆。”骆远征告诉记者,1945年父亲离家北上后,他们再也没有过他的消息。直到解放后,有人告诉他们“父亲牺牲了”。当地政府还送来了写着“无上光荣”的烈属牌匾。


“我们只听说,父亲牺牲后埋葬在大连。具体什么情况,葬在哪里一无所知。”这么多年来,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但一无所获。直到今年清明节前夕,堂兄骆逸民联系上了大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并提供了相关信息。大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对这条求助非常重视,经过查实,发现骆平烈士就葬在大连市烈士陵园,于是立即把反馈信息告诉家属。


按照原始资料记载,骆平烈士于1947年5月牺牲,骆平牺牲后安葬在大连最早的烈士陵园——大佛山烈士陵园,后来动迁搬至英雄纪念公园,多年未寻得烈士家属信息,一直就在骨灰堂存放。2015年大连市烈士陵园落成成后,把大连市内零散烈士进行集中整合,全部搬迁至新建陵园安葬。因此,骆平烈士从英雄公园骨灰堂搬迁至烈士陵园。


昨天,骆远征夫妻和3个子女,以及11岁的外孙,从义乌和上海两地飞赴大连,祭扫父亲陵墓。大连市烈士陵园工作人员到机场等候,将烈士家属接到陵园。这是骆平烈士牺牲72年来,第一次有亲人祭拜。亲人们为骆平烈士献上鲜花,在墓前向他讲述了这些年家庭的变化。虽然叙述伴随着泪水,但每个人心中更多的是感动和激动。“我真的很感谢大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感谢大连市烈士陵园,也感谢大连这座城市,让我的父亲长眠于这么美好的环境中,我们家属很欣慰。”骆远征说。

时隔74年,

第一声“爸爸”第一次“相见”

“爸,你儿子已经74岁了,也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再来看你,如果我不能来,我会让我的儿子、女儿来……爸,我们很想你……”昨天下午,从大连机场到大连市烈士陵园,记者目睹了来自浙江义乌的骆远征老人祭拜烈士父亲的现场。因为一路采访,知道寻亲背后的心酸和故事,现场记者也几度落泪。

“其实我对父亲没有任何印象了,原先只是凭父亲留下的一张照片,后来家中意外失火,照片也没有了。”在74岁的骆远征的人生里,父亲只是一个照片上的影像——清瘦、精干、个子不高,他从来没有喊过“爸爸”,他不知道有爸爸庇护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但是在他83岁的大姐骆惠珍心中,父亲是个有血有肉始终在记忆中鲜活的人——他会抱着她转圈,会给她讲故事,当然大多时候他很忙碌,甚至因为做地下工作,回家也要在半夜偷偷翻墙……


因为身体原因,骆远征的两个姐姐已经无法来给父亲扫墓了。昨天当骆远征让大姐罗惠珍跟记者通电话时,83岁的老人一下子痛哭流涕:“我想我爸,我以为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了。”骆惠珍说,爸爸1945年离开家乡后,妈妈发现自己又怀孕了,第二年生下了小妹。“我总觉得弟弟和小妹格外命苦,弟弟对爸爸的记忆是空白,而小妹,爸爸压根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罗惠珍说,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3岁的小妹夭折了。解放后妈妈苦等不见爸爸回来,后来听说爸爸牺牲了,妈妈一下子疯了。


“我是奶奶带大的。”骆远征告诉记者,爸爸牺牲了,奶奶也失去了唯一的孩子。但是坚强的老人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照顾孙辈,也照顾精神异常的儿媳妇。“后来政府送我母亲去金华治病,可是她的情况依旧不好。”骆远征说,母亲不相信父亲已经牺牲,还偷偷坐火车去杭州找他,结果出了交通事故受伤。


生活的至暗时刻出现在1962年,两个姐姐已经出嫁,72岁的奶奶又去世了。17岁的骆远征身边,只剩一个精神异常的妈妈。那天夜里,我怎么也睡不着,在书柜后边用粉笔写下:“一生悲苦多,欢乐有几何,今日家破碎,何时能恢复。”直到结婚那天,他才把自己擦去,觉得自己又有了家。


“我们听奶奶说,父亲葬在大连一个叫木瓜山的地方。”骆远征说,他的小舅子在大连当兵多年,一直帮忙寻找;他的两名学生考大学来到大连,他也委托帮忙。可是大家四处打听,根本找不到“木瓜山”。再后来,有听说可能在西山,结果也是遍寻不到……


就这样,时隔74年,父子二人终于“相见”,他也第一次面对面喊出了“爸爸”。“爸爸,我也能自豪地告诉你,我们如今生活都很好。今天,你的儿媳妇、孙子、两个孙女还有重外孙,他们都来了。”


74岁的老人,双手摩挲着父亲的墓碑,久久不愿离去。隔着74年的时光,那个粉嫩的婴儿再见父亲,竟然已是古稀老人,让人唏嘘。


“我的肺两年前做过手术,可能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祭拜爸爸了。”骆远征流着泪,既遗憾又欣慰。他说不管怎样,找到父亲的陵墓,也算是圆了奶奶和母亲一直以来的心愿。对于学生们是否要把父亲的墓迁回家乡的建议,骆远征表示:“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大连山清水秀,碧海蓝天,大连人把父亲的陵墓照顾得这么好,这就是他最好的安眠之所了。


文:大连晚报记者徐瑾

图:大连晚报记者高强

编辑:湘烨

美编:昉

校对:秦臻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者侵权,请留言,我们将及时处理。

阅读17039
举报0
关注大连晚报微信号:dalianwanbao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连晚报”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连晚报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连晚报

微信号:dalianwanbao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