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在中世纪当刽子手是种什么体验?

作者:利维坦 来源:利维坦 公众号
分享到:

04-09

利维坦按:作为一个“替人操刀、替人拿命”的“阴门职业”,我国古代的刽子手据说是有很多的规则和忌讳。比如一生只能杀99人,比如行刑之前必须要喝特定调制、能够“化解怨气”的烈酒,比如行刑场上不得与犯人有任何言语、眼神、肢体上的交流,比如必须在午时三刻(阳气最重)的时候行刑,有些还会在行刑后让人拍打自己的屁股,这叫“打煞”,是为消除晦气。


电影《鬼子来了》剧照


东西方对于刽子手的要求,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即务必“一步到位”,万万不能给将死之人徒增痛苦,这或许是留给一个即将被夺去生命的人最后一丝关照了。



文/Karl Smallwood

译/Ina Chen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www.todayifoundout.com/index.php/2019/02/exactly-one-become-executioner-middle-ages/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Ina Chen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图源:Air Freshener


从古至今的各种职业中,很少有像中世纪刽子手这样争议不断的工作了。通常刽子手被误解为享受着支配死亡与酷刑,而事实上在此期间,绝大多数刽子手对待自己的任务都报有着绝对的尊敬精神。除了试图最大限度地减少那些将被执行死刑的人的痛苦之外,敬业,没有差劲拙劣的执行记录也代表了刽子手的名声。


那么,除去好莱坞一般戏剧性的情节,在中世纪成为刽子手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如何开始这样一份工作的?


在继续这个话题之前,我们需要意识到的一点是在那个年代,刽子手的职责和个人生活状况在各个地区间都有很大的差异。比如说在18世纪奥斯曼帝国时期,可能囚犯会用各种各样的形式挑战刽子手,以盼侥幸逃脱死刑。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作为赤手执掌囚犯生死外,刽子手还得担任保镖以及园丁的职责。


那么他们是怎么成为刽子手的呢?其实欧洲中世纪很多刽子手自己本身就是前罪犯。毕竟刽子手这个任务当然不受欢迎,所以在“招聘”时要么需要强迫某人进入这个行业,要么只能让本来就会被执行死刑的人来完成这项任务。


众所周知,北欧国家喜欢这种新颖的招聘方法。不过他们还会多加一个小细节:他们会给刽子手做记号,比如砍掉一只或两只耳朵从而使他们的识别度更加高。为了使他们的新职业更加突兀,这种如同标签化刽子手的形式非常常见。例如大家可以参考雨果·马蒂森(Hugo Matthiessen)的《Boddel og Galgefugl》:


“在1470年,一个可怜的小偷站在瑞典小镇阿尔博加的绞刑台脚下等待被执行死刑。 参加这场奇观的公众对罪人表示同情,当他为了挽救自己一命,提出要成为镇上的刽子手时,得到了公众同意。 于是最后他就被赦免了,不过他的身上被热铁永久性地标记为‘小偷与刽子手’。”


1591年5月18日,刽子手弗兰兹·施密特(Franz Schmidt)对罪犯汉斯·弗尔切尔(Hans Fröschel)执行死刑。这一绘画出现在当时法庭记录的边缘。图源:wiki


另一方面,在德国,正如作者乔尔·哈灵顿(Joel Harrington)在他的书《忠实的刽子手:16世纪动荡中的生与死,荣誉与耻辱》(The Faithful Executioner: Life and Death, Honor and Shame in the Turbulent Sixteenth Century)中所指出的那样,17世纪以前在整个德国,“某位特定的人成为刽子手是常态”。而在此之前的许多世纪里,将刽子手的任务强加给受害者最年长的一位男性亲戚是司空见惯的事。


总而言之,不难理解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开这个职业。首先,由于特殊的工作性质,大家都认为在刽子手死去后一定会被诅咒。不过在某些地区例如法国,刽子手的工作被视为以官方名义解除其所犯下的罪行或是孽障。


当然公众仍然固执地认为刽子手的工作是肮脏的。于是刽子手几乎被社会完全排斥在外。对于那些免去死刑成为刽子手的人来说,人们好像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罪犯在某种隐喻上已经“死去”了。


图源:wiki


例如,在整个中世纪欧洲,刽子手经常被迫居住在城外。更有甚者,他们可能会住在如果公共厕所或妓院附近。 刽子手经常被剥夺其所服务城市的公民身份(因此他们几乎没有公民权利),并且之后也无法找到其他工作,甚至无法进入教堂,酒吧,浴室等等 - 基本上大多数公共机构的使用权都受到严格的控制。


因此,尽管刽子手的存在对社会文明至关重要,但被迫与社会分开的事实又显得格外矛盾。


事实上,欧洲的一些地方甚至制定了专门针对刽子手的法律,以及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限制。 例如,巴伐利亚的梅明根镇(Memmingen)于1528年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公众与刽子手一起用餐。


这些法律使得刽子手基本上除去家人外并没有任何人可以交往和交流,要么就是一些黑社会的罪犯们,他们并不是很在乎刽子手“干不干净”。除此之外,刽子手的儿女和配偶也是在社会上遭到鄙夷的。种种这些原因造成了刽子手们各自孩子间的联姻,不难理解这几个世纪中未间断的刽子手家族。


除去各种个样形式的诅咒——比如对刽子手这辈子的诅咒或是下辈子下地狱等等的语言酷刑,这项通过杀戮维持生计的工作其实并不能喂饱他们。一般来说刽子手们都会做一些其他同样没有人想做的工作。比如处理尸体(动物或人类),清理污水池,从病人或妓女那里征税等等。


图源:wiki


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很神奇的一点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刽子手又可能会是一个很棒的医生或外科医生。毕竟除了执行死刑外,刽子手还经常被要求折磨囚犯。同时刽子手之间通常又会有一些“学术”上的交流,慢慢地时间长了,有丰富经验的刽子手便可以精通人体解剖学,所以有时候也会被要求治疗各种各样的疾病。


一位著名的17世纪德国刽子手弗兰茨·施密特(Frantz Schmidt)在他的日记中指出,在他近50年的职业生涯中,他治疗过15000人,而被执行死刑或是用各种方式折磨致残的数量只有394人。这意味着他大多数时间的职责是医生,尽管当时的社会认为他是刽子手。


如同很多其他家族刽子手一样,施密特在父亲的影响下成年后不得不也成为一名刽子手,不过他的故事还算有一个不错的结局。


图源:Oliver Pötzsch


施密特在他的日常生活得到来自公众的支持,但由于他可怕的职业属性,大家非常吝啬自己表面上的尊重。 施密特晚年时进行了一场与纽伦堡当局的会谈,并且向费迪南德二世(Emperor Ferdinand II)本人求助,目的是恢复他的家庭荣誉。


除去施密特本人的求助,一些城市议员或是其他著名人士也纷纷站出来赞扬施密特的性格与其尽责的奉献精神。最后这位70岁的老刽子手被授予了纽伦堡公民身份,抹去其姓氏,他的后代从此不用再因为祖辈是刽子手而遭人唾弃。


当然对于施密特而言,专业性是非常有必要的。当时在德国,有一条法律规定任何用剑来执行死刑的刽子手(该死刑方式一般用于比较重量级的囚犯)如果三剑内没有成功斩首的话,刽子手本人也需要一起陪葬。


即使没有这样的法律,刽子手的工作也极其危险,因为刽子手也有可能被囚犯的亲属报复,或是如果刽子手在执行时候造成囚犯不必要的痛苦,显示出任何形式的不专业,目击执行的观众甚至都会杀害他。这并非闻所未闻, 观众当场杀死刽子手进行报复的事情发生过,而且事后通常就不了了之。


施密特本人在他的日记中谈到过这种工作源源不断的危险。围观的人们完全有可能在执行时变成暴徒。比如有一次在他执行鞭刑的时候,囚犯最终被人群用石头砸死。


《对罗伯特·特雷西利安的行刑》,作者:让·弗里萨特(Jean Froissart),14世纪,图源:wiki


施密特从小收到父亲工作的“熏陶”,在漫长的学习过程中从父亲那里汲取知识,小的时候就协助执行。当他刚刚开始这份工作之前,先在各种动物身上做过实验——只是确保他不会搞砸,毕竟狂暴的人群并不会在意这是不是他新工作上任的第一天。


虽然作为一名刽子手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工作,但并非一切都是负面的。 如果他们很聪明的话,有进取心的刽子手实际上可以获得相当体面的生活。 例如,有的刽子手会与一些不喜欢自己工作的人“交换”,他们可能来自任何国家,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搬到其他的地方做一些不同的工作。


刽子手经常被囚犯或其家属贿赂,他们一般希望刽子手确保死刑尽可能迅速和无痛,或是提供一些让囚犯“舒适”的东西。 例如悄悄给囚犯灌些酒,使执行更加轻松一些。


除此之外,在整个中世纪欧洲,另外一个作为刽子手的好处是,囚犯在死亡时佩戴的任何财产都将授予执行者。


此外,德国的刽子手经常被委托处理妓女或是病人之间的纠纷,或者类似的工作。有时候他们会强行收取额外的报酬,毕竟没有其他人愿意做这些事。


刽子手还会处理被委托的动物尸体,在某些地区他们有权包揽整个城市中所有的动物尸体,这可能意味着他们会得到动物值钱的皮毛或是牙齿。


图源:Oliver Pötzsch


对于某些法国的刽子手来说,更大的好处是“极端特权”(droit de havage)。 简而言之,刽子手经常会肆无忌惮的对自己购买的食物和饮品规定税率,基本上就是想吃白食,完全实现自由购物。


最后,还没有计算刽子手正儿八经通过执行所得的工资。虽然很难精确的计算每砍一次头或是吊死一个人他们会拿到多少的报酬,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相对于他们普遍偏低的社会地位,这些报酬绝对绰绰有余。


根据1276年在德国一个小镇上的旧法,刽子手每次执行可以获得相当于5先令的收入。 这大约相当于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在当时约25天内可以赚取的金额。 同样,据统计,在大约两个世纪后的15世纪,在英格兰的刽子手每次执行可以获得10先令的费用,大约是商人一天内赚取数额的16倍。


诚然,如果我们回到前面提到的施密特案例,在他工作的近50年里,为了喂饱自己他只杀死了大约400人,或鞭刑差不多数量的囚犯,算下来他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时薪还是不错的。


最后还有一点,我们似乎还没有讨论为什么刽子手执行时候不带面具来隐藏自己的身份。刽子手在中世纪一般都是一个地区一个,这些城镇的面积非常小,所以无论如何人们都会知道谁是这个地区的刽子手,所以刻意隐藏身份并没有什么意义。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阅读9386
举报0
关注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利维坦”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利维坦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利维坦

微信号:liweitan2014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