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武士道:骑士精神的东方仿版?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4-10

文章来源: 青年维也纳(ID: YoungVienna)


武士道:骑士精神的东方仿版?


作者:吕利 X 萧西之水


本推送为2019年3月23日青年维也纳微信群讲座《萧西X吕利:对谈武士道》的问答部分。

该期讲座以武士阶层为切入点,系统梳理了从中世日本到明治维新的历史。对日本史入门者来说,该期讲座具有很高的概括性,是整体掌握日本历史框架的极好资料。对有一定日本史认知程度的听众来说,该讲又不失深度,把武士道讲出了新意。

以下为该期讲座问答部分的录音,所有问题均为微信群听众现场提出,两位讲者的即席回答展示了深厚的日本史素养。




元日战争


1 问:如果镰仓时代元军的一部分还是成功登岛,但由于人数限制,没能征服日本,也没能被日本本土势力推翻,长期发展下去会对日本的武士集团产生怎样的影响?


吕利:关于这个问题,平心而论我不是一个擅长在历史问题上问如果的人,我也很怀疑世界上有没有擅长做这种事的。


但是我觉得其实如果你去了解一下元寇的战场实况的话,这其实很难(发生)。因为当时,其实元朝对日本的战略是要求日本臣服并朝贡,所以它并不是一个能够满足于占领日本的一部分,然后还能继续和日本人相安无事的这么一种状况。


其实这种事情如果真发生的话,也并不会导致日本特别的蒙古化,因为第一次元寇入侵时,蒙古军队大多数是高丽人。而第二次时有大量的中国南方人。对于日本的九州北部来说,尤其是大宰府一带来说,无论是浙江的商人还是高丽人,在当地都不是什么特别陌生的面孔,所以他们在那边其实一直都是有存在的。


我们不能猜测他们作为占领军如果真的在日本长期存在会怎么样,但其实他们作为商人、或者作为难民,在日本九州北部生活以及和日本社会共存——其实一直都是有先例的,所以说,我觉得可能关注一些像这种东亚交流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乎更有意思一些。


2 问:有种说法,织田信长是死于所有军团长和宫廷的合谋,不知大师们是否支持,可以详细谈一下吗?


萧西:我回答第2个问题,关于织田信长之死的这个事,本能寺之变一直是战国史的显学,好多人都在研究这件事,也有不少人提出各种的看法。你说的宫廷阴谋论,我理解应该比如说丰臣秀吉、丹羽长秀与公卿联合什么的。


实际上,现在的历史学界已经对这个事有一个比较基本的看法:


有一封信件是一直是被大家看重,就是在本能寺之变结束以后,上杉景胜收到了明智光秀的一封书信,这封书信写的是:我希望上杉景胜您能加入我们的队伍,然后我们一起反抗织田信长的暴政,然后我还会迎一位大人进入京都。在这个信件里边,对于这个所谓的什么大人,他虽然没有提是谁,但是他在写这个大人的时候,他是顶格写的。


顶格的意思在战国时代,就是说这个人的身份会比你我都要高,那既然上杉景胜已经是大名了,那比上杉景胜的这个位置还要高那是谁呢?那就只有可能是将军或者是朝廷。


1573年那个被废的将军足利义昭,严格意义上他并不是真的被废了,他的将军封号一直在自己身上,他只是被赶出了京都而已,所以如果说迎谁入京都的话,那就只能说迎的是足利义昭。应该是在2000年以后吧,基本上这就成为一个定论,就是说足利义昭是整个事件的幕后黑手。


但是我觉得这个所谓的幕后黑手也很难说,为什么呢?虽然最早明智光秀是足利义昭的臣子,后来转投织田信长,但以中世纪的那种武士主从关系来说,你很难说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我觉得更可能像一个借口吧。


遠藤 周作(えんどう しゅうさく、1923年-1996年)


3 问:我想问问大师们看过的关于日本武士最好的小说有哪些,包括国内作者写的,因为对日本史感兴趣,就始于赤军长胜的《白米饭》和司马辽太郎的《丰臣家的人们》。


吕利:关于第3个问题,其实国人对于日本历史小说的观念基本上是司马辽太郎和吉川英治两个人所定义的。所以说像这两位的小说,我觉得可能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推销的必要了,因为大家去书店的话哪里都可以看到。


我个人私心比较推荐的是一个和这两个人色彩都很不一样的一个叫远藤周作的天主教作家,他写的作品,其中有一部标题就叫做《武士》。这个故事虽然不是像司马辽太郎那样关于个人的成功或者失败以及关于宏观的政治史,但是他讲的是其实是宏观政治史里面一个小人物的命运波折。它其实就是很很切合我们今天讲的这么一个主题,就是武士是怎样、就是那些边缘的武士他们是怎样在政治的波动之中被卷入其中,然后在这当中迎来了自己悲剧性的命运的。而且他这里面还引入了一种天主教的宗教色彩,所以这是一个在日本小说里面非常、在我看来非常少见,也非常独特的这么一种写法,所以我个人是比较推荐这一部。


4 问:武士道和现代日本的关系已经现代西方文化对武士道的影响,日本和德国的关系?


萧西:我来回答第4个问题。与其说武士道跟现在日本有什么关系,我更倾向于认为你应该更加看到武士道它所基于的那个日本文化是什么?那些日本武士逞勇好斗啊,自尊心虚荣心比较强,你要看到这些人的原型。其实可以看到这种人性到现在日本依然存在。至于武士道和西方文化的关系呢,我更倾向于认为就是现在你所知道的那些武士道,是在某种既定语境、环境下为了适应西方的那种骑士精神而塑造出来的一种东西


对于日本和德国这个事情,我之前和高林老师有一个对谈,对谈的日德宪法之间有什么区别以及有什么联系,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参考一下那个讲座。


5 问:如今的武士还能算是一个在日本仍具有影响力的阶层吗?


萧西:第5个问题,武士在明治初年就已经彻底被取缔了,这个阶层肯定已经是不存在的。然后呢,这个阶层的高级武士很多成为华族,也就是贵族。这些贵族的后代到现在基本上都留下来了,这些人也成为这个社会比较有钱的一些人。


但是剩下的一些人,就是底层的武士就真的变成平民。不过这些人还会以自己曾经的武士身份为自豪吧。我之前去仙台,然后当时接待我们的那个仙台市政府的一个课长,他就是原来仙台藩藩医的后代,藩医也是高级武士,但到现在他也只是很平凡的小公务员。


雄略天皇


6 问:坂东地区是如何纳入到日本的统治范围内的,武士这一阶层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吕利:第6个问题,其实日本对于关东地区的统治建立的非常早,关于大和王权非常早期的一个文字记载来自在关东北部的埼玉县稻荷山古坟出土的一把金错铭铁剑,它的铭文用所谓的万叶假名——就是汉字拟音——写到了一个大和国大王的王号。


这个王号目前在日本天皇的世系里可以对应的是5世纪的雄略天皇,也就是《宋书•日本传》里面所提到的一个向南朝刘宋请求封为征东将军的倭王武。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其实关东地区很早就已经和大和王权建立了一个很紧密的联系。


日本的古坟时代就是在考古学上来讲,当时日本各地的地方豪族开始建立大型的坟墓来表示自己权力的这么一个时期,大概相当于、可能相当于中国的三国两晋时期,目前已知的古坟它有一种形制上最接近大和王权的所谓前方后圆坟,就是一种类似于钥匙孔形状的前部是梯形、但后部是半圆形的这么一个形状的古坟,目前分布最密集的地方是日本的千叶县,就是在东京以东的地方。


那么这也是在关东。其实这些都说明关东很早也就已经和大和王权有了密切的关系。日本对于关东的统治其实并不只是超越了武士阶级的历史,它其实也超越了日本有文献记载的信史时代的这么一个历史,所以它其实非常早的。


武士真正的崛起是因为在平安时代开始,关东地区因为土地过于广大,所以出现了很多骑马进行抢劫的这么一些所谓的群盗,那么为了控制这些群盗,朝廷又开始派遣京城的军事贵族到当地去驻扎,并且把他们收编过来。那么这些人构成了武士的起源,但这个时候,其实日本对于关东地区的统治已经没有任何争议了。


馬印(うまじるし),过去日本的一种用于在战场上表征大名或具有同等地位的军事将领的大旗


7 问:看一些剧里高级武士出阵的时候喜欢带一堆棋印马标什么的(特别是武田信玄那种跟了一大串东西),这些有什么具体形制规定吗?


吕利:这些旗帜和马印,它们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有一些本家的某一代大名自己所想出来的典故,都是有特定设计的。这其实是一个非常自发的东西,但要问这里有没有秩序可言,其实也是有的。


比如说在室町时代的时候,幕府为了确认各大名家族对于一个令制国的统治,会把他封为所谓的守护,这是一个相当于幕府承认的官方头衔,本国的所有武士都要服从于他们的守护。这个守护他的身份象征其实就是有三件信物,一个是白伞袋,就是一个白色的用来装伞的袋子,第二个是所谓的毛毡鞍覆,就是盖在马鞍上面的一块兽皮。第三个是所谓的涂舆,就是用漆涂上颜色的轿子。


那么我们知道在桶狭间合战的时候,今川义元,我们说他因为太肥胖,所以不能骑马,只能坐轿的,但其实当时像他们那样的高规格的守护大名,在出站的时候都是要带上一座轿子的,因为这样可以表明他们是作为守护大名,有一个更高的身份出战。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像这一些个人的标志物又是有身份象征意义的,那么这就是另外一种类型。



8 问:武士道对我们个人的生活和奋斗有什么影响吗?


萧西:我来回答第8个问题。就是,我在小时候看到《武士道》了以后,我觉得应该以其激励我往前走,激励每一个人刻苦努力去奋斗。但后来了解到中世纪武士的一个生活状态以后呢,就应该把它理解成一种意识形态,你到底是愿意信还是不愿意信?其实这个取决于你的社会地位和社会阶层,如果你是这个社会里中高级的人物,如果忠于一个人能够让你获得更多的利益,我觉得你可以忠、可以去信仰,可以把它的内涵当做你的傍身之物。


但如果说你并不能通过忠于一个人来获得更多的利益,我觉得武士道就应该从反面去理解,就是怎么才能够在大时代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的同时,又抱有一个比较高远的目标、一个人生境界的理想。一切的思想都要和自己结合在一起。


9 问:武士道作为一种精神遗产在现代日本社会是否以种某种形式继续存在?


萧西:第9个,武士道的精神遗产,这个东西真的挺多,但也得看你说的是哪一个武士道的精神遗产。比如说明治时期以后的国家武士道,强调为国献身,这种东西有没有呢,在一些日本的政府官员和高级政治家心目中,他们还是存在一些爱国情怀,比如日本的所有高级政治家和高级官僚的座驾不是皇冠就是雷克萨斯,永远不会用国外的车,这就是一种隐性的爱国主义。


某种意义上,我觉得可以说是一种遗留。但是更多的遗留是什么呢,那就是武士道那种对于自己本身、本心的这种追逐,就是你要去怎么思考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大家有空可以去看一看比如银魂吧,我估计有很多人比较喜欢,银魂里面经常会讲一些“自己的武士道”,但是那个武士道又明显和古代的那种“个人道德的武士道”还不太一样。在漫画的作者眼里,武士道彻底变成对于自己内心、对于小我大我如何去结合、如何去融合的一种思想,我觉得大家没准也能得到一些借鉴。



10 问:之前我们对武士的理解是说依据他的等级,然后有不同水平的俸禄,俸禄往往是以多少石米来计量的。也就是说,武士是完全脱离这个物质农业生产。但是今天听到两位老师说,兵农分离事实上是从战国甚至江户时代以后,才在一些主要地区实施的,那我的问题是,在那之前是不是武士仍然要承担一定的农业物质生产,那他们的俸禄是靠自给自足呢?还是部分自给,部分来自主君依据级别发放的俸禄?


吕利:第10个问题其实严格来说,武士即便很多时候是自负盈亏,但是其实这并不意味着要直接参与生产,在中世的时候,大多数武士其实只是作为领主和生产的监督者和指导者来出现的,他本人并不会直接下地去种田,他可能会负责发种子以及负责收税,但这些毕竟和劳动本身是没有关系的。


所以说,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武士本来就是一个和农业生产或者说和经济生活有所区分的这么一个身份,它本来就是一个相对于农民或者工匠的一个社会分野或者一个社会分工,所以如果你把武士视为一种社会分工的话,那么他本来确实是以武力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并不是说一边种田然后一边用种田的收入去供养自己的武力的。


萧西:我也说两句这个问题,早期有一种论调认为武士怎么出现呢,就是因为地方的这些高级领主需要去维护自己领地的安宁,比如防范盗贼啊,或者镇压反抗的人啊,乱七八糟的事情需要有人维持。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就类似于打手的人,这些打手一代代地磨练武力,就逐渐成为了武士的雏形,所以说武士的出现某种意义上也是社会分工的一部分吧,就是这些人可以不用下地,专门管怎么打人,怎么去抢别人,怎么防着自己别被别人抢。


这种理论叫做在地领主论。那个你也要明白,就是所谓的俸禄其实是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知行”,应该把禄米理解为一种标准,这个石高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标签化的东西,它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比如说仙台藩的表高是六十九万石,但是到了伊达政宗快死的时候已经接近100万石了,就这种这东西很难说。


本周六萧西之水微信群讲座的抽奖奖品,《第〇次世界大战》


11 问:我发现萧西在豆瓣上有好多本书,您自己比较推荐哪本?最好对日本历史萌新友善一些,谢谢!


萧西:最后第11个问题也是给我提的。我的第一本书叫《谁说日本没有有战国》,那本书写的是最浅显易懂的,就是以最最最通俗的角度去写,但是我觉得可能因为当时文笔也比较粗糙吧,对于战国历史了解没有那么深,所以那时候写得就一般。但是如果你比较萌新的话,我觉得那本书肯定是比较适合入门者,入门以后你可以看我的第二本,就是《最懂日本战国》。从这两本,我觉得会比较深入的了解到日本史。


然后就是那本《第零次世界大战》,讲的是日俄战争历史。如果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看一看。另外就是今天也发来抽奖的《太平洋战争》。《太平洋战争》这本书呢,我是用了比较、就是我其实是更多地采用了日本这边的史料,就是在日本和美国双方史料的辨别的过程之中吧,我尽量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上,尽量不去以美国一边倒的那种叙事写。我觉得这是我这两本书比较出彩的地方吧,如果大家有需要有需求的话可以拿来看一看。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青年维也纳」(ID:YoungVienna)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阅读9377
骑士 东方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