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如风达死亡疑云

作者:i黑马 来源:i黑马 公众号
分享到:

04-13

点击上方i黑马选择“置顶公众号”

黑马智库,创业必读


更多创业内容请访问www.iheima.com


来源 | 燃财经(ID:rancaijing

作者 | 黎明

编辑 | 魏佳


快递界曾经的优等生如风达,死于一场尚未完成的并购交易,前来讨债的人包围了它的总部大楼。

 

北京亦庄,如今的如风达大厦已经变得铁桶一般,没有内部指令,任何人都难以入内。六七名身着黑衣的保安,在大厦唯一的入口处巡视。实际上这栋大厦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一些高管和讨债的供应商,在楼上协商解决方案。

 

 

一周前的4月3日,如风达停摆风波爆发。来自全国各地的员工和合作方,冲进了如风达北京总部维权。随后,大厦加大了安保力度,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即使是如风达总部员工前来办理离职手续,也被拒之门外。

 

4月10日,燃财经(ID:rancaijing)和供应商试图从地下车库进入电梯以绕过“地面封锁”,但未能成功。现场一位保安向燃财经透露,大厦安排了至少40名保安,分布在各个楼层的出入口。

 

根据现场维权人士提供的一份材料,如风达拖欠员工、承运商、劳务派遣公司费用合计超过7000万元。

 

现场之外,更扑朔迷离的是事件背后的股权纠纷。燃财经获得的多份材料显示,去年9月,橙联控股(厦门)有限公司(简称橙联控股)与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简称通用物流)签订关于如风达股权转让的协议。双方已于2019年1月7日完成股权转让登记。

 

但令人疑惑的是,在工商登记信息中,查询不到橙联控股曾是如风达控股股东的信息。在2019年1月7日股权变更之前,如风达的唯一股东是万隆华宇。经燃财经查证,橙联控股和万隆华宇的股东及高管人员高度重合,且橙联控股在成立仅1个多月后就发生了这场股权交易。

 

今年3月,通用物流发布声明称,如风达与当初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的经营情况不一致,要求终止原协议的履行。而橙联控股称,双方的股权转让已完成,如风达的一切经营损益都应由通用物流承担,并要求通用物流支付剩余股权款。双方各执一词。

 

大厦外墙上,“如风达”的招牌已经不见踪影,一层前台的背景墙,也不见了公司名称。在这场股权和维权风波中,如风达悄然陨落。

 

谁的如风达?

 

如风达经历过两次卖身。2014年6月,如风达卖身给中信产业基金,被基金旗下公司万隆华宇全资收购。它的死亡,则与2018年底的第二次卖身紧密相关。

 

 

根据中信产业基金方面向燃财经出示的一份声明,2018年9月28日,如风达被橙联控股出售,购买方为通用物流。工商信息显示,双方已于2019年1月7日完成股权转让登记,目前如风达的唯一股东是通用物流。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中信(上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橙联控股大股东,而中信上海隶属于中信产业基金。

 

这项从流程上看合法合规、正在进行中的股权交易,在2019年3月随着如风达出现资金困难,交易双方各执一词,而陷入纠纷中。

 

2019年3月11日,如风达官方宣布,因业务转型将暂停部分业务。随后,全国各地出现如风达拖欠员工和供应商工资和费用的消息。

 

一位已经离职、负责财务的如风达员工李东告诉燃财经,早在2019年2月,如风达就已经出现资金困难。本应2月15日发放的1月份工资,拖到20多号才发,这些资金来自应收账款的回款,而且只发了主管以下的人,剩下的人在2月底才发放。

 

“当时就怀疑公司可能是没钱了,很多商家已经停止合作了。我们都在私下讨论公司可能要倒闭。” 李东称。

 

据如风达员工讲述,3月初,开始陆陆续续有外地供应商前往如风达大厦讨薪。出于安全考虑,一些部门被允许在家办公。3月15日,如风达2月工资未能如期发放。3月底,陆续有员工离职,剩下的员工陆续全部回家办公。

 

如风达大厦门口的保安 黎明摄

 

3月28日,通用物流出具文件称,由于如风达快递的经营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与当初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的经营情况不一致,因此决定终止原协议的履行,已经履行的部分恢复原状。

 

这意味着,通用物流决定放弃对如风达负责,转手将责任丢给了原股东橙联控股。

 

橙联控股则在4月2日声明称,双方的股权转让已完成,如风达目前存在的一切经营损益,与橙联控股无关,都应由通用物流承担,并要求通用物流支付剩余股权款。

 

交易双方各执一词,都认为如风达面临的债务问题应由对方承担。如风达全国各地业务全面停摆,来自外地的员工、供应商、劳务派遣公司员工,冲进如风达大厦,要求给个说法。

 

张贴在大厦门口的催款通知书 黎明摄

 

对此,某股权律师向燃财经表示,已经签署并且经过工商变更的股权转让协议,如果要反悔,需要有法定的理由,除非双方有特别约定,否则经营情况发生变化不能作为不履行协议的理由。橙联控股已经出售如风达股权,所以不用承担经营所产生的债务。  

 

可疑的股权交易

 

“如风达就是一颗棋子。”现场讨薪的一位承运商称。

 

这场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完成一个月后,如风达即陷入债务危机,让众多员工、承运商措手不及。

 

橙联控股和通用物流的交易背后,有三大谜团待解。

 

首先是在工商登记信息中,查询不到橙联控股曾是如风达控股股东的信息。在2019年1月7日工商变更之前,如风达的唯一股东是万隆华宇,通用物流是从万隆华宇接收了如风达的全部股权。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橙联控股同样为中信产业基金旗下公司。橙联控股成立于2018年8月6日,而出售如风达的交易发生在2018年9月28日,仅时隔一个多月。

 

橙联控股和万隆华宇有诸多相似之处。从股权结构看,这两家公司的股东都有中信(上海)股权投资中心,另外,它们还有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四个共同股东。从人员结构看,杨铸是万隆华宇的总经理,也是橙联控股的董事,聂磊是万隆华宇董事,同时是橙联控股董事长。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这两家公司的多名高管还在中信产业基金任职。例如,中信产业基金董事总经理翟锋任橙联控股董事、万隆华宇董事。

 

关于橙联控股对如风达的持股信息、橙联控股和万隆华宇的关系等疑问,中信产业基金未回复燃财经。

 

第二是交易价格。2014年,如风达被中信产业基金旗下公司收购时,对价是2亿元。燃财经获得的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显示,如今出售给通用物流,转让对价为4500万元,不足五年前的四分之一。根据中信产业基金的声明,通用物流并未支付全部股权款。

 

第三是买方实控人曾多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通用物流的实际控制人为应航,除了通用物流,他还是唯佳全球快运和唯通供应链的控股股东,并在多家公司担任法人和高管。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5年至2018年,应航曾多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失信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这些拒不履行的“确定义务”包括归还借款12万元及利息、支付申请人120万元及利息、向申请人支付工资人民币14704.35元等。此外,应航还被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列入“限制消费人员”。

 

 

通用物流收购如风达不久,如风达即爆发欠债危机,橙联控股则称通用物流已经在收购前进行了尽职调查,所以与己无关。对此,中信产业基金方面向燃财经表示,目前是通用物流和橙联控股两家之间的纠葛。 

 

一名股权律师向燃财经表示,股权转让前买家一般会做尽职调查,如果资产状况不太好,买家不会购买,但不排除另有动机的情形。他告诉燃财经,“有一种可能,橙联控股是如风达的名义股东,万隆华宇是实际股东,或者是隐名股东。也就是如风达的股权是由橙联控股代持的。”

 

律师分析,业内存在以股权转让的方式,来转移资产或逃避债务的情况。即通过壳公司来转移债务,把责任撇开。但具体要认定是否存在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况,还需要更多证据。

 

如风达一路退败

 

如风达快递成立于2008年,最初是凡客诚品旗下全资自建的配送公司,曾经历过一段高速发展时期。2011年,因为巨额库存积压和资金链危机,凡客开始走向衰落,如风达也因此受到波及。2013年,如风达被凡客剥离,转型为第三方快递公司。

 

2014年6月,如风达卖身给中信产业基金,被基金旗下公司万隆华宇全资收购。但背靠中信这棵大树,如风达仍没能走上高速发展的道路。

 

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中信方面收购如风达后,将其并入自己收购的另外一家物流企业天地华宇集团进行整合,这导致三种文化冲突到一团。在第一次卖身后,如风达在长期的内耗中逐渐消沉,错失发展良机。

 

如风达西安地区的一位站长告诉燃财经,他所在的原物流配送公司在2015年跟如风达合并,原本在当地规模较小的如风达,瞬间体量大增。“因为中信产业基金进来了,有钱了所以扩张。”该站长说。

 

合并带来了规模,却没有给西安站点带来更高待遇。西安地区一位运输负责人表示,合并后如风达将原公司的饭补和话补调整进司机的工资中,但工资总额却没有增加。

 

与此同时,如风达面临激烈的竞争。随着以服务体验著称的京东崛起,西安地区的市场开始被京东蚕食,四通一达也虎视眈眈。

 

该站长称,如风达合并带来的规模效应并未持续多久。合并初期西安站点员工最多达到200人,本次事件爆发时已不足100人。

 

“如风达在西安当地的配送员不是那么拼,有时候揽件也不是特别积极,每个月挣个两千多块可能就满足了。”这让如风达在竞争中败下阵来。

 

在这个过程中,如风达并非没有别的选择。据媒体报道,2016年到2017年,菜鸟曾多次与中信洽购如风达,当时菜鸟出价约四五亿元,但中信在如风达身上砸的钱已经高达7-8亿元,中信对市场判断失误,没有及时将如风达出手。最终,如风达走上了“绝路”。

 

在中国快递物流行业,如风达并非一线品牌,对于如风达出现如此困境,多位供应商负责人表示未曾预料。

 

如风达大厦前台 

 

“我根本没想到如风达会突然倒闭。”一位在去年11月开始跟如风达合作的劳务派遣公司负责人徐胜华对燃财经说。他的公司在去年上半年成立,11月首次跟如风达合作,今年3月如风达爆发危机,如今拖欠其费用200余万元。

 

据燃财经现场询问统计,欠款金额超过200万元的承运商等合作方至少有5家。

 

维权讨薪何去何从

 

徐胜华称,如风达已经成立了应急小组,但他们并不知道应急小组确切的成员名单,以及将如何发挥作用。

 

有如风达离职员工告诉燃财经,如风达内部一些集体离职的部门已经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支付拖欠薪资及离职补偿。目前如风达是否还具备偿还能力,尚不得知。

 

上述股权律师认为,如果公司经营出现困难,产生巨大债务,这需要由公司自己承担,股东只承担有限责任。但是如果股东有抽逃出资或出资不实,股东则要在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连带责任。

 

应航目前是通用物流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也是如风达的总经理。催收维权事件爆发后,一些供应商将他围堵在如风达大厦,每天吃睡在一起,以确保他不会“跑路”。

 

 “我的任务就是要盯住应航,谁让他跑了让我拿不回钱,我就跟谁急。”现场一位接近应航的讨薪人士说。

 

4月10日下午,应航从大厦“转移”至附近酒店后,燃财经进入酒店找到应航所在房间,但未能采访成功。燃财经辗转联系上如风达副总裁王平,对方拒绝了采访请求。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有银律师表示,公司总经理在公司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不一定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这是不同的法律主体。

 

徐胜华称,应航曾试图申请如风达破产,但被供应商发现而未能成功。王有银律师分析,如果企业资不抵债,就只能清算破产。破产要按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如果资不抵债,就优先偿还国家税款等欠款,然后按比例进行偿还其他债务。

 

直到4月10日下午,前来如风达大厦楼下讨薪的员工和供应商依然不断。他们不希望如风达破产清算,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工资和款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东、徐胜华为化名,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燃财经(ID:rancaijing)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黎明,编辑:魏佳。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商务合作:13146024639(微信)





阅读16771
举报0
关注i黑马微信号:iheim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i黑马”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i黑马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i黑马

微信号:iheima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