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杯酒释兵权」不可信,宋太祖也玩残酷的权力游戏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4-19

章来源:杨津涛短史记(ID: tengxun_lishi)


短史记能否给大家科普一下杯酒释兵权? 我相信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对其中的内情感兴趣。


“杯酒释兵权”是一场“权力的游戏”,尽管它被打扮得温情脉脉,但仍难掩背后的血腥与残酷。


温柔版的“杯酒释兵权”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的大致情节是:


某日,北宋君臣在宫中宴饮,宋太祖赵匡胤突然说,当皇帝太痛苦了,远不如你们当节度使快活。石守信、王审琦等大将就问,陛下何出此言?宋太祖回答,其实道理很简单,天下想当皇帝的人太多了。你们虽然无意,但万一部下贪图富贵,重演黄袍加身,你们不当皇帝也不行了。


石守信等人听得此言,急忙跪倒,哭着向宋太祖求计。这时,宋太祖说了一段著名的话:


“人生如白驹之过隙,所以好富贵者,不过欲多积金银,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耳。汝曹何不释去兵权,择便好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久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君臣之间,两无猜嫌,上下相安,不亦善乎!”


意思即是说,人活着无非是为了享受,你们不如交出兵权,多买房、买地,给子孙积聚财富,同时置酒高歌,颐养天年。这样,我们君臣互不猜忌,该有多好!


第二天,石守信等要求辞职。“上许之,皆以散官就第,所以慰抚赐赉之者甚厚”——宋太祖欣然同意,给他们保留闲散官职,同时大加赏赐。


图:后人理解的“杯酒释兵权”


上述情节,出自司马光所著《涑水记闻》。故事里,宋太祖以温和手法,解除开国功臣的禁军兵权,让他们安享晚年。君臣实现“双赢”,于是传为千古美谈。


疑点重重的史料


其实,所谓的“杯酒释兵权”,很可能并不存在。


1982年,历史学者徐规发表文章《“杯酒释兵权”说献疑》,否定“杯酒释兵权”的真实性。1995年,为回应不同意见,又发表了《再论“杯酒释兵权”》一文。宋史名家邓广铭看了论战文章后,同意徐规的看法,认为“千古传闻至此可得一确切解决”。①


“杯酒释兵权”这个故事的史料基础并不坚固。


在司马光之前,丁谓、王曾也说到过这个故事,但情节相对简单很多。丁谓仅说赵普和宋太祖在一次密谈中,提及要解除石守信、王审琦兵权,最终宋太祖“悟而从之”;王曾的记录更细致一些,他说,宋太祖在赵普的一再建议下,不得已趁石守信等入宫参加宴会的机会,下旨要他们回归地方,安享富贵。


学者徐规、方建新对比了以上三种说法,发现越晚出的版本,故事越详尽。②在最早的丁谓版中,宋太祖和赵普只有简单几句对话;到王曾版中,多出“曲宴”情节,以及宋太祖对石守信等人的一番表白;司马光对“杯酒释兵权”的记录不仅包括了丁谓版、王曾版的主要内容,还多出宋太祖层层诱导、石守信等步步追问的详细对话。


而且,三个版本所记“杯酒释兵权”的时间不同;对石守信等人的处置也不同——王曾说“寻各归镇”(任实职节度使),司马光说“以散官就第”(保留名誉职务),大相径庭。③


如前所述,在文人笔记中,所谓的“杯酒释兵权”,至少有三种版本。但在《太祖实录》《三朝国史》等北宋官修正史中,“杯酒释兵权”之说全无踪迹。南宋人李焘编写《续资治通鉴长编》,搜集整理了海量官方资料,没见到与“杯酒释兵权”有关的任何记载,于是说道,


“此事最大,而《正史》《实录》皆略之,甚可惜也,今追书。”


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李焘综合了丁谓、王曾、司马光三人的说法,将“杯酒释兵权”一事的发生时间定在建隆二年(961年)七月,将石守信等人的归宿细化,称高怀德、王审琦等被罢去禁止职务,出任节度使,唯有石守信“兼侍卫都指挥使”如故。


图:北宋建立之初,宋太祖一度沿用原后周宿将(图见于范学辉《关于“杯酒释兵权”若干问题的再探讨》,《史学月刊》2006年第3期)


徐规、方建新指出,经李焘考订后的“杯酒释兵权”故事,依旧存在很多硬伤。比如,杜太后在建隆二年六月去世,宋太祖不可能在大丧期间宴请大臣;在李焘所谓建隆二年七月“杯酒释兵权”后,宿将刘延让、韩重赟、李继勋、慕容延钊等依旧曾统领禁军。


如果真的存在“杯酒释兵权”,这么一件可以彰显宋太祖仁德、智慧的大事,官方史官怎么可能略而不记呢?


较之疑云重重的“杯酒释兵权”,发生于开宝二年(969年)的“后苑之宴”更为可信。在这次宫廷宴会上,宋太祖委婉劝说王彦超等节度使退休。武行德等人不愿,竞相陈说自己的往日功劳。宋太祖当场翻脸:


“此异代事,何足论也。


都是前朝的事情了,有什么好说的!


次日,与会的几位节度使被解职,改任有名无实的环卫大将军。④


以常理论,任何统兵大将都不可能甘心主动交权。在“杯酒释兵权”的故事中,无论宋太祖,还是石守信等宿将,都太过温情脉脉,很像是编出来的君臣和睦。事实上,即使是相信“杯酒释兵权”确有其事的学者,也认为故事里的情节温情得不真实:


“‘杯酒释兵权’只是太祖与禁军勋旧将领的 一场桌面上的公开交锋,可以想见,其暗里必定经历了一番隐秘的政治博弈和角逐。正是由于内情 的不为人知,才招致后人的怀疑。”⑤


“后苑之宴”中宋太祖和武行德等节度使之间的冲突,更符合常理,也更为可信。南宋人所著《挥麈录》中,曾就此事评价宋太祖说:


“举自宸断,臣下奉行,惟恐不及。其最大者,召前朝慢令恃功藩镇大臣,一日而列于环卫,皆俯伏骇汗,听命不暇。


即是说,宋太祖严令王彦超等节度使交出兵权,他们虽然不满,也只能俯首听命。


图:宋太祖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残酷版的“释兵权”


北宋建立后,宋太祖确曾有计划地解除武将兵权。


这个过程为时甚久,远比“杯酒释兵权”这种段子残酷复杂。下文是一个粗略的勾勒。


建隆元年(960年)初,宋太祖免去原政敌李重进的禁军统帅职;当年七月,出任禁军都指挥使仅半年的张光翰、赵彦徽被免职,改易他人;建隆二年闰三月,慕容延钊、韩令坤被免去在禁军中的职务,其中殿前都点检一职不再授人。


到了建隆二年七月,即《续资治通鉴长编》所说“杯酒释兵权”发生的那个月,张令铎、高怀德、王审琦等被罢军职,此后不再任命殿前副都点检,侍卫都虞侯一职则自此闲置了25年。


建隆三年九月,石守信主动辞去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职务,此职从此空缺。韩重赟、刘延让分别到乾德五年(967年)和开宝六年(973年),才罢去禁军职务。⑥


当时,宋朝刚刚建立,北有契丹虎视眈眈,南方各国也尚未平定。宋太祖忌惮宿将,却也不可能宿将们一下全部甩开,“释兵权”得如剥笋般一步步来。


图:北宋取代后周时,南方各国依旧存在


作为开国功臣的石守信等人,也不会甘心轻易放弃手中掌握的兵权。他们最终选择“保富贵”从军队退出,同宋太祖施加的种种高压,有直接关系。


建隆元年,昭义节度使李筠、淮南节度使李重进,以恢复后周为名起兵反宋,被赵匡胤镇压后兵败自焚。建隆二年八月,赵匡胤灭义武节度使孙行友。开宝二年(969年),高级将领杜延进被灭族。⑦


宋太祖还常常因为自己的疑心病,而对武将动辄示之以“威”。


禁军将领张琼曾在战场上救过宋太祖的命,后来得罪宠臣史珪、石汉卿,被他们诬陷“畜部曲百余人,恣作威福”。“畜部曲”之说勾起了宋太祖的疑心病,他大怒之下将张琼赐死;事后发现,张琼“家无余财,止有仆三人”。


宿将韩重赟,也曾被人告发,说他“私取亲兵为腹心”,即暗中培植亲信。这条罪状犯了宋太祖的大忌,他对韩重赟一度“欲诛之”。多亏赵普求情,韩才保住一命。


在宋太祖手下为将,敢于对抗或者稍露对抗之意,即可能招来杀身之祸;即便没有反意,也免不了被猜忌的命运。对那些在治军方面有着美誉、能得士兵之心的将领,宋太祖的猜忌尤其强烈。相反,若手下将领与士兵关系恶劣、治军名声不佳,宋太祖往往更为安心。


比如,奉命镇守北方边境的将领李汉超,平日里喜好强抢民女、欠债劫掠;另一位将领郭进,嗜杀成性,手下士卒或仆役稍不如其之意,即可能被杀。宋太祖了解他们这些恶行,非但不责备处罚,反常常厚加赏赐。


再如,王全斌、崔彦进等灭掉后蜀政权后,纵容士兵抢掠,按律当杀,但宋太祖只将他们贬官,走个过场。很快,二人就恢复了官职,并获赐大量财物。⑧


简言之,宋太祖解除宿将们的禁军兵权,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其间不乏残酷与血腥。所谓“杯酒释兵权”之说,疑点重重,很可能始于民间谣传,后经司马光、李焘等人加工,才被后世长期视为信史。


①徐规:《高山仰止——纪念邓恭三先生逝世一周年》,见徐规《仰素集》,杭州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1149页。

②③徐规、方建新:《“杯酒释兵权”说献疑》,同上,第526—532页。

④陈峰:《宋太祖朝的曲宴及其政治功用》,《历史研究》2018年第4期。

⑤闻轩轩:《宋初“保富贵”观念的兴起》,《安阳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第6期。

⑥徐规:《再论“杯酒释兵权”——兼答柳立言先生》,见徐规《仰素集》,第616—631页。

⑦⑧陈锋:《北宋武将群体与相关问题研究》,中华书局2004年,第305—309页。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阅读6268
游戏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