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世说翔语】平城旧曾谙之下寺坡

作者:大同新闻网 来源:大同新闻网 公众号
分享到:

04-28


作者:任翔宇


  老不读《三国》,少不读《水浒》,这是老话儿,可赶上八九十年代逮什么书看什么书的缺营养时代,这话就成了马后炮。读水浒,其实后来看本事大的英雄好汉有的是,但当时,就爱武松。



  武松干的事,基本上都是文青和中二的路数,景阳冈、狮子楼、快活林、飞云浦,有一个算一个,不听人劝,不委屈自个儿,碰事不惹,遇事不怵,干事不拖泥带水不后悔,甚至是到了最后退隐六和塔,也是不妥协的一股子刚气,是所有的天罡地煞里,最有少年情怀的好汉。因为武松,记住了十字坡,因为十字坡,莫名其妙地对下寺坡充满了亲近感。


  那时候的下寺坡,还没这么多商户,这么多人。


  其实当时连接大西街的街巷挺多,但是像下寺坡这样贯通西南的重要街巷,似乎,就这一条。师校街、二府巷、大皮巷、青龙阁前街进去后都归于静谧,乱衙门倒也是人潮熙攘,但毕竟是因为看电影的看话剧看演出的人多,有时有晌儿,下寺坡不同,下寺坡像极了十字坡,是个南来北往的江湖地,就好比龙门镇,新龙门客栈所在的龙门镇。



  下寺坡历史上曾是寺庙文化和商贸集市的综合体,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据说北魏、辽、金这里叫“舍利坊”,到了明清,因为华严寺分为上、下两寺,沿着庙的北边儿往西的巷叫上寺巷,往南叫下寺坡。下寺坡街是大西街、一万贯街、唐市角、财神庙街、太宁观街、段市角的连接主动脉,完整地将寺庙、四合院、古街汇成一脉,是大同古城街坊的珍贵遗存。八九十年代里,下寺坡除了通衢的交通性质,还是鱼龙混杂的市井集散地。往西走不了三百米,就是更宽阔敞亮的西门外广场,打把式卖艺的,挑担子串街的,甚至是碰瓷儿设局行骗的,都多了起来;往东最多也就一百多米,是乱衙门,耍猴儿的拉洋片的摆小人儿书摊的,卖麻糖杏干儿大碗儿茶的扎堆儿。就是这么条细窄走廊,却是最繁杂和包罗万象的市井江湖。


  在华严饭店、湖南酒家吃完了饭,路口唠嗑儿醒酒的,在大同照相馆照全家福出来数落孩子干绷不笑的一家子,从妇女儿童用品商店、三店、五交化、五一菜场置办了家什走到这儿歇脚儿的,打美容理发店洗剪吹了出来满街得瑟的,以及东边儿大众浴池逶迤过来的,南边儿上了香逛了街旅了游进了庙的芸芸众生们,在这个路口,是最爱停下来的。路西大同照相馆的台阶儿高而且多,常坐满了人,有高谈阔论的,有起哄架秧子的,还有瞅空子的,浮世百态,莫不如此。


  大同市博物馆以前就在下寺坡,1959年正式对外开放,馆址就在下华严寺内,起初名为大同市文物陈列馆,1963年改为大同市博物馆。八十年代,每天放了学从师范附小,也就是后来的实验小学出来,我经常会从二府巷穿过大西街,沿着电影公司走进上寺穿下寺拐到太宁观街、北马市角、县角西或者万字街、欢乐街回家去。博物馆里史前的鸵鸟蛋、明清的火铳铁炮、钟楼的那口大钟,是启蒙开智自觉自省的开始。不过不是每个孩子从这里获得的都是知识。博物馆东墙紧贴民居,距离展厅最近的民居烟囱只有一米远,2004年3月,邻近的大同市华严中学的7名初一学生轻而易举地越过院墙,从库房窗子进入了大同市博物馆的文物库房,四度行窃盗走馆藏古钱币6500枚、法帖、经卷、骨饰等文物96件。2004年6月15日,博物馆工作人员才发现库房被盗并向公安部门报案,令人唏嘘。后来我看《上新了,故宫》的时候,仍然感慨在时代和心智能力局限的曾经里,宝藏,不管是实际价值还是文献价值,就像生命一样,虽然宝贵,但是脆弱。所谓珍惜,是时时小心的手捧热汤,心急手忙脚底下拌蒜,都是不可挽回的致命伤。


  下寺坡因下寺而得名。下华严寺门前当时远没有如今的香油火烛旺盛,石狮子旁边大多是迎着太阳晒眼窝的老头儿,偶尔有支个马扎摆块塑料布卖经书捎带打卦算命的,大半天儿没什么主顾,逮谁跟谁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和捭阖纵横的时事分析聊得头头是道、口绽莲花,到了饭点儿立马打住,明天接着聊。


  下寺坡的北口上曾经有一个小小的书店,我记得叫“复明书店”,我没有一次觉得和保护视力有关,反倒无端揣测这也许是韦香主天地会的一个堂口了很久,嘿嘿,是不是很可笑。在这里我买过《小学生数学手册》,买过第一次送给女同学的带香味贺年卡,买过连载《射雕英雄传》的文摘报纸,买过六几年旧版的鲁迅《野草》集。这个小小的铁皮房子当然比不上新华书店的种类,也没法儿和现在的“诚品”“先锋”“钟书阁”“西西弗”“猫的天空之城”比格调,但是仍然是我已经渐渐麻木坚硬热血渐化成冰成痂的内心里依旧柔软的一方天地,宁静纯粹。


  这条街现在改成步行街,人潮汹涌的时候,这里很像城隍庙,很像夫子庙,很像洪崖洞,很像南锣鼓巷,但是我记忆里的下寺坡,模糊了,消散了。


  过年的时候看电影,选了《流浪地球》,其实刘慈欣说得不对,流浪的不是地球,是人心。地球就像蜗牛身上的壳,没什么情感也没什么奢望,选择流浪,纯粹是地上生灵集体寻找新栖息地。下寺坡上的楼房拆了重建成仿古建筑,庙宇精修成了恢弘殿堂,住户变成了商户和驻街单位,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靠文献没办法洞悉这条街上曾经发生过的惊心动魄还是刻骨铭心,能铭记的,只有没办法数据化的灵魂记忆,“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想你的念头速度可以表露;所有的情绪让夜承受,今夜的街头又一个人游”。



来源:大同新闻网

编辑:周建新


阅读22932
举报0
关注大同新闻网微信号:gh_50b2758d7139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同新闻网”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同新闻网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