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起底赵氏家族发家史

作者:i黑马 来源:i黑马 公众号
分享到:

05-05

点击上方i黑马选择“置顶公众号”

黑马智库,创业必读


更多创业内容请访问www.iheima.com


澎湃新闻视频截图


启阳路4号出品 文丨杨芳


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持续发酵,这一次将曾经的陕西首富、坐拥百亿市值公司、被称为“神医慈善家”的中国商人赵涛卷入。


近日,据《洛杉矶时报》和《每日邮报》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人民币)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据外媒报道,涉事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其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3858,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赵雨思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今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双面”赵涛背后有哪些故事?他执掌的又是怎样的上市公司?


笔者梳理发现,步长制药集团为赵氏家族企业,凭借宣传的传奇发家史、独特的营销方法、以及大规模并购投资,步长制药从陕西的一家医药研究公司成为了中医药企中的龙头企业之一。在步长制药发展史中也有屡被诟病的另一面,包括产品质量受到质疑,涉及至少8个行贿案件,靠收购换规模,新产品增长乏力、投资缺口大、上市后业绩即变脸等。


曾经市值一度达千亿的上市公司步长制药,目前市值缩水不到300亿。舞弊案持续发酵,市值又将有什么变数?



传奇发家史


公开资料显示,赵涛生于1966年,目前是新加坡籍,西安医科大学学士,美国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工商管理硕士,除了担任步长制药董事长职务外,还担任空中商学院主席、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中国侨商协会科技创新委员会主席等社会职务。1989年7月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北京大学国际EMBA毕业。


1993,赵涛与父亲赵步长创立家族企业步长制药。2016年,步长制药登陆沪市主板,市值一度高达千亿,如今,步长制药市值为283亿。过去三年,赵涛曾因市值暴涨多次登上山东首富的宝座。赵涛家族是胡润百富榜常客,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赵涛以300亿财富排名第53位。这一年,赵涛问鼎陕西省首富宝座。2018年10月,赵涛家族以320亿元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


在赵涛的发家史上,媒体曾报道其传奇经历。1992年,当时只有26岁的赵涛随父亲赵步长前往新加坡参加“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主办方为二人安排了一场活动,为一位名叫刘亚美的新加坡脑血栓患者进行现场治疗。刘亚美年过六旬,因脑血栓后遗症,已瘫痪6年。在现场所有专家和媒体的注视下,年轻的赵涛在刘亚美四肢的穴位上缓慢行针。20分钟后,刘亚美奇迹般站了起来。


赵涛的医术轰动了新加坡,4000多人要求就医。赵步长先行回国,留下赵涛继续行医。3个月里,他陆续收到患者为表达感激之情递给他的红包共90万美元。这笔钱后来成为赵氏父子创业的启动资金。


步长集团的前身为1993年成立的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现改名为咸阳长涛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为陕西,陕西也是赵涛父亲赵步长的出生地。赵步长1963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医疗专业,步长脑心通发明人,创建了“药气针”疗法和“脑心同治”理论。早在1992年,赵步长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资料显示,咸阳长涛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赵步长,控股股东为西藏银星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光明国际有限公司,分别持股为50.49%和49.51%。其中光明国际为台湾地区注册企业,西藏银星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直接控制人为赵涛妹妹赵箐和姐夫陈桂平。2014年,咸阳长涛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经营范围由医药研究和开发变更为企业管理咨询。


上市公司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地为山东,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赵涛。赵涛以100%控股大得控股有限公司,而大得控股旗下有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步长(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和首诚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前者以42.61%的持股比例成为上市公司步长制药的第一大股东,后者首诚国际以7.18%的比例位居第二大股东。以此股权穿透,赵涛在步长制药公司的持股接近50%。


步长制药公司结构 来源:步长制药官网


步长制药官网显示,步长制药旗下直接或间接控制32家公司,包括丹红香港科技有限公司、山东部长医药销售有限公司、陕西部长医药有限公司、吉林步长制药有限公司、北京快方科技有限公司等。


赵涛实际控制权公司有10家,包括青岛甲可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母亲伍海勤实际控制公司12家,包括叶城步长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等,父亲赵步长实际控制包括咸阳步长医药研究院有限公司在内的4家公司,弟弟赵超实际控制包括山东步长恩奇制药有限公司在内的3家公司,姐姐赵骅实际控制西藏广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等12家公司,妹妹赵箐实际控制西藏银星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16家公司。不过,赵氏家族控制多家公司有将近一半被注销或吊销,尤其是注册地为陕西的公司居多。步长集团系公司涉及医药、生物科技、投资咨询、广告、新材料等多个领域。


此外,赵氏家族多名成员也已进入步长制药高管团队。公开资料显示,赵涛弟弟目前担任步长制药总裁,赵涛姐姐赵骅任副总裁,赵涛妹妹赵箐赵任公司副董事长。在董事会成员中,赵涛、赵超和赵箐均位列其中。


除此之外,赵涛的妻子赵晓红、赵超的妻子张玉洁、赵骅的丈夫陈桂平、赵菁的丈夫许阳也都在步长集团任职,也因此有媒体称之为家族“十人团”。据山东本地媒体报道,大学专业为食品酿造、毕业后在黄河啤酒厂任生产科长的二儿子赵超加入步长制药;学医的小女儿也辞掉公职加盟……赵步长夫妻、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两个女儿、两个女婿,这个大家庭的10个成员都摔破了自己的铁饭碗,开始创业。赵步长还曾立下豪言:“不成功就要饭!”


赵步长为了避免家族企业的种种弊端,制定了几条严格的家规:重大决策家族成员集体发表意见,日常管理各负其责,不许插手职权以外的部门;每名家族成员只能提供一份工作,根据各自能力大小安排不同的岗位;家族成员违反规定,加倍处罚。


除了“神医”的传奇经历,赵涛“慈善家”的身份也多次被媒体曝光。据《中国慈善家》报道,2008年,因汶川地震,赵涛捐资1亿元,发起“共铸中国心”基金,组织北京三百多位医生共赴汶川义诊。公司官网显示,历年捐款超过5亿元人民币。2009年,由步长公司发起组织,中华中医药学会、北京市红十字会和首都知名医院联合开展“共铸中国心—西部地区心脑血管健康关爱计划”,对西藏地区贫困地区心脑血管病患者进行免费救助。


2010年,赵步长、赵涛父子,因在公益慈善事业方面捐款近一亿元,荣列《2010胡润慈善榜》,被誉为“中国特色慈善家”;2013年,赵涛荣获“2013年度慈善家”;2015年 “同心.共铸中国心”荣膺“中國十大公益榜样”。


2016年,赵涛的女儿赵雨晨参加“共铸中国心”在阿坝藏区的活动后,提出要为一所学校捐赠30台电脑,赵涛很感动。赵涛甚至设立家规:10个家族第三代成员必须每两年参加一次“共铸中国心”活动。



独特营销史


笔者发现,从传奇发家到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步长制药成名史背后离不开其独特的营销模式。


据《楚天金报》报道,得益于赵步长冒着生命危险、遍尝蝎子等毒虫药物研制出的“步长脑心通”胶囊,1994年,公司的销售收入突破500万元;1995年,5000万元;1996年,5亿......


1998年,国家启动医保战略,“脑心通”由于未能及时进入医保药品目录,销售大幅下降。此后,步长制药加大广告攻势,并借鉴国际药企举办学术论坛等学术推广模式扭转了局面。到2002年,步长制药销售额超10亿元,其中“脑心通”年销售达6亿元。


步长制药2018年报显示,步长制药拥有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四个独家专利品种,治疗范围涵盖中风、心律失常、供血不足和缺血梗塞等常见心脑血管疾病。这四项产品2018年的合计收入达91.43亿元,占总营收的66.91%。


根据《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研究报告(2016 年度)》的数据显示,公司在心脑血管中成药领域 2016 年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经米内网数据显示,2017 年在全国公立医疗机构中,步长制药中成药市场份额排名第十五。

图:步长制药销售费用行业比较,来源:步长制药年报


财报里强调了营销优势,相比同业公司,营销费用占营业收入比值偏高。财报介绍,公司营销模式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脑心同治论指导下的专业化学术推广。公司2018年营收136.65亿元,净利润18.88亿元,销售费用高达80.36亿元,约占营收近60%,研发费用仅为4.8亿元。而同业的云南白药销售费用为39.22亿元、占营收14.6%,复星医药为84.87亿元,占营收33.73%,白云山为50.57亿元,占营收11.84%。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中,仅仅“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项的2018年本期发生额为74.86亿元,占销售费用93.15%。


财报中解释学术推广称,公司通过脑心同治学院、脑心同治学术交流会开展在校教育和临床医生继续教育,通过学术推广会介绍公司产品特点及相关领域的最新发展趋势,凝聚认可公司产品的医师团队,以循证医学方法证实产品疗效,将产品的学术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


财报中提到这种独特的营销模式为事业部模式,目前集团已有超十个事业部。公司营销中心负责统一管理销售业务,包括经销商的选择与管理、销售合同的签订、销售政策的制定、统筹安排专业化学术推广营销活动等。 根据区域和产品的特点,营销中心下设销售事业部,事业部具体负责组织实施产品销售、学术推广、向经销商分配销售任务、组织签订销售合同、回款及收集市场反馈信息等。公司通过事业部派驻专业学术推广队伍、与经销商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形成了覆盖全国 34 个省级行政区域中除港澳台之外所有地区的营销网络。


步长制药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一览表 制图:启阳路4号(单位:亿元)


梳理公司招股书发现,步长制药的学术推广费用一直畸高不下。公司2013至2015年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分别约为44.66亿元、51.83亿元以及58.41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总额的比例高达89.69%、86.79%、88.87%,同时销售费用占营收为57.96%、57.79%、56.39%,同期同行业的上市公司销售费用营收占比的平均水平,分别为47.4%、43.92以及44.64%。上市后,步长制药2016年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达到60.13亿元,占营收比高达48.8%,2017年为70.71亿元,占营收50.72%。


专家分析认为,医药行业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一直都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并且步长制药居高不下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存在侵蚀公司业绩的风险。对药品来说,“天价推广”意味着太多灰色利益链条的推想空间。


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发现了多个步长集团系员工的行贿案件。2016年6月,裁判文书网一份判决书提到,步长制药集团公司驻龙岩办事处医药代表简某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此外还有2015年公布的伍春娘受贿案,席国恩、黄某甲受贿罪,2016年公布的黄某某等受贿案、温定洪受贿案、2017年公布的陈开耀受贿案,2018年的尹某受贿罪均有步长集团系员工牵扯其中。


早在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被曝光,牵扯出一系列行贿者,其中就包括步长集团创始人赵步长。经司法机关查实,郑筱萸于2002年下半年收受赵步长给予的钱物1万美元,为该公司申报其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提供帮助。



上市变脸史


2016年,步长制药登陆沪市主板,市值一度高达千亿。然而,步长制药上市后业绩就上演变脸大戏。


据媒体报道,在赵涛的操盘下,步长制药通过广告策略和独创的营销模式迅速发展壮大。公司走上正轨后,采取“收购+上市”战略,相继收购山东丹红制药、保定天浩制药等十多家药企,并推动山东步长制药于2016年上市。


根据可查询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8年,上市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一直为负,其中最高为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43.07亿元,其次为2015年,投资活动现金流缺口为25.27亿元。


2001年,步长制药兼并山东菏泽恩奇制药厂,自此,陕西起家的步长制药逐渐开始了到山东发展的历程。


招股书显示,2013年至2015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85.92亿元、103.3亿元、116.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1.68亿元、13.2亿元、35.37亿元。上市前的2015年,步长制药通过企业合并带来的投资收益达到顶点,净利润同比增长115.73%。早在2011年,赵涛对《大众日报》表述称:目前山东的生产规模和利税总量是陕西的4倍。步长制药的5个单产品过亿的项目,有4个在山东。


然而,上市后首年业绩就变脸。2016年报显示,步长制药的年度营业收入为123.2亿元,净利润仅为17.69亿元,相比2015年35.37亿元的净利润同比减少49.97%。


对于上市即变脸的原因,公司称,由于2015年7月公司取得通化谷红制药有限公司、吉林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的控制权,是通过多次交易分步实现的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在合并财务报表中,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对于购买日之前持有的被购买方的股权,应当按照该股权在购买日的公允价值进行重新计量,确认有关投资收益。因此,公司2015年因取得上述两家企业控制权而确认的投资收益合计为17.08亿元。


丹红注射液被列为副药之后,对营收也带来一定影响。药智网数据显示,2015年底至今,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就多次位列安徽、内蒙古、河南、青海、杭州、萧山等省、市卫计委及公立三甲医院的重点监控名单,超10个省(市)63次被重点监控、限制使用,甚至一度面临停用风险。


2017年国家版医保目录更新,丹红注射液虽然仍列乙类医保名单,但被严格限制用于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有明确的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急性发作证据的重症患者。2017年12月12日,广东省卫计委发文规定,各医疗机构科学遴选编制重点药品监控目录,中药注射剂、抗肿瘤辅助药等六类药物被纳入重点监控范围。而丹红注射液就属于中药注射剂这个范畴。


此外,主打产品中的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谷红注射液也多次被重点监控。2017年,脑心通胶囊两次被抽检为药品不合格。


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丹红注射液的年销售金额分别高达41.61亿元、38.31亿元和33.6亿元,合计达113.52亿元。该产品平均收入占比超过30%,利润占比更稳居40%以上。堪称公司的核心级产品。


2016年上市公司财报中关于产销量一栏显示,四大主打产品库存畸高,同比增幅在106%至855%之间,两款丹红注射液库存同比增106%和605%。


对于丹红注射液市场变化带来的营收负面影响,公司在2017年公告中提到,为应对上述政策因素影响,注射剂板块提前布局了包括谷红注射液、复方脑肽节苷脂注射液、复方曲肽注射液在内的多个注剂品种。然而,目前来看,新产品效果难以和丹红注射液相提并论。


2016至2018年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中标情况来看,丹红注射液在医疗机构的合计实际采购量仍然一直处于第一位,新主打产品谷红注射液2018年采购量仅为丹红注射液约五分一份额。未来,步长制药是否能挖掘更多新的盈利增长点值得商榷。


2018年年报中,公司谈到风险时提到,公司产品主要集中在心脑血管用药领域,其中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 四个产品对公司的业绩贡献较大,上述任一产品的生产、销售如出现较大变化,都有可能对公司经营 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瘫痪的步长制药官方网站 来源:官网截图


“舞弊案”持续发酵后,步长制药官网曾一度瘫痪。赵涛5月3日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


北青报记者从香港孖士打律师事务所律师VincentWCLaw处获得一份赵雨思母亲的声明,称获知女儿被斯坦福录取后,辛格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用于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随后赵母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赵母在声明中表示,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目前赵母已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美国联邦法院及加州高等法院出庭律师刘龙珠分析认为,联邦检察官大概率不会对赵涛提起检控,首先,联邦检察官一般案件查得差不多时才会进行检控,目前来看,已经正式检控了超50人,名单里不包括赵涛。其次,可能因为文化和语言问题,赵涛和中介公司对于钱的用处沟通有问题,可能赵涛只是为了给学校捐款。此外,赵涛女儿可能凭借正常考试成就就能入学,帆船学员的资料并未产生实质作用,只不过学校出于维护声誉原因,将其开除。


对于类似风险,上市公司是否应该及时披露?刘龙珠认为,由于该事件为个人事件,和上市公司业务并无关系,所以可以免除披露责任。但如若涉及被公诉等风险,上市公司应该及时披露。不过,刘龙珠认为,虽然该事件为个人事件,但大概率会对股价产生影响,提醒投资者谨慎操作。



*本文由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杨芳。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商务合作:15801105017(微信)


阅读37099
举报0
关注i黑马微信号:iheim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i黑马”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i黑马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i黑马

微信号:iheima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