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天下人」织田信长的最后三日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5-09


文章源: 北条早苗青年维也纳(ID: YoungVienna)


“天下人”织田信长的最后三日

作者:北条早苗

历史的戏剧性,就在于蝴蝶效应,与万万没想到……全文共计7000字,阅读要10-15分钟。

天正十年(1582年)6月2日,即将统一天下的织田信长夜宿本能寺,遭到了家臣明智光秀的袭击,被逼自尽。随后,明智光秀被织田家的四国军团以及从西国地区返回的羽柴势合力击败,战败身亡。

然而,明智光秀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反叛呢?民间一直以来都有各种传言,真相似乎随着明智光秀的迅速败亡,而遭到了掩埋。

要说小说的戏剧性——在于作者对戏剧冲突、高潮故事的妥当安排;那么历史的戏剧性,就在于蝴蝶效应,与万万没想到……本文就和大家简单地讨论讨论本能寺之变的发生与谜团。


-土岐明智氏-


通常来说,明智光秀的出身被视为是美浓国土岐氏的支流明智氏。

土岐氏是美浓国的源氏名门,自平安时代起就在美浓国土岐郡安家落户,日本进入南北朝以后,土岐氏跟随足利尊氏南征北战,土岐赖贞也从足利尊氏处获得了美浓守护的职役,到了三代土岐赖康时,土岐氏的领国更是增加了尾张国、伊势国三国,牢牢掌握着东海道、东山道上洛的三个分国,将东西日本切割开来。

土岐氏的显赫,衍生出了许多土岐氏的支流,在室町幕府时期是幕府将军奉公众的主要来源。

土歧明智氏世系图

值得一提的是,美浓国被称为“明智”的地方有两个,一个在可儿郡,另一个在惠那郡。

惠那郡是美浓国名门远山氏的领地,因而惠那郡的明智氏实际上是远山氏的支流。一般认为可儿郡的明智,才是土岐明智氏的根据地。

而按照《续群书类从》中收录的《明智系图》来看,在室町幕府建立之后,第八代守护 土岐赖尚因为嫡子土岐赖典不孝,与父亲敌对,就被土岐赖尚剥夺了继承权,领地全部传给了弟弟土岐赖明。

而这个被剥夺继承权的土岐赖典,他的孙子就是明智光秀。


- 明智光秀的出身 -


明智光秀的父亲明智光纲去世后,明智光秀继承了家督,领有明智城,而叔父明智光安则作为其 后见人(监护人)。不过,弘治二年(1556年),美浓国的国主斋藤道三与斋藤义龙父子敌对,明智光秀、明智光安从属于斋藤道三的一方。

长良川合战以后,斋藤道三战死,明智城也遭到了斋藤义龙的追讨。到了九月,寡不敌众的明智城宣告城破,明智光秀的叔父明智光安、明智光久均在城内战死。

明智光秀原本也准备一齐战死,却被叔父阻止,明智光安将自己以及弟弟的儿子托付给了明智光秀后,让明智光秀逃出城,以便日后复兴明智家。

可以看出,明智光秀是土岐明智氏的嫡流,领有美浓国的明智城,在长良川合战后才丢失了领地成为浪人。不过这样一来,便与之前的《明智系图》有了很大的出入了。

现如今,有记载明智光秀出身的史料,如上文提到的《续群书类从•明智系图》、还有《续群书类从•土岐系图》、《系图纂要•明智系图》、《尊卑分脉•土岐系图》、《美浓明细记•土岐系图》、《明智氏一族宫城家相传系图书》、《美浓国诸旧记》、《明智军记》等等。

虽然对明智光秀父祖的记录有所不同,但是却都记载了明智光秀是土岐明智氏出身。

本文主人公明智光秀

但真的是这样么?上述的这些史料,均成书于江户时代,若是从一次史料里来看,战国时代的明智光秀仿佛是横空出世一般,其父的事迹不详,也没有在当时活动的书信记录。

所以说,除了明智光秀的前半生,明智光秀的父亲其实也是个谜团,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明智光秀是土岐明智氏的出身。

按照《续群书类从》记述,明智光秀是美浓土岐氏的随分众,这说明光秀是有一定地位的土岐氏庶流出身,但是后文却说明智光秀受封丹波一国,是“前代都没有听说过”的事,这就有些矛盾了。土岐氏自室町时代以来,就代代相传美浓国的守护,鼎盛时期甚至领有三国的领地,明智光秀要是土岐氏后裔,领有一国之地其实也不算什么,怎么会是“前代都没有听说过”呢?

因而,这种说法可能并不知晓明智光秀的具体出身,只是听闻其是土岐明智氏的后裔,所以在后来才会对出身不明的明智光秀也能在织田信长手下领有一国感到诧异。

不幸的剑豪将军足利义辉

路易斯•弗洛伊斯在天正十年(1582年)追加的《耶稣会日本年报》里,提到明智光秀的出身是“低贱的步卒”、“(明智光秀)并非高贵出身,在信长治世初期,不过是侍奉公方大人(幕府将军)家臣里一称为兵部太辅(细川藤孝)的贵人(的家臣)”。……

在日本生活了几十年的葡萄牙传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写下的《日本史》

不过,按照明智光秀自己的说法,其先祖曾经因追随过足利尊氏而被封赏领地,后来他们家却失去了这些土地(《戒和上昔今禄》),《明智光秀家中军法》里也有这么一句话:“(信长)将像沉沦的瓦砾一样的我登用,并让我率领莫大的军势”,这样看,明智光秀的祖先似乎有一定的领地的,并非杂兵出身。在战国时代,光秀一家失去了领地,成为了没落的浪人,后来被织田信长登用,方才摆脱了困境。

明智光秀出身,大致便是以上几种说法,即美浓土岐明智氏、奉公众明智氏、来路不明冒认或继承明智氏的武士……如果想要确认明智光秀真正的出身,还得等待学界发掘更多的史料了。


-织田家的西国侵攻-


织田信长起家于尾张国,逐步成为了天下人。

在本能寺之变前夕,关东的北条、佐竹、东北的伊达、九州的大友、岛津均与织田家交好或直接臣服于织田信长。而与织田家不和的势力,在武田家灭亡以后,仅剩下风中残烛一般的毛利、上杉,以及掀不起风浪的长宗我部、动向不明的龙造寺等等。

从织田信长对武田氏领国的再编来看,即便上述的大名们都降服于织田信长,也还是会像后来的丰臣秀吉那样,对诸位大名的领地重新进行规划与转封。然而,这些推测,都因为本能寺之变的发生,而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信长天下布武事业中最大的一块硬骨头——石山本愿寺此时已被消灭

本能寺之变前夕,最大地影响了织田信长动向的,便是西国的毛利家了。

毛利家原本一直都和织田信长交好,直到两家的领地接壤以后,从天正五年(1577年)十月到天正八年,两家一直处于敌对的状态。

压力山大的毛利家

然而,天正十年(1582年)二月,备前国的儿岛被毛利军击败,情况变得危急起来。此时已然无法等待到秋天了,织田家要是再不出兵,宇喜多家的领地会被毛利家侵蚀干净。于是,织田信长便命令羽柴秀吉率军两万于四月出阵,侵入毛利家与宇喜多家交战的前线地区 备中国。

为了对应织田军的来袭,毛利家也在两军前线的城池发起了普请,修缮城池。然而,羽柴秀吉的军势来势汹汹,四月二十五日羽柴军攻陷冠山城,五月二日攻陷宫路山城,五月七日,羽柴军包围了清水宗治防守的备中高松城。

秀吉的得意手笔——水淹高松城

此时的备中高松城有着五千人的守军,在包围高松城以后,羽柴秀吉决定对该城采取水攻。

通常来说,很多人都以秀吉擅长围城战来作为水淹高松城的理由,实际上此时的羽柴秀吉之所以采取耗费时间的水攻,不光光是想要攻陷高松城,而是想消耗守军军粮,同时引诱毛利军出阵救援高松城。

羽柴势只不过是织田家为了救援宇喜多家临时派出的先阵部队而已,一旦毛利军本队前来,织田信长也会率领大军出阵,与毛利家决战。果然,五月二十二日毛利军的总大将毛利辉元率军在距离备中高松城约30千米的猿掛城布阵,这正是织田家想要看到的结果。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织田信长准备像征伐甲斐一样,亲自出阵消灭毛利家这个大敌。


-信长的动向-



信長的印章「天下布武」和花押

天正十年(1582年)五月十五日,德川家康与穴山梅雪一同前往安土城,觐见织田信长,而明智光秀则负责招待德川家康一行人。

就在这个期间,羽柴秀吉自备中高松城的前线发来了毛利辉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已经出阵的消息,在《信长公记》有着如下的记载:

信长公听闻了这个报告,说:“这次双方互相出阵,是上天赐予我的好机会,我亲自出阵后,应该能将中国诸将悉数讨伐,平定到九州为止的领地。”

五月十七日,惟任日向守从安土城返回了坂本城,其他人也同样返回了自家领地,做好出阵的准备。

五月二十九日,织田信长在安土城留下了一部分近江众与马廻众以后,率领着二、三十人的小姓上洛,进入了京都的本能寺之中。

本能寺名为寺院,实际上当时已经没有僧人了,而是被改造成了织田信长在京都的御所,四周也有简易的堀与石垣等防御设施,但是毕竟不同于真正的城池。在桶狭间合战时,今川义元因为布阵过于分散,导致织田军与今川军本阵遭遇后,今川军的其余军势来不及驰援,战败身死。自这次合战以后,织田信长一直都非常小心,很少有让自己与大部队脱离的情况,在长筱合战前夕,织田信长甚至三度变换本阵,与大军一同移动。

本能寺之变发生时织田信长的势力范围

然而,大概是因为天下统一在即导致松懈,亦或者织田信长此次准备出阵西国,途径的都是自己的领地腹地,因而织田信长这次上洛(京都)并没有携带军势,同时一些能够与明智光秀抗衡的家臣,也都被信长派往东国或者回到自己的领国准备出阵西国的事宜。

六月一日(日本旧历没有五月三十日),本能寺之变的前一日,此时距离本能寺之变不足二十四小时,《信长公记》对这天并没有留下详细的记录。

但是在公卿劝修寺晴丰的日记《晴丰公记》中,却有记录当天许多公卿以及亲王的使者拜访了织田信长,献上礼品,预祝织田信长出阵西国马到成功。《言经卿记》也记载着除了吉田兼见以外,约有四十名公卿拜访了织田信长,同时信长还在本能寺召开了茶会。


-进军!本能寺-


京都简图

明智光秀领地有近江国志贺郡以及丹波国一国,在太田牛一所写的《太阁样军记之内》中记录,明智光秀麾下有着一万人的军队,因而明智光秀所能动员的军队达到一万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值得注意的是,此时明智光秀的与力大名细川藤孝、筒井顺庆等人均未加势明智军,因而明智军的人数也不会太多。

近年来,比较受到关注的一份记录是《本城惣右卫门觉书》,它是本能寺之变时,明智军中的一名叫本城惣右卫门的丹波国武士所写的回忆录中,其中记载

“那时候,太阁大人(秀吉)在备中与辉元殿(毛利辉元)交战,而明智则作为援军出阵。然而朝着山崎进军实属意外,应该是想要上京。我以为是因为家康大人上洛的缘故,要去讨伐德川家康,并不知道是要去本能寺。”

所以可以看出,本城惣右卫门在进军时,是直接排除了造反的可能性的,因而在这样先入为主的理解下,趁着夜色偷偷摸摸进军京都的唯一合理解释就是讨伐德川家康了。

不过本城惣右卫门身为下级武士,并不知晓德川家康早在五月二十六日就已经离开了京都,此时正逗留在 堺。同理,即便《角川太阁记》里,明智光秀给部下做的阅兵解释是真事,本城惣右卫门这样地位的士卒也没有机会获知。

不久后即将开始的“神君伊势穿越”

明智光秀之所以对士卒隐瞒进军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在进军途中出现士卒逃亡的现象。

另外在《角川太阁记》里记载,明智军行军过程中,遇到了东寺的二三十个早起前往农田种瓜的农民,农民们看见全副武装的武士在进军,吓得四处逃散,为了防止有人泄密军队动向,明智光秀的家臣天野源右卫门将这些农民悉数杀害。


-本能寺之变-


六月二日,上洛的明智军先阵包围了织田信长所在的本能寺,在《信长公记》中有着如下的记载:

“(明智军)将信长公的御座所本能寺包围,从四方发起进攻。信长和小姓们一开始以为是下人之间发生了冲突,然而并非如此,喧闹声愈演愈烈,御殿也遭到了铁炮的袭击。信长说:‘是谋反吗?谁干的?’森乱(森兰丸)答到:‘好像是明智。’信长回复到:‘那没有办法了。’随后进入了御殿,面御堂的御番众也在这里与信长合流。

……

信长最初以弓矢射击,两支、三支地射出,每一次引弓都用尽了毕生之力,导致弓弦绷断。在这之后,(信长)又手持着长枪作战,手肘也被敌方的长枪刺伤。到这时为止,仍然还有女官们跟随着信长。信长(对她们)说:‘女眷们不必担心,快快逃走吧。’大火烧到了御殿,信长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死时的模样,便往里走,从内侧将御南户的门关上,心无旁骛地切腹自尽了。”

《信长公记》作为太田牛一给主公所写的传记,在织田信长的最后时刻描述了其作战的英勇姿态。在最后一刻,织田信长自知难逃一劫,嘱咐本能寺内慌乱的女官们逃命,明智军此行是为了谋反,应该不会太为难女眷。

本能寺之变发生之时,太田牛一并不在现场,但是这些在织田信长身边的女官们的所见所闻,最终成为了太田牛一记录织田信长决死一战英勇姿态的来源。

在德川家康的家臣大久保忠教的《三河物语》里是这么写的:

“明智日向守是信长的家臣,受领丹波,突然发起了叛乱,从丹波国夜袭本能寺。一开始时,信长问:‘是城介(信长长子信忠,官途为秋田城介)谋反吗?’森兰回答:‘看起来是明智叛乱。’信长答到:‘嗯,是明智么?’随后明智军的士卒持枪闯入,森兰与之交战战死。(明智军)在馆内放火,信长也被烧死。”

《三河物语》记载的来源不明,应该也是从第三方处了解到的,不过与《信长公记》相同的是,两书中织田信长第一时间都没有意识到造反者是明智光秀。

《三河物语》中的对话显然更加意味深长,当时织田信忠夜宿的妙觉寺距离织田信长所在的本能寺不过六百米左右,因而织田信长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织田信忠造反。而织田信忠造反的也不是不可能,在信长政权后期,织田信忠的二弟信雄、三弟信孝在家内逐渐抬头,信忠如果对此抱有不满也是很正常的事。

明智家重臣斋藤利三的三子斋藤利宗晚年的遗谈笔记中,本能寺之变的过程是这样的:

“本能寺方向进军的大将是利三与秀满,三千余人自西洞院向四条坊门的本能寺进军。这时,天已经微明,袭击本能寺之事,看来不是在做梦了。

先阵的人抵达大门时,从寺院内出来打水的下人从小门往外看到了许多身着大铠的武士,吓得立即返回了寺内,插上了门闩。(明智军的大将)大喊:‘明智日向守为了出阵中国,率军前来受检阅,快快打开大门。’在没有回应后,(明智军)用武器击破了大门,朝着窗户用铁炮射击。

……森乱丸穿着着白色的帷子和羽织,提着长枪出来,也在本堂的边缘战死。信长穿着白绫睡衣出现,手持弓箭射击,在弓弦断裂后,持枪作战。不知道是谁击伤了信长,信长就这样朝着里面走去,关上了门。此时因为火势过猛,利三率领军队撤出,从四面将本能寺围住。”

斋藤利宗在江户时代成为了德川幕府的旗本武士,于正保四年(1647年)以八十一岁高龄去世,在本能寺之变时正值年少,他的回忆便可能是他的亲眼所见。在斋藤利宗的回忆中,明智光秀并没有参加攻打本能寺的战斗,围攻本能寺的是明智军的先阵,也就是明智光秀的重臣斋藤利三以及明智秀满。而明智光秀本人则率军坐镇后方,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信忠能够在本能寺之变后逃出妙觉寺的缘故——明智军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就对本能寺发起了攻击。

“是惟任日向守!”

另一方面,弗洛伊斯所写的《耶稣会日本年报》里则与《信长公记》有些不同,根据弗洛伊斯在天正十年(1582年)十一月五日所追记的内容,本能寺之变的情况是这样的:

“明智的士兵从宫殿(本能寺)的大门进入,而在场的人们均没有意识到这是谋反,没有人抵抗,(士兵)进入内部以后遇到了刚洗完脸和手正在擦拭的信长,一箭射中了信长的背后。信长将箭拔出,用长柄的有些像镰刀的被称为薙刀的武器作战,但是手腕被铁炮射伤,因而进入屋内,关上了门。有人传说信长说要切腹,又有人传说信长命令在宫殿的周围放火自尽。但是我等所知道的是,这个不仅仅是声音、甚至听到名字都会令人感到战栗的人,连毛发都没有留下,就化为了灰烬。”

弗洛伊斯本人在本能寺之变的当日并不在现场,甚至不在京都,但是京都的教会距离本能寺不过二百多米,当时也有许多牧师在教会中,因而教会能够获知各种各样的情报也不奇怪。

然而弗洛伊斯所书写的明智军武士如入无人之境一般闯入本能寺,甚至在信长背后引弓搭箭都没有被人发觉,这也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相信了。不过后文的信长持薙刀作战,在负伤后退入内侧的屋子,倒是与《信长公记》如出一辙。

不过,在《本城惣右卫门觉书》里,本城惣右卫门回忆的进攻本能寺的过程倒与弗洛伊斯的记载有些相似,本城惣右卫门的记述如下:

“进军途中,军势中有两个骑马的武士跑到了前头,正在想是谁时,发现是斋藤内藏助大人的儿子和两个小姓。在前往本能寺时,我等在其后边行进。

进入片原町后,内藏助大人的儿子前往北边,而我等则沿着南边的堀向东前进,走上了进入本能寺的道路,桥边有一个守卫,被我们杀死讨取了首级。我们就这样进入了本能寺,门就这样开着,里面安静得连一只老鼠也没有。因为我们持着门卫的首级,从北侧进入的弥平次大人和两个武士说到:‘将讨取的首级丢了。’于是我们便将首级丢到了堂下。

从本堂外部进入以后,屋子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只挂着一张蚊帐。朝着本能寺的伙房方向前进时,捉住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但是没有看到武士。被捉住的女人说:‘大人穿着白色的衣服。’在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女人说的‘大人’指的就是信长殿下。随后这个女人就被交给了斋藤内藏助大人。

进入本堂内部时,看到有二、三个将肩衣肩衣系到了袴上的旗本,其中一个的首级被我讨取。有一个男人,从里面的房间穿着麻布的单衣,连衣带都没有系上,拔着刀走了出来。我在蚊帐的暗处躲藏,等到他经过时,突然从背后斩杀了他并取下了首级。这时,屋内已经闯进了许多我军的士兵,在这次袭击中,我共讨取了两个敌人的首级。”

在本城惣右卫门的回忆中,虽然和弗洛伊斯的报告有些不同,但是相同点在于本能寺的守军并没有及时作出应对措施,就被明智军攻进了寺内。而本堂的战斗,也没有像《信长公记》记载的那样激烈和精彩,而在本堂战死的几个守卫,想必指的就是森乱丸等几人。

然而,本城惣右卫门的回忆与《信长公记》的记载究竟孰是孰非,其实并没有定论。太田牛一采访的是从本能寺逃出的女官,而弗洛伊斯在报告里也有提到织田信长与明智军交战的记录,至少说明在当时的日本,还是有织田信长在本能寺被攻击时率众抵抗的传言的。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青年维也纳」(ID:YoungVienna)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阅读13694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