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肖冰访谈肖冰(下):达晨终会投到像华为这样的世界级企业

作者:i黑马 来源:i黑马 公众号
分享到:

05-16

点击上方i黑马选择“置顶公众号”

黑马智库,创业必读


更多创业内容请访问www.iheima.com


来源 | 肖冰投资圈(ID:binggetouziquan)

作者 | 肖冰


前海宜涛肖冰(以下简称“冰哥”):达晨是如何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同时淘汰不合格的呢?

 

达晨肖冰(以下简称“肖冰”):我们合伙人对这个的关注度比较高,其实我看项目同时也在看我们的团队。在我们机构转型的过程中,我们给员工机会,有的人表现的很专业,我们开始让他试,试第一个可能就试成了,然后再加大一点投资给他,做成了就再加大一点,不断的放,对他的信任度是不断的提高;也有人放一点不行就收了,我们交的学费,很多不是项目的学费,而是人的学费。我们对不同的人是区别对待的。

 

冰哥:你们是合伙人带团队的模式吗?

 

肖冰:对,我们有大的合伙人带一些行业团队,小的合伙人带一些小的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从项目练兵,主要是给他们年轻人机会。那个时候我特别知道我们老的这一批人慢慢不太行了,包括我们自己。

 

冰哥:是。

 

肖冰:包括招人,以前都是招学金融的,或者是有一些资源关系的,后来我们更多是从一些产业里面招人,他们自然就比较专业,比如说从华为、腾讯、医药公司招了不少,慢慢对这个队伍的结构做优化。投资新兴行业,关键还是靠人,不是靠我们这些老人,而是靠年轻人,给他们年轻人机会,让有能力的冒出来。


后来我们觉得以前这种决策机制也是有问题的,就是我们这些人来决策时,可能很多行业很多项目我们可能看不懂。我觉得这里面要解决一个规模和专业化的矛盾,办法就是我们要做一个平台型的公司,下面是很多专业投资团队,设了一些专业的子基金,决策权下放,他们自身有决策权。

 

冰哥:公司平台,和子基金是怎么分工的?

 

肖冰:我是逐步转的,公司平台统一募资,对子基金做一定的授权,他每一个专业子基金的规模是有限的,它可能是一两个亿的基金,很多项目我们可能是联合投资,或者是他们投一些相对早期的,跑出来我再追加,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一个专业性的决策问题。


另外,我们在投决会里面也把行业合伙人的话语权加大。还有一个取决于长期看谁靠不靠谱,专不专业,经过长期的实践以后慢慢会有表现,会有证明的。那么他们推的项目就相对放松一点,你就相信他们,我们内部肯定是这样的,关键是决策人员要稳定,不要老是变。

 

冰哥:你们人员的流失率算高还是低,有没有检讨过?

 

肖冰:比较正常。我们有一段时间的离职率有点高,大概是在2012、2013的时候,外界诱惑太大了,我们的品牌又很响,任何人出去都可以发一个基金,那时出去做基金的人挺多的,有一些挺能干的,我们是舍不得的,也有一些是不行的,我们只是不说。我们没有必要去说这些事情,我们也抱着一种乐见其成的态度吧。他们出去也没有说达晨不好的。

 

我们现在把这个机制变了,成立专业基金以后,好的投资经理他在这,不用募资,又用达晨的品牌,激励又足够,所以这些人会稳定下来。我们自己会定期分析,哪些人愿意留下,哪些要离职,为什么要离职,要知道他们需要什么。


通过反思和优化自己的机制,来把优秀的年轻人留住,特别是对希望留住的人给他舞台,这个可能对我们特别重要的。我们还将一步加大力度,包括好的投资经理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公司可能还要给他一个做合资的GP公司,进一步把他们的积极性释放出来,同时吸引一些更厉害的人进来。



其实美国历史上能够业绩长青的股权基金非常少,很难。因为行业、产业也在变化,每一期基金的投资都要能追得上是不容易的,我为什么焦虑是因为这个。

 

冰哥:你去年说股权基金募资难,我感觉现在还是很难募资。

 

肖冰:现在募资很难,确实使行业发生极大的洗牌,行业的一个变化是现在没有人愿意敢出去创业,前几年都是想出去搞基金,现在没有人敢了。原来那些出去单干的人,往往是第一个基金就是最后一个基金。第一个基金募集是靠以前的关系,第二个很快就碰到市场不好了,而前面基金的业绩又不是很快体现,所以现在他们过的挺艰难的。


LP一般都不会把一个钱投给一个小的GP,因为你是还没有经过市场验证的。现在整个经济不好,就像我们投项目,都想投头部的项目,同样他们LP想投头部的基金,而不愿意投新的基金公司,不愿意冒那个风险,所以基金市场份额以后将进一步集中到少数的管理公司。

 

冰哥:如果把基金公司,从业务角度分为“大而全”和“小而专”,你觉得小公司在这个行业的发展空间在哪?

 

肖冰:现在整个行业资金都特别紧张,市场化的募资很难了。在这个行业低潮的时候,小公司是很难的。今年以来虽然货币政策相对宽松,但放出来的钱不会到我们行业的,因为我们要的是长线资金。


以前有很多钱是通过短贷长投,投到我们这个行业,现在停掉就没了,长线资金来源少了很大一块,然后只能靠传统的资金渠道,比如政府的母基金,以及市场化的母基金,也都很少,另外个人投资者愿意投到我们这个行业很少,因为周期有些长。

 

冰哥:目前你们的LP除了母基金之外,主要来自于?

 

肖冰:一些大的产业集团,比如说做房地产的,还有做能源的,它有一些原始积累,现金流很好,它可能愿意投一点。上市公司现在大部分也没有钱。国外主要是保险的钱、慈善基金、大学的基金会,而中国的这类机构很少进入LP行列。

 

冰哥:也就是说,在你看来,现在小一点的股权投资机构要做出来会很难。

 

肖冰:有一条路,就和我们当年是一样的,就是赌命,因为你的心态是只能成功,而且还要大成功。一般的小基金,你投一些项目,哪怕它最后有项目退出,但如果不够突出,品牌还是创不出来,第二个基金还是募不到的。现在怎么能投到明星项目?现在信息都变得公开透明了,这么多人都在盯着,好公司都会过来找大的投资机构。所以小公司要做起来,真要看运气、看命了。

 

冰哥:还有一条路,就是能够赚别人看不懂的钱。

 

肖冰:这个很难了,比当年我们难多了。

 

冰哥:你说现在个人做LP的也非常少了?

 

肖冰:非常少,因为股权基金周期长,历史上出现个人投资者参与过股权基金,后来受了很多伤。

 

冰哥:你们现在的基金一般是多少年?

 

肖冰:我们一般是9年,挺长的。

 

冰哥:你们产品的收益率怎么样?

 

肖冰:我们的基金肯定是行业比较前面的,当然每一期的收益率还是有差异的。像我们能够持续募到钱,肯定是业绩数据不错,才能募到钱。

 

冰哥:上次你说你们公司是发一个基金,投完以后再募下一个?

 

肖冰:对。

 

冰哥:这个做法在同行里只有你们是这么做的吧?

 

肖冰:美元基金都是这样的。好处是某个阶段能够集中公司的资源把一个基金做好,就不会由于同时运作不同基金带来利益上的冲突。

 

冰哥:你的性格里好像一直有一种忧患意识?

 

肖冰:因为我们这个商业模式比较脆弱的,就是说你要持续的融资,要每一期都做好,下一期才能融到钱,如果上一期做不好,下一期募资就比较难的。所以一直是处于一个高度紧张的状态,还有一个是你不能规模越做越小,你只能越做越大。你不能说我现在募了40个亿,下一次才募了10个亿,感觉要走下坡路了,所以每一期要做好,但是每一期都做好挺考验人的。


其实美国历史上能够业绩长青的股权基金非常少,很难。因为行业老是在变化,产业也在变化,每一期基金的投资能追得上是不容易的,我为什么焦虑是因为这个,因为每一期基金投资的热点行业是不一样的。

 

冰哥:也就是说你们目前定的七个重点行业,也是需要更新的?

 

肖冰:我们是组合投资,每一期基金重点投哪些行业,会根据那个时间段的特点有一些侧重。我们不限制只投一、两个行业,因为这一、两个行业有可能在当时不是最好的投资时点,我是不同行业的灵活配置,这对基金的稳定回报是有好处的。比如说现在我们去年底募集的新基金,可能把医疗健康变成第一大投资领域了,因为它比较抗周期,能够逆周期。

 

冰哥:回报稳定是什么概念?

 

肖冰:就是投的项目质量比较稳定一致,这又回到我们2008年的时候,每一期基金里面都有一些明星项目群来支撑,所以在这个时点上你来和我聊,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现在在科创板要推出的时候,我们基金里的项目储备还非常丰富,可能像创业板那个时候一样,有可能又会把公司的品牌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所以我们现在在紧张的筹备这个事情,就是推更多的公司去申报科创板。

 


冰哥:这些项目是因为你们重度垂直,先发现、先投了这个企业,还是和同行大家一起投的?

 

肖冰:大部分项目我们是挖掘出来的,因为我的基金是可以投早期的,不是说只投后端的。

 

冰哥:你们现在的早期和后期的项目,各有多大的比例?

 

肖冰:投早期的占基金的10%,但是项目数量上挺多的。比如我40亿的基金有4个亿投早期的,一个早期项目投1000万,那我可以投40个项目。也有一些相对后期项目也会找过来,公司的品牌大了,也够得上一些相对后端的明星项目,那我们觉得合适可能也会参与。


我们在本土做进口替代的、科技创新方面布局挺多,一直扎根的比较深。这一次我看科创板出来的很多政策,我们的项目还是比较吻合他们的气质,有一大批。

 

冰哥:你怎么来缓解工作中的焦虑?

 

肖冰:其实我是一个特别悲观的人,同时也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就是特别矛盾的人。这个焦虑它也是一阵一阵的。我是如何缓解焦虑呢,我会把自己以前的事情,包括一些基金的组合,拿过来进行复盘。复盘以后你就会有信心了,觉得我又可以活下去了。特别是看一看那些投资项目超预期的数据,或者像当年起步时期那样,跟被投企业的老板聊一聊,能缓解我很大的焦虑,就是说,每一次和企业家聊完,对方反过来给我很大的信心。


从打水漂的投资项目,我们学到的最大的教训是:最高的风控就是专业性。所有的失败的项目,都是因为自己的行业能力研究不够,没有知识准备,然后被人骗了。

 

冰哥:你作为执行合伙人和总裁,在公司这个团队里面的定位和发挥作用是?

 

肖冰:要制定一个好的策略,在某一个转折期的时候一定要想好这个。另外除了子基金投的项目以外,其他的每一个项目投资我都会参与。

 

冰哥:你怎么防止由于个人的判断失误给公司带来的风险?

 

肖冰:首先,我没有一票赞成某个项目的权利,比如说我同意这个项目,但最后也不一定能投,因为我只是一票。然后我在里面发挥的作用可能就是说:别人更信任我的判断,因为我更多是在一线。


我看项目比较多,干这个时间比较长,所以相对准确度会高一点,但是肯定也会有失误的。但是总的来说,因为我们一直在提升自己,交的学费也足够多,可能成功率就越来越高,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团队很多人成长起来了,我们也就更多的相信他们年轻人。对我来说,信任是要传递下去的,所以现在是属于一个比较好的决策状态,长期在一起是没有问题。

 

冰哥:你刚才说性格上比较较劲,比较喜欢做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个性格是怎么样形成的?

 

肖冰:我觉得跟基因有关系。每个人的基因是与生俱来的东西,本身我是特别内向的一个人,就是一个跟自己较劲的人,我就不怎么愿意在外面跟别人去说什么东西,交流什么东西,这是天生的,或者说这跟星座什么有关系,当然这么说也有点玄乎。

 

冰哥:跟家庭有关系吧?

 

肖冰:跟家庭没有什么关系,我小时候父母不怎么管。可能从小自己比较内向吧,不怎么愿意在外面公众的场合说什么东西,就是比较独立思考。

 

冰哥:你这个“内向”的自我评价,倒是让我觉得反差有点大,因为你当年起步阶段带着同事在深圳的南山科技园挨栋楼去找项目,以及看你的公众演讲,我发现人可塑性很大的。

 

肖冰:但是每一次,我见客户“一对一”的交流还是可以的,但是面对公众的时候,我是特别有一种恐惧感。

 

冰哥:是吗?

 

肖冰:是。实际上我是不愿意去的,这个对我有很大伤害的,我们公司的人都知道,他们要我非去不可的时候,我才去一下。

 

冰哥:你们公司是一个“湘军”背景,现在还是以湘军为主吗?非湘军怎么办?

 

肖冰:公司早期的创始人来自湖南的成分多一点,湖南人可能韧劲强一点,就是不太容易服气。现在不是了,公司绝大部分不是来自湖南的。

 

冰哥:湖南人真有这个共性?

 

肖冰:有一点血性吧,不太容易会被打扒下。这种气质对做风险投资是比较有用的,为什么我们敢于投一些别人不看好的项目,有好多案例同行当时不以为然,或者说看不上的,比如当年我们投了一个养鸡的圣农发展,当时所有人都不看好,觉得很奇怪,当时我们就重仓了这个不一般的项目。

 

(图为圣农发展)

 

冰哥:那你们是怎么做风控呢?这毕竟是一个生意,不能光是一个“赌”的概念。

 

肖冰:这是一个决策的话题。我们敢于下重注,是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上,而不是盲目的去赌。我觉得更多是独立的思考,独立的去研究,不要去听别人的。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就特别提到过“第一性原理”,即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先想它的本质是什么东西,而不是考虑别人怎么想这个东西,或者说以前的人怎么弄的,否则干扰因素会特别多。

 

冰哥:屏蔽噪音。

 

肖冰:对,屏蔽噪音!比如说我们的项目经理要写一个投资建议书,里面不允许出现和这个决策本身无关的信息。比如说他们如果这么写:该项目红杉资本已经过会,并把这作为一个投资的重要依据,或者说该项目中介机构已经进场,预计在多少月份报申请上市的材料。


这些跟项目本身的投资价值有什么关系呢?这个要删掉!因为不符合“第一性原理”。你应该告诉我这个行业怎么样,这个企业怎么样,竞争力怎么样,值不值得投?我就是说,投资经理对自己决策能力的自信很重要,要多一点独立思考。

 

 

冰哥:这个可能跟投资经理过往的积累有关系,能力到了可以,能力没有到,投资经理往往会拉上同行来壮胆。再问一个问题:从过去失败的投资项目中,你们学到的最大的教训是什么?

 

肖冰:最高的风控就是专业性。所有的失败的项目,都是因为自己的行业能力研究不够,没有知识准备,然后被人骗了。投资,我认为就是赚认知变现的钱。有一些很早期的项目,本身就预示它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的,那种项目投失败了也没有关系。但有一些项目是被骗的,那你会刻骨铭心的、特别难受。


我们在走专业化路线之前的某一个时期,交的学费还是比较多的,那一段时间,由于行业研究没跟上,我们投的项目,风险会集中暴露,所以后面我们及时踩了刹车。

 

人的判断是最复杂的。我们最大的交学费,就是那个企业的创始人可能就是一个坏人,往往他把这个事情包装出来,有意去骗你,这方面我们交了不少学费。这种项目一般是后期项目,数据很漂亮。但如果行业研究能力很强的话,你一看就知道那个是骗局。


历史上我们也看过一些项目,各方面都没什么毛病,但最后还是没有投。因为我们投过它的上下游的企业,问那些上下游的企业家就知道它是一个假的。当然我们也碰到一些没识破的包装,因为要去识破人是很难的,人是会伪装的,我们又不是神仙,我觉得识破事还是有可能的,识破人还确实不容易。


我觉得做投资,一定要从项目里面去学习,在战斗中学习打仗,这是最大的学习;还有就是我比较喜欢看战争史。


冰哥:平时你怎么学习的?

 

肖冰:我觉得做投资,一定要从项目里面去学习,就是不断复盘,在战斗中学习打仗,这是最大的学习。另外就是跟一些高手交流,看别人成功的案例,我会经常看一些商业杂志上的案例,然后做一些思考一下。还有就是我比较喜欢看战争史。

 

冰哥:看战争史和你的工作是什么关系?

 

肖冰:是战争就会有决策,作为指挥官每次面对的形势都不一样,但是必须都要作出决策,而且要做正确的决策,成为一个常胜将军。每投一个项目就像打仗一样,你只有选择投或不投,不能有第三个选择。所以我很喜欢看讲战争的书,特别是那些常胜将军的,比如像粟裕、林彪。

 

(图为粟裕大将)

 

冰哥:他们的传记。

 

肖冰:尤其他们传记的每一个细节,就是面对那么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他是怎么决策的,是攻还是守,是进还是撤?这无疑让人很焦虑。还有看一些战争片,也包括那些很刺激的间谍片,看人家里面是怎么决策的,也能缓解我很多焦虑。为什么有的人是常胜将军永远不打败仗,我们投资如何也能屡战屡胜,保持较高的成功率呢?

 

冰哥:你总结出什么规律呢?

 

肖冰:他们怎么决策呢?有一条首先是集思广益;第二,独断专行,这两条都要有,缺一不可。还有一条就是他是打有准备之仗,他每一次对战场的形势,各种资料都研究的很深了,他才决策,所以他把自己的指挥所尽量往前线靠。他们在决策时的那种焦虑、辗转反侧;怎么减少损失,打胜仗的时候怎么追击;还有一个是打败仗的时候怎么有秩序的撤退,这个也很重要。

 

冰哥:这个如何用在投资上呢?

 

肖冰:比如说投过的项目到后来发现不行了,你就是打败仗了,打败仗不能够很盲目的撤,那怎么撤?比如说能不能在市场比较好的时候,想办法处置掉。另外,打仗时,往前冲是很容易的,但是要大家撤很难。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很多人扑上去一个项目的时候,你要大家撤、踩刹车,这是不是也很难?

 

冰哥:是。

 

肖冰:在这里面,我反复思考战争战役的过程,这对我的决策影响特别大。我最推崇的粟裕,是以少胜多的,在处于不利的情况下还能够反败为胜,能屡战屡胜,这是战神!要做战神,就是说我每投一个项目都要成功率高,而且每个项目都变成经典案例。粟裕都是打的神仙仗,都是干的出其不意的事;干投资也是要做出其不意的事,这个项目在投的时候我已经想到将来会怎么样。

 

冰哥:你总结粟裕的成功经验是什么?

 

肖冰:他就是南征北战,比较机动灵活,因势而变,因为他永远是在敌后打仗,他没有在党中央周围打仗,而林彪打仗比较稳,他一定要所有的优势具备了才打。粟裕是大踏步前进和大踏步后退,南征北战就是讲的粟裕,他对对手了解的比较深,往往牵着敌人的鼻子走。即使在条件不具备的时候,他能把他的优势集中起来去攻别人一路,在局部形成优势。


还有从林彪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能够打必胜之仗。我们投资也是这样的,一般来说投资往往是收益和风险相对称的,但实践中我们有时候会碰到一些风险偏小、而收益很大的机会,这个时候你敢不敢重兵出击,下重注?很多人就不敢。


成为一个卓越的股权投资专家,需要具备独立思考能力、要超级勤奋,要有一定的天分,还有就是要有抱负。只要是我们这个组织,这个机构,把这个精神传递下去,我们总有一天会投到像华为那么一个公司。


冰哥:对,对于想进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肖冰:这个话题我也经常说。简单说,就是长期心态,因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熬人的事。

 

冰哥:成为一个卓越的股权投资专家,你觉得需要具备哪些核心能力?

 

肖冰:一是独立思考能力;二是我们经常说的足够勤奋,这个肯定都足够勤奋,超级勤奋;三是要有一定的天分。

 


冰哥:你说那个天分是什么概念?

 

肖冰:悟性,其实人和人还是差异挺大的,不一定是学历,不一定是你学什么专业,不一定是你学金融什么就能够做好这个,不一定的。还有一个,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要有抱负。

 

冰哥:什么意思?

 

肖冰:就是你不是仅仅为了赚点钱而去投资一个什么项目。抱负就是,说虚一点,就是改变世界。我们当年入行的时候,真的是被哪些投了伟大的公司的VC所鼓舞的。

 

冰哥:支持你这17年一路走来,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肖冰:就是通过我们投资能改变世界,我其实是一个比较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人。再回到以前的事,我们当时高考的时候,去考人大,学国民经济管理,就是想去国家的机关部门,想通过这条道路去推动这个国家变得更好,但是后面自己没往那条路走。


那能不能通过别的方式,对这个国家有所帮助,有所推动?我认为至少股权投资工作特别适合,这个行业其实很小,但是对国家的改变挺大的,因为我们投了企业,并改变了他们,通过他们改变了一些行业。所以我们这个行业的意义是特别大的,也鼓舞着我们这个行业的人。


我相信很多人,你真正做到那个高度的时候,他不是为了钱的。所以顶级的人再往上走,肯定是抱负,这个抱负肯定是比较高的境界去看这个事情,当然这么说好像挺玄乎的,挺虚的。但在人大读书,我们学的就是怎么管理国家的事,就想做点大事。

 

冰哥:对,包括埃隆·马斯克,他为什么去做那个火箭?而且美国很多企业大佬都投他,就是说你在做改变我们人类的命运的事情,我对你马斯克的投资,可能不考虑你的经济回报,因为你这个事情对我们人类有意义,有价值,这确实是和价值观有关了。

 

肖冰:可能你越做大了,会越有这种意识,就是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而且你做的越大,你掌握的资源越多,你能推动的事情就越多。原始积累完成之前,人会焦虑,我们的运气比较好,现在没有经济压力了;又比较有幸,从事的工作正好能够结合以前的抱负,我们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那代人,其实还是比较理想主义的,有点家国情怀。

 

冰哥:而且另外就是,我看你们达晨主要投民营企业,这也是一个对国家有意义的事情。

 

肖冰:尤其是别人不支持他们,没人支持他们的时候,我们来支持他们。这里面可能就是想做点大事,所以为什么说每天还挺开心的在这儿工作,可能跟这个有很大关系,要做别的工作可能早就厌倦了,因为我害怕做一个常规性的工作,陷入一些没有创造性的事务性的工作。而投资这个事特别适合我,老是有挑战,老是有新东西。

 

冰哥:你们有这个理想能投出一个世界级的企业来吗?有没有这个抱负?

 

肖冰:那肯定是我们的理想。

 

冰哥:在你看来,现在中国民营企业里面,谁已经成为世界级企业了?

 

肖冰:华为啊。

 

冰哥:现在我们怎么能投到一个十年以后的华为?

 

肖冰:还有机会,虽然不一定是我们手上,是吧?只要我们这个组织、这个机构,把这个精神传递下去,总有一天会投到那么一个公司。

 

冰哥:好,咱们今天就先谈到这里,谢谢你接受我的访谈。



*本文由肖冰投资圈(ID:binggetouziquan)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肖冰。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i黑马,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商务合作:15222191516(微信)


阅读11828
举报0
关注i黑马微信号:iheim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i黑马”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i黑马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i黑马

微信号:iheima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