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别再给孩子做什么「右脑/全脑开发」,那是伪科学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6-18


章来源: 短史记(ID: tengxun_lishi)


中国教育市场上,存在很多以“脑开发”为噱头的培训机构。


这些机构,在宣传他们的产品时,常常会祭出一种“左右脑分工理论”,说什么“左脑负责语言,右脑负责图像”,“左脑负责抽象思维,右脑侧重形象思维”,进而邀请受众进行所谓的“左右脑测试”……


而且,他们大概率还会放出下面这张图(或与该图相似的变种),说什么左脑理性,右脑感性:

他们还会告诉受众,“左右脑分工理论”来自美国科学家罗杰.斯佩里,他因为这一理论在1981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其实,“左右脑分工理论”是一种已被否认的伪科学,建基于该理论之上的各种“脑开发”培训,都是无本之木。


大脑两个半球存在不同分工,这种猜测至晚可以追溯到1830年代。早期的一些脑科医生和神经学家认为,左脑比右脑更开化,更文明,如果右脑占据主导地位,人就有可能失去理性,进入疯狂状态。


1961年,美国神经生理学家罗杰.斯佩里(Roger Sperry)与脑外科医生迈克尔.加扎尼加(Michael Gazzaniga),做了一种“裂脑人手术”。简单说来就是切断那些频发性癫痫患者的胼胝体,使两个半球的神经意识活动彼此独立,不再产生交流。他们观察到,做了这种手术的裂脑人,可以正确说出右侧视野里的刺激物的名称,但对左侧视野里的刺激物,只能做出反应,无法说出名称。进而,他们推测,人类大脑的两个半球,在认知上存在分工,左半球倾向于逻辑分析和言语刺激,右半球倾向于感性理解和图形刺激。


因为对裂脑人的研究,罗杰.斯佩里和他的同事获得了1981年的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


图:罗杰.斯佩里


大约自1970年代开始,以罗杰.斯佩里的研究为依据的“左右脑分工理论”,已广泛进入了欧美的大众媒体和商业领域,“解放右脑”、“开发右脑”成了极为强劲的商业口号,甚至有培训机构直接将人类区分为“左脑型人”和“右脑型人”。


但是,在接下来的研究中,罗杰.斯佩里与加扎尼加都意识到了“左右脑分工”是一种不准确、难以成立的说法。1982年,斯佩里在《科学》上撰文称,“左右脑的分法是一个很容易滥用的观点”。1985年,加扎尼加在著作《The Social Brain:Discovering the Networks of the Mind》中,直接批评了“左右脑分工”之说:


“这些推测来自何处?实验室的一些笼统发现,怎么会被这样不可思议地误解?为什么媒体那么迫不及待地进行宣传,并受到个方面科学爱好者的拥护?究其原因有这样几个:左右脑的划分法简单,易于理解,并提供了讨论当代脑科学研究的途径,以及运用于日常生活的方法。”


事实上,“左右脑分工理论”只在科学界流行了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包括罗杰.斯佩里与加扎尼加在内,诸多学者依据新的实验结论,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对“左右脑分工理论”提出了否定和批判。他们发现,以语言和图像、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细节加工和全息加工等区别,来对大脑的两个半球做分工研究,是一种失败的常识,大脑两个半球的分工,并非泾渭分明;即便存在脑区分工,不同脑区的协作整合给意识带来的贡献也要更大更重要。


1994年,罗杰.斯佩里去世。1995年,加扎尼加再次公开强调:


“七十年代发现的(大脑)右半球偏好图形刺激的现象,只有当被试验者实际触摸或摆弄图形或搭积木时,其优势效应才会表现出来,如果改成样本匹配,则右半球优势效应就消失了。试图确定右脑半球在心理活动中可能具有一些独特性是很困难的。裂脑人每一半球具有不同的认知风格,这种观点在脑科学界没有流行很久,但却长久地流传在大众之中。关于左右半球的看法不久就不再被(科学界)普遍接受”。


图:迈克尔.加扎尼加


在当代学术界,“左右脑分工”理论早已没有了市场。一如日本神经心理学家八田武志所言:


“对于这些有关左脑和右脑功能的说法,我们只能说这是一种谎言,是那些不从事研究而专门介绍别人的研究成果的人制造出来的一种假象,从事神经心理学研究的专家从未这么说过。”


但学术界的批评无法阻遏“左右脑分工”理论在商业领域的迅速扩张。


毕竟,“左右脑分工”、“左脑负责语言,右脑负责图像”,“左脑负责抽象思维,右脑侧重形象思维”这类说法,足够简单粗暴,足够通俗易懂,其提出者罗杰.斯佩里,又有着诺贝尔奖得主这样显赫的名头(尽管他本人生前对“左右脑分工”之说已有反思)。对商业教育机构而言,这套理论,实在有着难以割舍的商业价值。


所以,上世纪80年代,当“左右脑分工”理论经由日本传入中国后,即一发不可收拾,成了望子成龙的中国家长们的一种基本常识。


图:1987年,自日本引入的“右脑开发”教材


近些年,因愈来愈多的人意识到“左右脑分工”理论是一种伪科学,国内的许多教育机构开始将“右脑教育”的噱头替换为“全脑教育”。但这种替换往往只是换了一张虎皮,仍未脱出“左脑负责语言,右脑负责图像”,“左脑负责抽象思维,右脑侧重形象思维”的错误窠臼。


比如,新京报近日报道了“全脑教育”的产业乱象。其中提到,在山东泰安某全脑开发培训机构的招生会上:


“记忆大师讲了左右脑分工理论,右脑记忆力的优势。他称,人的大脑根据分工不同,分为左脑和右脑,左半边身体是由右脑控制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左撇子的人比较聪明,乔布斯、福特、克林顿、居里夫人、爱因斯坦都是左撇子。随后记忆大师展示了他的右脑记忆法,成功背诵了一长串数字,准确说出了几个汉字在新华字典的页码。台下的孩子和家长热情越来越高,不时有人惊呼“太神奇了”。(新京报,《“全脑教育”乱象:歪解脑波测试只为招生》,2019年6月17日。)


其实,无论是“右脑开发”,还是“全脑开发”,均属误入歧途的教育方式,人类的大脑当中,并没有空置起来、未被使用的处女地。除了患有智力障碍者,绝大多数人的先天智力差距不大。


真正影响人的大脑发达程度者(包括学习能力在内),是后天智力的培养。


那些兜售“蒙眼识字辨色”、“脑波音频/智慧耳机提升大脑潜能”、“脑波仪测左右脑”、“长数字/字典页码记忆秘诀”的右脑开发、全脑开发课程,丝毫无助于培养人的后天智力(至多是提供一种记忆技巧)


因为人的后天智力取决于两点:(1)信息获取能力。(2)逻辑思维能力。


前者关系到原材料的多寡。后者关系到材料加工能力的强弱。前者需要让孩子看见更广阔的世界;后者需要给孩子提供正规的逻辑教育。


折腾孩子的左右脑,是没有意义的。

(完)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阅读14080
右脑 开发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