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阴森恐怖的墓场,还是刑侦数据宝库?英国拟建首个「人体农场」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6-18


本文由《Nature 自然科研》授权转载,欢迎访问关注。




原文作者:David Adam

美国很早就设立了专门用来研究人类尸体的人体农场。近来,其他国家也纷纷加入。

法医学者正在与英国军方合作建立英国史上首个人体农场,研究人员可在该农场研究人体遗骸的分解过程。

位于加州圣马科斯的人体农场——美国有好几个类似的人体农场。

来源:David J Phillip/AP/Shutterstock

虽然相关细节尚未披露,但项目已经进入后期阶段——项目负责人希望今年就能为人体农场揭幕。人体农场也被称为法医学墓地或是埋葬学研究基地(埋葬学专门研究腐败和石化)


这类人体农场在美国的历史已经有几十年了。最近,包括荷兰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其他国家也开始投建自己的人体农场。人体农场可以让组织和骨骼在受控条件下分解,从而收集相关数据,此外还有尸体周围土壤、空气和水的化学变化信息。这些数据能用来协助刑侦人员和法医学者的工作。研究者指出,人体农场提供的信息对于刑侦调查至关重要,因为这些信息靠动物研究是无法获得的。但也有批评者指出,人体农场太过阴森恐怖,它们对研究的价值也有待证实。


《自然》依据《信息自由法案》获得的文件显示,英国的人体农场选址已经敲定,相关工作也已展开。虽然具体地点尚不可知,但文件显示农场所在地属于英国国防部。

落后于人

人体农场接受捐赠的遗体,并将它们埋葬或是任其暴露在地面腐烂。此外,研究者也可以自己设计场景,开展针对性分析,比如将尸体抛入水中,或遗留在农场停放的汽车里。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著名的人体农场建于1981年,位于美国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此后美国又建立了至少6个人体农场。近来,澳大利亚和荷兰纷纷开设人体农场,加拿大今年也将迎来一家自己的人体农场。


许多法医学家认为英国早就该有自己的人体农场了。该项目由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的法医人类学家Anna Williams领导,作为人体农场的坚定拥护者,她表示是时候终结英国法医学等相关研究的落后局面了。此前,英国上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发布的一项报告对英国法医学的发展现状表达了惋惜之情,呼吁加大对该领域的投入,并采取更系统的研究方法。


Williams表示项目现在处于敏感期,不方便就此评论。英国胡弗汉顿大学的研究者Chris Rogers等其他法医学家都认同建设人体农场的必要性:“我认为英国确实需要这么一个人体农场。我们已经被其他国家甩在了后面。”


他认为无法获得人体遗骸是他研究进展中的绊脚石,也影响到了研究结果在法庭上的公信力。Rogers说:“我本人很有兴趣使用人体农场。”但他表示自己并不了解项目细节。

媒体关注

多年来,英国相关专家一直试图建立一个埋葬学研究基地,但都以失败告终。10年前,英国殡葬服务公司Omega Supplies的老板Richard Arnold曾提议建立一个这样的基地,但因得不到学术研究者的支持而未能成形。医学研究的老前辈则担心这样的设施会引来过度的媒体关注,导致人们最终不愿意捐献遗体用于解剖教学等用途


另一方面,英国雷克斯汉姆格林多大学的法医学家Amy Rattenbury认为情况恰恰相反,“人们愿意捐赠遗体。我几乎每周都会接到电话和邮件,询问是否能捐赠自己或心爱之人的遗体。”Rattenbury研究的是如何找到那些隐藏的人体遗骸。


虽然前述文件并未披露人体农场的具体位置,但英国国防部最有名的科研中心无疑是位于英格兰南部波顿道恩的国防科技实验室。该实验室不但从事化学武器分析,也主持“搜尸狗”训练的研究——这方面的工作也将是新开设的人体农场的一项重点任务。近几年,波顿道恩投入了大量资金修建新的实验室,部分用于扩大其与警方合作的法医学项目。英国国防部拒绝对人体农场是否设在波顿道恩一事发表评论。


英国国防部位于波顿道恩的实验室可能是人体农场的所在地。

来源:Jack Taylor/Getty

在开张之前,人体农场可能还要得到英国人体组织管理局(Human Tissue Authority,HTA)的批准。根据《信息自由法》发布的文件,官员们目前仍在农场如何在今年开业前取得资质的问题上争论不休。


虽然英国法律允许人们捐赠自己的遗体用于医学和科学研究,但是HTA授予的资质仅允许尸体被用于特定用途,并要求对此进行监管。这些特定用途在人体组织法中属于列举之目的(scheduled purposes),但人体埋葬学并不在所列目的中。不过,Williams正在尝试说服HTA修订相关条款。


HTA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已经了解到相关情况,也在与其他有兴趣在英国建立这类设施的团体沟通,以便在需要时给出建议和指导。”

“残酷目的”

人体农场的一个主要反对者是Sue Black,她是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的知名法医人类学家。Black并没有对本文的问询给予回复,但是她在2018年出版的《All that Remains》一书中写道:“我认为人体农场的想法不但恐怖,还很残酷。当别人像邀请我去景点一样邀请我去参观人体农场时,我的不安感更加强烈了。”她质疑在人体农场开展研究的实际意义,在她看来,人体农场的样本量太小,结果变数太多,并不可靠


但是,在得不到人类尸体的情况下,Rogers不得不使用动物来研究尸体的腐烂过程,这样的研究结果一般很难作为呈堂证供。他曾利用埋葬的猪、牛和山羊尸体研究细菌是如何在软骨上种植的,以及一种名为鸟粪石的晶体是如何产生的——Rogers认为鸟粪石有助于推测死亡时间。一般来说,死亡超过24小时后,推测死亡时间就变得异常困难,但是估计死亡时间对于识别受害者身份、判断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又非常关键。在法庭上,“我只能说我认为人体中也发生了[相同的过程],但我不能确定。”此外,他也无法直接借用美国或澳洲农场得到的结果,因为那里的环境条件和英国不同。


魁北克大学三河分校的法医学家 Shari Forbes 参与了澳洲人体农场的建设,去年她开始帮助加拿大建设这里的人体农场。她同时也是英国项目的顾问。她说全球都开始对人体农场表现出欢迎的态度,“长久以来,大家都认为美国的法律和其他国家不同,只有美国才会批准建设人体农场。但是近年来,人们开始意识到其他地方也能合法建立人体农场。”


原文以EXCLUSIVE: UK to open first ‘body farm’ for forensic research为标题

发布在2019年5月2日《自然》新闻上


Nature|doi:10.1038/d41586-019-01436-8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 Chinapress@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19 Macmillan Publishers Limited, part of Springer Natur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文由《Nature 自然科研》授权转载,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访问关注。点击「阅读原文」获取英文原文。

阅读14058
英国 农场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