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后切尔诺贝利时代的爱情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6-14


章来源: 吴鞑靼苏俄转播(ID: post-soviet)


1. 灰烬之外,拔地而起



切尔诺贝利事件过去了三十年,灾难已经把那里变成了另一个世界。对于身处在外世界的人们来说,很难去勾勒出一幅至今仍然生活在核爆炸现场附近的生活景象。



我们总在努力勾勒出过去的废墟,而真正属于下一代人的未来的图景,属于长大成人的「核灾难一代」的可能性,又如何呢?



1986年,曾经住满了核电站工作人员和家属的小城普里皮亚季,一瞬间成空了,在媒体和外人的描述中,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无法居住的废土。仅仅2年后的1988年,苏联政府就近重新规划了一做新城,来安置这些从辐射区疏散出来的人们。


于是,一座名为「斯拉夫蒂奇(Славутич)」的新城,在灰烬之外,拔地而起。


距离切尔诺贝利发生地只有40英里的这座新城,是苏联时代的最后一次大兴土木,而苏联政府也为了这次工程,投入了大笔资金。在当时而言,新城的确是令人安慰的,举全国之力提升的生活质量让迁到此地的居民们很是满意。


可时过境迁止之后,一切回到了原点,甚至还倒退了——没有变化,没有发展。


苏联解体,经济噩耗席卷东欧,政局动荡,让人难过的消息不断传来。斯拉夫蒂奇一直没有跨入21世纪,在快速跃进的外部世界的对比下,这里就是被装入时空胶囊的遗迹、样本。


它又成为了一座「鬼城」,就像普里皮亚季那样,就像无数个至今仍然存在于亚寒带土地上的城市那样。










2. 酒精和毒品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所了解的,重复的,大多是一些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人们交换的,传播的,还是那些有毒的遗物。


大家似乎无意识地放低了这个话题——「重生」。这也许是更重要的话题,关于「灾后一代」的青年人如何成长、如何接受过去,认知自我,期盼未来的过程。


80后的那批切尔诺贝利一代已经长大了,进入了社会,步入了中年。他们和你我一样,正在面对这个新的世界,也在回忆那个旧的世界。


他们将怎么看待自己的童年?怎么向下一代人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历史呢?


2012年,瑞士摄影师 Niels Ackermann 来到斯拉夫蒂奇,拍摄他的摄影项目「后切尔诺贝利时代」。


关于这座城的印象,他的描述简短而直接:像1988年一样,一切都没有改变。


「我来到这座城市就被震惊了,就好像乘坐了时光机器回到苏联时代一样。街头没有任何广告,车辆也很少,公共空间也是干干净净的。一种强烈的隔离感。和混乱不堪的基辅,哪怕是临近的城市切尔尼戈夫比起来,这里都不同寻常。」


摄影师Ackermann回忆说。


在2012-2016年的四年间,Ackermann 多次来到这座乌克兰最年轻的城市,记录后切尔诺贝利时代的青年一代,是如何成长的。


于是,这个名为《白色天使》的系列作品就诞生了。它深入地记录了城镇里的日常生活细节,那些无聊又单调的日复一日,青年人的叛逆与狂放,以及,新鲜但并没有美好起来的爱情。





虽然后来陆陆续续有户外体育设施被修建起来,供人们放松休闲,但是这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城市,一些居民还要继续按照规划,从事与后切尔诺贝利时代相关的工作,他们工作两周,休息两周(为了减少辐射危害)。除了维持家庭生计以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操心。





年纪越大,能够在这座城市里做的事情就越少,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它从来没有运动起来,从来没有向前进发过。


城市依旧和过去的历史、时间轴牢牢绑定在一起,只不过,年轻的血液在更替它。


如何让一座被隔绝被遗忘的城市变得有活力?或者,如何去让一座城市起死回生?


这是斯拉夫蒂奇的问题,也是太多东欧小城镇的问题。



虽然2000本地区的核设施已经全部关闭,但是与切尔诺贝利相关的善后事宜并没有停止,它的责任落在了新的年青一代乌克兰人身上。没有选择去大城市,去国外谋生的人,留在了本地,受雇于政府去清理和清除残骸。


在切尔诺贝利,没有人需要程序员、记者或者平面设计师,这里只需要辐射测量员、卡车司机、焊工等等最相关的人员。


青年人的野心需要被抛弃掉,他们所肩负的,是要完成上一代人没有做完的事情,并把这件事情继续移交下去。


在破碎又充满污染的土地之上,创造一个建立新家园的可能。




3. Yulia的爱情


Ackermann的摄影故事记录了当地姑娘Yulia在镜头前度过的四年生活:从一个小姑娘到结婚成家,更换工作。这一路,从一个聚会到另一个聚会,喝酒,短暂的爱情,最后落定在责任与对未来的憧憬中。



Yulia在亲吻她的恋人,她说,只要照片不给她妈看到,拍什么都行。



Yulia 后来的男朋友Kirill。



Yulia 和一个老实健壮的男人结婚了,他叫Zhenya。



Kirill 本来会娶另一个姑娘 Nadia,但是在结婚前两周,婚礼取消了,他们也没有结婚。



婚礼当天,Yulia的家人亲戚们。



Yulia 在结婚的第一天说,她可能考虑离婚。



日常的家庭生活并没有让Yulia开心,婚姻跟她想要的未来相差太多。




Yulia 说她很喜欢自己的新工作,这是一种责任,为了上一代,也为了下一代。



2015年冬天,Yulia离婚了,她正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她在考虑着离开这座城市,或者乌克兰,去往别的地方。



俄罗斯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说过一句话:「我们总想要最好的,但结果还是老样子。」




原文:Liza Premiyak

图片:Niels Ackermann / Lundi13

改写:吴鞑靼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苏俄转播」(ID:post-soviet)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阅读3498
爱情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