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充满争议的安乐死,在这家医院却以格外平静安详的方式进行

作者:英国那些事儿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公众号
分享到:

06-17

安乐死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因为它不仅牵涉到法律、医疗、伦理方面的争论,也牵涉到人生最严肃的问题:生死抉择。


似乎每一个安乐死案例背后,都有很多复杂的人生故事。

然而,最近BBC记录了一个比利时安乐死医生,平静的工作日常:像其他普通接诊医生一样,他接触了多个病人,询问了病情,最终按照其中一部分人的意愿,给他们提供了安乐死的药物,看着他们离开人世。


整个过程非常地简单,但平静之中又有一种莫大的悲伤和力量。面对生死抉择,他们平静地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人无比感慨…



Yves de Locht,是一名住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医生。


比利时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允许安乐死的国家之一,去年总共有2357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病人,在比利时接受了安乐死。而Yves,就是这座城市里,为数不多的有资格执行安乐死的医生中的一员。


在Yves的介绍中,执行安乐死的过程本身非常简单:

“当我们把这样一剂药注射到病人血管里后,大概不到一分钟,病人就离开了:

他会迅速地睡着,然后死亡。 没有不适,没有痛楚,就像睡着了一样。”



但是,操作简单,并不代表执行安乐死这件事对医生来说很容易。


Yves几乎每天都能遇到不少前来咨询安乐死的病人。

有些人可能是身患绝症,希望能通过安乐死结束痛苦,有尊严地离开;

有些人可能是身体还很健康,但是希望能在自己还健康的时候,安排好体面离开的时刻;

还有的人,是介于绝症和健康之间,身体正在一点点垮掉,希望能提早了解自己是否有接受安乐死的资格。


在媒体拍摄时,Yves问一位前来咨询安乐死的患者Alain:

他患有肌肉萎缩侧索硬化症,也是人们常说的渐冻症,病情已经发展到了晚期。虽然现在的他还能说话,还有简单的肢体动作,头脑也是清醒的,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知道他的病已经没有治疗的可能,时日无多了。


所以,最近他在两个儿子的帮助下,从700公里外的法国城市,来到布鲁塞尔安排自己的安乐死事宜。



对于Alain的来访,Yves非常温柔地接待了他们。

在Alain和Yves沟通期间,整个办公室非常地安静。Alain的两个儿子一直陪着父亲旁边,静静地坐着听医生和父亲交流。



Yves:“你打算怎样决定,什么时候做这件事(安乐死)?”

Alain:“我觉得,或许是在我失去说话和行动能力的时候吧。到时候我的孩子能在场吗?”

Yves:“可以,你可以决定到时候让谁来陪着你,而他们也有权利选择在场有否。到时候我们会在医院的一个病房里进行,那个房间大概是现在这个的一半大。通常情况下,会有一两名病人的家属在场,但最终希望谁来,依然是看你的选择。”



在咨询完成后,Alain得知自己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候接受安乐死,这让他内心如释重负。因为有了选择的权利,而不是被动等待死亡来临,这让病痛中的他感到十分宽慰。


随后他在两个儿子的陪同下,准备回家休息、考虑。



Yves出门送别了他们后,表情十分凝重。


他对记者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病人时候坐着救护车来我办公室咨询的。因为他已经病到没有任何别的办法出行了。 ”


“他符合所有安乐死的条件:他签署了一个书面申请,文件我都保管好了;他的病非常严重,已无治愈的可能;他的病痛没有办法缓解,活着要承受无尽的折磨。他满足了安乐死三个最基本条件。”


面对这样的病人,Yves知道,或许遵从他们个人的意愿,给予他们体面死亡的权利,才是最好的安排。



考虑到安乐死在英国是非法的,执行安乐死的医生可能会被起诉谋杀,另外也有违很多人的宗教信仰,记者想要了解Yves在这样一个争议巨大的领域里工作时,是否有过关于自己角色的怀疑。


Yves医生对此回应说:

“我们必须接受的一个事实是,我们没有办法治愈所有的疾病。而我们的角色(医生)赋予了我们一项任务,那就是当我们已经无法治疗这些疾病的时候,应当尝试去减轻病人的痛苦,让他们少感受一点痛。


所以,即便是在执行安乐死的时候,我也认为自己是在做医生该做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会带来巨大的情绪上的影响。但我不把这个过程看作是‘杀死一个病人’,我只是在缩短他临死前的挣扎,减少他的痛苦,提供临终前的最后关怀。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杀死一个病人…”



Yves对安乐死的态度,没有关于安乐死争论激烈的人们那样强烈、情绪化。所以很多前来咨询的人,也都非常平和地向他叙述自己想要安乐死的原因,即便有的听起来可能不容易被普通人接受。


比如,和Alain差不多同一时期前来咨询的,还有一位79岁的老奶奶Louise。


她并没有患上任何绝症,身体也非常健康。她之所以前来咨询安乐死,只是为了确认,将来某一天当她需要的时候,她能接受安乐死。



“我并不是说现在就要接受安乐死,我明白我现在申请安乐死可能会被拒绝。


我相信,每个人都必须要面对死亡。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能正面勇敢地面对它。死亡是一个所有人都终将面对的事情,我们最终都会离开。


我觉得,我有权利去寻求一个体面的生命终结。我不希望有一天在一个臭烘烘的地方突然离世。我觉得安乐死更加人道,更加高效。



在送走了咨询的人们后,Yves医生还向媒体展示了他的笔记本:这里面,是他这几年来记录下的很多接受了安乐死病人的故事,当然也包括很多病人临去前对他说的话。


“这个已经去世的人(渐冻症患者),曾经通过电脑软件和我沟通。

她只能通过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字母的方式来拼单词,用这样的方式,给我留了一句话:‘谢谢你解救了我,我真的累了’。对此,我真的很触动...”



如今,Yves医生目前已经对超过100名病人执行过安乐死了,可以想象,每次送走病人后,他的心情是多么沉重。


Yves也说到,即便理智上能够说服自己,自己做的其实也是一种医生的工作,但在情绪上,执行安乐死还是会让人非常难过,整个过程带来的情绪上的影响,是普通人难以体会的。



“在收到大量安乐死请求的情况下,我们被迫不得不做出选择,不得不拒绝一些人。


我常常会选择接受那些情况最糟糕的病人的请求。但有时候,我拒绝执行安乐死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医疗上的,也包括情感上的。比如,对那些我熟悉的人、家人、朋友,我没有办法做到帮助他们安乐死…”



正因如此,如今的Yves虽然每天都会接待这些前来咨询的人,但每个月只会亲自执行一次安乐死。

在记者采访的那个月,他最终同意执行安乐死的病人,是一名癌症晚期患者,82岁的男性Michal。


按照以往的习惯,在执行安乐死的头一天晚上,Yves医生会来到病人居住的地方,在病人生命的最后一晚,和他们聊聊天,说说第二天的流程:


Yves:“我今天过来,是想再看看你,看看你是否会改变主意。”

Michal:“没有,我心意已决。”

Yves:“嗯,那这样的话,明天我们会在医院里,准备注射,药物会让你很快睡着。那一刻可能就是你的最后一刻了。”

Michal:“没问题。”



因为恰好有记者在场,Michal也通过录像记录下了自己人生最后一夜的感慨。


“你无法想象,当我来到布鲁塞尔和医生见面,知道自己能接受安乐死的时候,内心感到多么轻松。

知道能选择安乐死,真的让我如释重负。我感到自己那一刻变了,我决定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出路。”



从视频中看,Michal的状态似乎还可以,能坐立、能动、能说话。但实际上,他的病已经非常严重了。


他退休前是一名警长,最开始得知自己患上癌症时,他曾告诉妻子Isabelle,自己一定会战斗到最后,自己一定会努力接受治疗。但事实上,所有的治疗手段最终都没有起效,受尽病痛的Michal最终放弃了,甚至在承受不住病痛的时候想要自杀。



Michal:“这一切实在是难以承受。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妻子试图推迟那一天的到来,她当然希望我能多有一点时间。但我告诉她,不要试图挽留了,再过一晚,我就要自己结束生命


我想要自己结束生命,因为一个人的尊严是重要的。我想要有尊严地结束一切。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如此感激,感谢你(Yves)能让我有尊严地死去。”



面对已经下定决心的丈夫,Michal的妻子Isabelle最终接受了陪他去安乐死的安排,虽然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Isabelle:“对我而言这一切很难接受,我曾说,只要我们再等一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这就是人生啊,你明白的。他的那一刻,已经到来了…

他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现在他的生活,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他身上几乎一整年都戴着插管,他和我说,感觉自己像是一条被拴着的狗,这让他感觉自己不再像个人了…”



所以,他们最终来到了布鲁塞尔,来到了Yves医生的面前。临终前一晚探访结束前,记者感慨地向Micha说到:“所以,这将是你人生的最后一晚了…”


Michal平静地接道:“是啊,明天早上后,一切都结束了。但是,我们会试着笑着面对这一切。我会尽我所能,让其他人笑着送我离开。至少,Isabelle已经做好准备了。



Michal:“这和我曾经可能会有的突然死亡不一样,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所以,不是癌症带走了我,而是我自己决定了离开。”



最终,在4月23日早上10点,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Michal按照自己安排的那样安宁地离开了。

整个过程非常顺利、平静,没有任何挣扎,没有任何疼痛。


而Yves医生则需要用接下来一个月,去平复送走Michal后的情绪起伏。


“Michal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在离开前,他再次向我道谢。他妻子和两个孩子那一刻流下眼泪的画面,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



相较于曾经媒体描述中,关于安乐死的种种激烈讨论,Yves医生和病人们所展现的是一种与“激烈”相反的平静。


在这种莫大的、静默的悲伤中,也有一种坦然面对死亡的力量和勇气。

或许,面对无可避免的死亡,面对充满苦痛的人生,能够自己选择离开的方式,从容安宁地走向人生的终结,也是另一种对生命的尊重吧...



Ref: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4&v=RdK0neywYOc

--------------------------------------

为啥名称不可用你给我说说:人家选择安乐死是人家的权利,永远别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觉得人家承受力不好或者生活还是很美好之类巴拉巴拉的。如果无法选择安乐死,自杀不仅不能够平静离去,还会给别人带来恐慌。


柠檬和水混合:我也想如果晚年得了绝症与其苟延残喘的活着,不如有尊严无痛苦的安乐死!


这事儿挺扯的2046:有点害怕,万一反悔了不是没有回头路了么?万一被逼签了字不就是谋杀了(不孝子女逼父母签字啥的…)?执行的人心理负担也很重吧?毕竟一条生命死于自己之手……虽然觉得安乐死对于某些人是一种解脱,但是还是害怕……


李凌1997:如果有可能,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有尊严的,得体的离开这个世界

咸鱼小泠:唉 死的人就解脱了 留下来的家人还要承受痛苦(没有说安乐死不好的意思)


grace宅:我只想说,这虽然非常痛苦和难以接受,但如果我的亲人已经被某些事情折磨到想要结束生命,那我愿意承受这份痛苦让他安静并且体面地离开。


-君子守仁-:如能来去自由,也算不枉此生。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直邮,包邮包税~



阅读14156
举报0
关注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号:hereinuk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英国那些事儿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hereinuk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