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流言蜚语都是负面的吗?

作者:利维坦 来源:利维坦 公众号
分享到:

01-11

利维坦按:一说到流言,普通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又鄙夷、又没法否认内心一点点想听的欲望,嚼舌根从来也不是一个特别招人待见的好习惯。本文的观点则略为清奇,认为流言所带来的未必都是坏影响。当然,首先我们需要接受作者对于“八卦”和“人际流言”的概念区分。


不过,我个人更感兴趣的是,当一个人告诉你一个别人的秘密时,你也是被动方——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并不想得知那个秘密。于是,比较微妙的情形出现了,你被动获知了一个消息,却无形当中成为了那个(秘密)消息的知情者,从而不得不与告诉你消息的人成为同谋(秘密的共享者)



文/Christine Ro

译/Carlyle

校对/火龙果

原文/www.bbc.com/future/story/20181210-do-we-have-gossip-all-wrong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Carlyle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利维坦立场



尤利西斯·卡巴班(Ulysis Cababan)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他住在菲律宾宿务市。一天,一位邻居跑来紧张兮兮地告诉他,他们常去的一家大排档的菜品制作时使用自来水——在当地,这样的食品被认为是不安全的。


在菲律宾,人们把传播流言的行为称为“chika-chika”,它已经成为了一种当地的生活方式。但是在签证处工作的卡巴班偏要一探究竟,想看看这则流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假装寻找能洗手的地方,把这家“小脏摊”的操作区转了个遍。他看到一个个桶里装的水明显是从水龙头里直接接出来的,并没有矿泉水站送来的那种桶装水。


出于对食源性疾病的担忧,他马上跟妻子说了这家店的情况,并叮嘱妻子不要再去。“也许,相对于向行政机关举报,小道消息传播信息的速度更快。”卡巴班感慨。


人们常常对流言不屑一顾,甚至抱有敌意,但是,对一些小团体而言,流言可能具备更多切实意义。


图源:My Daily Pause


社会学对“流言”的定义是:人们对于一个不在场的人具有评价性的谈论内容。


科学家眼中流言的英文原词“gossip”,与我们通常定义的“流言”存在一点显著差别——日常语境下,“gossip”是指讲一些与某人相关的坏话。但在社会学中,“gossip”正式的译法是“人际流言”,它是指人们谈论一个不在场的人,且谈论的内容中包含对话题主人公的评价——评价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


这种非正式沟通大大促进了信息交流。人际流言在社会合作中也很重要,很多这样的社会交流能起到加固社会纽带、明确社会规范的作用。


尽管人们对流言抱有一些共同的预设,但实际上,人际间的流言并不总是负面的。相反,大多数人际间的流言都是正面或者中立的。一项基于英国社交的著名研究表明,只有3%-4%的人际流言是恶意的。

(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27022782_Human_conversational_behavior)


这种流言谣言(rumour)也存在很大的差别。相比于谣言,人际流言有更强的圈子属性。正如曼彻斯特城市大学社会心理学讲师詹妮弗·科尔(Jennifer Cole)所解释的那样,“人际流言的重点不在于发生在周遭环境中的事情,而只关于话题主角这个人。


人际流言的可信度也因此受到影响。“人际流言一般都是真的,”巴尔的摩大学心理学教授萨莉·法尔利(Sally Farley)说,“如果错误的消息被传播,人们趋向于直接叫它‘谣言’。”


图源:MSPoweruser



#Metoo


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事件被纽约时报爆料一年之后,笔者曾与法尔利教授有过一次交谈。我们反思了基于人际流言产生的“悄悄话社交圈”对于使女性免遭知名人士侵犯的非正式保护作用,因为严肃处理对待她们申诉的正式保护机制尚处于缺位状态。


“人们没有意识到,#Metoo运动很符合人际流言的定义,”法尔利说,“我相信,这项运动是帮助女性反击性侵并重获主动权的一种途径。”


当然,这已经超越了#Metoo运动本身。“我们渴望了解其他人的信息,”法尔利说,“所以,当我们无法通过正式渠道完成沟通时,尤其是当我们在沟通中地位相对较低时,我们就会依赖于非正式的渠道,比如人际流言网络。


尽管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女性比男性更“八卦”,但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情况就是如此。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的是,男性和女性传播的人际流言不尽相同。男性间的人际流言有自我推销的意味,他们趋向于将这种社交方式称为“信息交换”或者“保持联络”。女性则会倾向于把人际流言娱乐化,她们的谈话中有许多细节,富有画面感。因此,男性之间的信息交换听起来就不像是在传播人际流言——虽然实际上其实就是在传播人际流言。


图源:BBC/Getty



名人的八卦


尽管人际流言往往指向我们非常熟悉的人,但是,名人的八卦新闻也属于人际流言——有些明星无处不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让我们以为自己十分了解他们。毕竟,无论是凯特还是科勒,我们常常直呼其名。


除了娱乐之外,这样的人际流言有更丰富的含义。首先,名人的传闻能够作为试探人身份或者某种属性的“话引子”,特别是这种身份或属性比较“非主流”时。比如说,一些性少数群体会用名人的性丑闻,开始谈论他们自己的性取向这一艰难的话题。


“我认为,讨论名人流言绝对是一个人自我展示的重要出口。如果没有明星流言的引导作用,他们也许会对自我展示感到不舒服。”波士顿伊曼纽尔学院传播与媒介教授安德里亚·麦克多纳(Andrea McDonnell)说。


假新闻网站http://YourNewsWire.com。图源:Sin Chew Daily


名人流言现象还有更广泛的语义涵摄——比如假新闻的泛滥。当麦克多纳研究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美国的名人八卦杂志时,她的受访者告诉她,这些杂志的“不实报道”正是其受追捧的一个原因。受访者表示,在阅读中辨别哪一部分是真实的、哪一部分是捏造的,似乎能让人有一种“主宰真理”的感觉。


麦克多纳说:“正如那些失实的观点从小报转移阵地到主流媒体那样,我们看到,明星文化也从八卦小报版面进入了美国政治领域。”


当这些观点进入“不应该娱乐至死的新闻传媒领域”时,危险便会发生。“现在,公众按照既有秩序获取的信息,都存在合法性的问题。”


图源:Rise Above



悄悄话的战役


一个通常不受权力或外界影响的团体,能通过他们自己传递信息的渠道和解释事实的方式感受到自己“大权在握”、“掌握真理”。


这是有好处的——正如女人们口耳相传,提醒对方当心那些能对媒体翻云覆雨的老色狼们。这也可能埋下祸患——虚假的人际流言可能使人名节受损,甚至造成暴力伤害。


人们对人际流言的信任程度甚至超过了他们自己对生活现象的直接观察,也许是因为人际流言来自于我们熟知的人。


问题是,人们对人际流言的信任程度甚至超过了他们自己对生活现象的直接观察,也许是因为人际流言来自于我们熟知的人。想想已经成为重要消息来源的脸书吧——你儿时的玩伴或者叔叔不一定仔细看过他们分享的政治话题文章,但是你却更可能相信这些文章的观点,因为它们来自于一个可靠的消息源。事实就是这样——我们之所以容易被操纵利用,是因为我们是社会动物。


但是,负面的人际流言往往会很快地销声匿迹。我们对人际流言传播者动机的评价往往是快速、下意识的。那些看上去有利己性的负面人际流言更不受欢迎和信任。


“聪明的人往往能够意识到,那些经常传播人际流言的人,有一天也会八卦到他们头上,这种认知会进入他们的直觉,”法尔利说,“特别是在他们传递负面消息时——人们对那些花大量时间讲别人坏话的人没有什么太高的评价,所以,简而言之,人们尊重那些‘选择性’利用人际流言的人。


当然了,有句话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部分地区,人们十分相信巫术,人际流言也因此引发了恐慌和暴力。人类学家西蒙·梅萨吉(Simeon Mesaki)说,在坦桑尼亚,曾经有一位先知因他侄女的发育残疾指责他的姨妈,随后,他姐姐就因为此事与他的姨妈产生了嫌隙,随着这个消息的传播,他的母亲也被卷入了这场家庭纠纷。


梅萨吉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工作,他指出,这类事带来的后果可能比亲人失和更加严重。近期,他提到:“一些研究人员在Chamwino地区遭到杀害,因为他们被错误地当成了chinja chinja和mumiani(类似吸血鬼的生物),要吸走当地人的血——这些都是恶意的人际流言。”


在这种极端事件中,尤其是当地居民科学素养低、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时(即杀手、巫医等相关行当能够获利时),人际流言可能引发重大危机。


但是,这样的流言仍然能够加强人们对平等主义理想的期待,此时,它有积极的社会作用。比如说,当一个人毫无预兆地发了一笔横财,他就会成为人际流言指向的目标。人们很可能会认为这笔财富来源不正,但是,如果能够分享信息,来消除这些怀疑的声音,就能够促进社会的和谐。


人际流言还能够去污名化、减轻人的耻辱感。多伦多大学的人类学家比安卡·达尔(Bianca Dahl)举例说,居住在博茨瓦纳的茨瓦纳人会谈论艾滋病毒感染者,如果他们的谈话内容不包含中伤这些感染者的意味,大众对这些感染者私生活的评价就会相应地减少。这再次证明,我们认知中带有消极色彩的“八卦”与社会学中对“人际流言”的定义有所不同。


所以,我们如何使人际流言的好处最大化,同时规避它的不良影响呢?


科尔提出了四项原则:将流言作为秘密保守,使流言发挥作用,不说谎,与听到流言的人保持联系。避免匿名发表观点也会很有帮助。


更概括地说,达尔建议人们试着理解流言和失实消息背后的情感基础。在博茨瓦纳乡间,这种情感基础可能是对洗刷感染艾滋病带来的耻辱感的一种渴望;在美国的小城镇里,则可能是对社会变革的恐惧。“你必须首先理解你相信某种东西的情感来源,并探索这种信念对人们造成了什么影响,”达尔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服从自己的某种信仰,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情感层面上的真实性。”


人际流言可能是排外而危险的,但也是不可避免的——也可能成为美好生活的催化剂。了解人们从人际流言中获得什么,可以帮助抵御有害的信念。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阅读9077
举报0
关注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利维坦”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利维坦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利维坦

微信号:liweitan2014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