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音乐之星选拔倒计时 | 等你!亲身体验一次世界顶级艺术节之旅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公众号
分享到:

02-01



偶然的情况下与几个热爱生活的朋友们一起聊天,大家都感叹年华易老,时间的脚步永不停息,提出想更多的感受生命,享受生活,提议能否进行一段艺术的旅程。

 

最终我们选择了前往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一探究竟,理由除了我对萨尔茨堡的熟悉之外,是那里有最纯粹的艺术,最美丽的大自然。



萨尔茨堡有三大顶尖的艺术节

1.莫扎特周(冬)

2.萨尔茨堡复活节艺术节(春)

3.萨尔茨堡艺术节(夏)


 

因为时间上的原因,我们选择前往夏天举办的萨尔茨堡艺术节。萨尔茨堡艺术节由戏剧《世人》(Jedermann)于1920年8月22日在萨尔茨堡教堂广场的首演拉开序幕。《世人》由上世纪奥地利最伟大的剧作家雨果・霍夫曼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创作,首演由马克思・莱因哈特(Max Reinhardt)执导。

 


萨尔茨堡艺术节成立的初衷是向全世界展示最纯正的莫扎特音乐作品,也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示一战以后的奥地利又重拾信心回到了世界文化舞台的中心。艺术节成立以来,经过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ß)、指挥家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富特文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赫伯特・冯・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等几代音乐总监的努力,成为当今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艺术节。

 


萨尔茨堡艺术节每年上演的高品质的歌剧,戏剧和音乐会使其成为全世界艺术爱好者的朝圣之地,也确立了它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节的地位。

 

我们一行人离开北京,前往音乐圣城萨尔茨堡,拉开了艺术之旅的序幕。我们将欣赏三场10个月前就已售罄,被全世界的名流们追捧的音乐会。

 

一、里卡多·穆蒂指挥,叶菲姆·布朗夫曼独奏,维也纳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

 

第一天上午11点,我们早早地坐在了艺术节主音乐厅里等待此次音乐之旅的第一场大戏。随行的朋友告诉我,周末上午的音乐会是维也纳爱乐一个与众不同的传统。

 

穆蒂是当今古典音乐界极具号召力的“指挥皇帝”,也是主宰萨尔茨堡30年之久的卡拉扬的学生,算是艺术节的老朋友了。这场音乐会的钢琴独奏家布朗夫曼可能在国内不太为人所知,但是这个俄裔犹太人在欧美口碑甚好,常常跟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德累斯顿管弦乐团这样的世界顶尖交响乐团合作。

 

上半场的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是布朗夫曼的拿手好戏。一开头的圆号独奏和钢琴进入的那个瞬间直接把人带回19世纪的奥匈帝国,我眼前出现的是夏天萨尔茨堡湖区的阿尔卑斯山,沉稳而温柔。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第三乐章那个著名的大提琴独奏,这些时刻都是真正考验一个乐团实力的时候,而维也纳爱乐也没有辜负“人人都是独奏家”的美誉,大提琴首席圆满完成了任务,按照惯例也在最后穆蒂返场的时候第一个被点名起立。


布朗夫曼在第四乐章快板里充分展现了一个国际顶级音乐家的水准。我因为坐的离舞台很近,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和动作。只见在节奏最快、最紧张的片段,他开始情不自禁地跟着钢琴哼起旋律来,一脸完全沉浸在音乐中的表情。这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贝多芬——真正的天才都有200%集中注意力进行艺术创作的能力。

 

下半场是柴可夫斯基的《F小调第四交响曲》。这又是一个可以展示乐团和指挥实力的曲子。直到今天我还记得第三乐章的弦乐拨弦和第四乐章的快板,向来表情严峻冷酷的穆蒂也不得不侧起身来仔细地协调各个声部。当然技术问题对维也纳爱乐这样的乐团来说从来就不是问题,只是整首曲子最后一个音落下的时候,乐队首席Albena Danailova(维也纳爱乐史上第一个女首席)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的样子,还是让人感受到这个曲子的难度。


二、马里斯・杨颂斯指挥,尼娜·斯特姆演唱,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肖斯塔科维奇歌剧《姆钦斯克县的麦克白夫人》

 

很少有音乐作品像《姆钦斯克县的麦克白夫人》一样与一个作曲家一生的命运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创作《麦克白夫人》的时候,肖斯塔科维奇不到30岁,却已经在前苏联的音乐圈内享有极高的威望,《麦克白夫人》首演之后的两年间确实也受到国际上的一致好评。但是1936年1月的一个事件彻底改变了这部歌剧和肖斯塔科维奇的命运:斯大林参加了一场在莫斯科的演出,并且在最后一幕开始之前就愤懑离场。果不其然,两天后,前苏联党报上一篇匿名文章猛烈抨击《麦克白夫人》的剧情和音乐,也间接地把肖斯塔科维奇打入谷底。从此这部歌剧在前苏联被禁,肖斯塔科维奇度过了在自己的艺术良知和集权统治之间痛苦挣扎的一生。



如果你知道这段历史,再结合《麦克白夫人》荒诞离奇、快速紧张的剧情,就能体会这部歌剧给主创团队和指挥带来的挑战了。尤其是当晚的指挥杨颂斯,必须时刻协调台上快速的剧情发展和乐池里维也纳爱乐的演奏。我实在难以想象曾经因为心脏病发作差点死在指挥台上的杨颂斯,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竟然还能给我们带来这样精彩的演出!顺便说一句,杨颂斯也是卡拉扬的学生,职业生涯的起点便是作为卡拉扬在柏林爱乐和萨尔茨堡的助手。



当晚演出结束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肖斯塔科维奇标志性的强有力的节拍,卡特琳娜绝望的呻吟,反映时代背景的黑暗压抑的舞台场景,都成为这次旅行最令人难忘的一部分。

 

三、里卡多・穆蒂指挥,安娜・奈瑞贝科饰演剧名头角,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威尔第歌剧《阿依达》

 

这次音乐之旅的压轴大戏,也是今年萨尔茨堡艺术节最受追捧的一个歌剧制作——穆蒂指挥,奈瑞贝科饰演主角的威尔第歌剧《阿依达》。

 

穆蒂自不必多说,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意大利歌剧的绝对权威。当晚演出的最后一幕最后一个场景,当阿依达与拉达梅斯在金字塔里相拥而唱的时候,舞台上的灯光逐渐熄灭,最后整个音乐厅唯一的一束灯光打在了穆蒂身上,仿佛在提醒所有人谁才是这场音乐盛宴的最终缔造者。

 

而现在的俄罗斯当红女高音安娜·奈瑞贝科,其国际演艺生涯真正的起点,也正是在2002年萨尔茨堡艺术节《唐璜》中饰演安娜。今年的《阿依达》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还因为这是奈瑞贝科第一次尝试这个角色。

 

当晚的演出也确实没有让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的观众们失望。维也纳爱乐在穆蒂的指挥下,给我们展现了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金子般的弦乐”,而第二幕的凯旋进行曲更是万无一失地精确而不失表现力——铜管乐器真的是德奥管弦乐团的看家本领。

 

2017萨尔茨堡艺术节《阿依达》


漫步在萨尔茨堡老城区,随处可见的巴洛克风格建筑,完整保存下来的中世纪城堡,岁月的痕迹与时光的味道非常迷人。



坐落在粮食胡同的莫扎特出生的故居完全保留了1756年莫扎特出生时的样子,莫扎特小时候用过的钢琴已经成为历史文物供世人观赏,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所有人都非常文明有序,心怀敬意的看一眼莫扎特作曲的手稿。

 


萨尔扎赫河静静流淌,僧侣山巍然耸立,三三两两的人在喝咖啡与晒太阳,与阿尔卑斯山脉的风光浑然一体,除了“悠闲”(gemütlich)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汇。除此之外,萨尔茨堡人请来世界最顶尖的音乐家基辛,多明戈,蒂勒曼,穆特等等聚集于此,在悠闲之余欣赏艺术,这种至今为止被世界贵族们所追捧的度假方式让世上一切的焦虑、喧嚣、压力在这期间都烟消云散。




2018年由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处,萨尔茨堡艺术节开幕式组委会,三联生活周刊,三联・松果,本音文化共同举办的“未来音乐之星选拔(FestivalAkademy)”,将在中国选出14名出类拔萃的演奏者,并将其送上世界最具盛名的艺术节——萨尔茨堡艺术节开幕式表演的舞台。


参加选拔并获奖的选手将获得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处的嘉奖以及和著名钢琴家陈萨一起交流的机会;并免费参加2018年萨尔茨堡艺术节开幕式大师课与音乐会演出。

 

阅读7599
音乐 艺术节 
举报0
关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号:lifeweek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号:lifeweek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