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多亏了《环太平洋2》我们才有了《水形物语》

作者:Mtime时光网 来源:Mtime时光网 公众号
分享到:

03-15


吉尔莫·德尔·托罗,以及他的好朋友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和阿方索·卡隆,都是墨西哥导演浪潮的一份子,他们为过去二十年的美国电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然而,与他的许多同行不一样的是,吉尔莫·德尔·托罗并不太涉猎艺术电影,相反,他把很多精力集中在制作怀旧的、观众喜欢的类型片上。


在这一过程中,托罗的票房和媒体评价都达到了令人瞩目的水平。不过,这部新作《水形物语》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佳作品。


《水形物语》以13项提名领跑今年的奥斯卡争夺战,最终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4项大奖,是今年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在洛杉矶,Mtime有机会和影片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在比佛利山庄酒店会面,聊到了他最初关于《水形物语》的灵感,它对现实社会的反映,还有他25年来的从业经验在这部影片上的体现,以及电影如何拯救了他的生命等话题。


Mtime: 你认为这部电影对你来说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吗?


吉尔莫·德尔·托罗:我不知道这算什么,但没错,它是一个全新的作品。到了52岁的时候,我终于停下来问自己:“我在这部电影里要做什么,哪些是我之前没做过的?”最后我非常严肃非常有目标地决定,我想做些不一样的事情。


当你在看电影的时候,你会有这种感觉。这是我过去做过的许多事情的综合体,但它感觉是新的。我之前的九部电影都是关于我童年时代的神话,这是我第一次以成年人的身份、作为导演来讲故事,关于我们的本质、我们身边的“异类”,关于理解,同情和性,关于爱是什么等等。这都是成人世界所关注的问题。


陀螺与小岛秀夫!


Mtime: 是什么促使你有了这样的想法——想要涉足更多的成人主题?


吉尔莫·德尔·托罗:挺奇怪的,因为我已经拍电影25年了。最好的解释方式是,正如我在墨西哥的一位导师所言,我终于呼了一口气(笑)。我朋友说:‘你都憋了25年了,你一直在吸气吸气再吸气,然后憋住,现在你终于把吸进去的都呼出来了。’我同意这个说法。


这是一部在很多方面你都能感受到能量的电影,它让人感觉更轻松,但又比其他任何一部电影都更犀利。如果你一定要抱有什么目标和野心来对待这部电影,那就很难去执行。《水形物语》融合了不同类型,有时它就像一部音乐剧,或一部惊悚片,甚至有时看起来像一部喜剧......它是许多电影类型综合起来的一封给电影的情书。


Mtime: 你的灵感从何而来,又是如何演化成最终的影片的?


吉尔莫·德尔·托罗: 很简单,从我小时候就有了,就像其他人的大多数艺术作品是一样的。但它确实演变了不少。


第一次有这个灵感是在我六岁的时候,我看了《黑湖妖潭》这部作品,我看见茱莉亚当斯在水中那个生物的上方游泳,这是一幅很美的景象,让我有一种想要眩晕的感觉,但又与看《司汤达综合症》时不同。


《黑湖妖谭》


我被这个画面的美震撼了,我心想,“我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当然他们没有在一起。


但随着我的成长,我看到了更多的生物,它们是一种精神的象征。我把他们视为“另类”的化身,近乎神圣的完美。这就是我的电影里所拥有的。我不拍恐怖电影,老实说,我拍的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电影类型。


会借鉴其他类型作品中的画面,把它们拍成童话或寓言。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尝试。所以基本上你在电影里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关键的。


很多电影在讲故事的过程中通常都是从男性角色的角度来叙述这件事,比如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用枪抓捕某个生物,而这个生物抓住了一个女孩,这时候这生物被男人击毙,所以最后成了这个男人救了女孩。


在这样的故事里,那些男人是科学家或秘密特工,他们是从前门进来的。于是我越过了闸门,从一个负责清理厕所、倒垃圾的人的角度讲了一个故事,讲述她对这个生物如何产生感情。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逆转。所以当怪物抓住女孩的手臂时,这是一个美丽的形象,而不是恐怖的。


我想改变之前的叙事方式,这是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想做的,我想找到一种新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


Mtime: 所以《水形物语》是一部年代戏,它触及了人们关于恐惧,关于被你称之为“异类”的文化困惑——对某些人来说,如果有些东西他们不能理解,就会对它产生仇恨?


吉尔莫·德尔·托罗: 是的。


Mtime: 这部电影对现代社会有着怎样的解读?


吉尔莫·德尔·托罗: 我认为,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现在完全是由恐惧所推动的,恐惧会带来仇恨。这很简单——当你用一个词来概括一个人时,无论你用哪一个词,可能是种族、性别、性取向、政治立场等等,这个词是无形的,但它会驱使你去虐待和隔离、驱逐、做任何你想对那个人所做的坏事,因为你没能多维度地去看待他们。


所以这部电影里,这生物不是动物,他是来自于河流的一位神,让伊利莎想起了她自己的本质。所以,他们坠入爱河的方式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自然与美,因为这爱情中没有任何肮脏污秽的因素。


我认为在以维多利亚时代为背景的电影中,那些彼此相爱的人之间就连一个被压抑的亲吻中都有着许多的反常之处——无论他们是什么政治地位、来自哪里、什么性取向。


而《水形物语》说的是无论是佛陀、耶稣还是甲壳虫乐队,他们都同意的道理“你所需要的就是爱 (All you need is love)”(笑)。但要在电影中谈论这个问题,太难了。


我们总是认为,一件伟大的艺术品必须是复杂的,有时候我不认为这个观点有助于讲述最伟大的真理。有时候,你必须巧妙地、艺术地表达,但同时又要保持你的核心信息简单易懂。


当你坠入爱河,真正相爱时,你不需要其他任何东西。你不需要谄媚,你也不需要一辆好车,你也不需要豪宅,你不需要任何东西。


爱,就像能治愈现代世界创伤的一种药膏——而我们所生存的世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粗俗、贪婪、充满了无知仇恨的地方。


Mtime: 我知道你写这个剧本的时候一定是有考虑一些演员的,对吗?


吉尔莫·德尔·托罗: 是的,瓦内莎·泰勒和我合作写的剧本,很多人由于性别的问题,以为电影里的感情戏和浪漫桥段都是她写的;但事实恰恰相反,她写的是核心内容(笑)。她非常擅长把控故事结构,而我则非常喜欢写浪漫的、诗意的东西。这是一次伟大的合作。


我写了迈克尔·珊农的角色,如果你看过《鬼童院》或者《潘神的迷宫》或着我其他电影,就知道我喜欢一开始将反派写得很坏很坏,而随着故事的发展,展现出他们的某些弱点。珊农的角色在里面也不例外。


他的角色也很脆弱,毕竟他也处于另一个高层人物的掌控之下。我和好莱坞电影公司的高管们有过一次会面,就跟你在电影中看到珊农与他的领导会面是一样的,基本上就是那种感觉(大笑)。迈克尔非常擅长演绎这种类型的角色。


我认为这部电影中的卡司包括了当今美国电影行业中最优秀的一些演员。能把理查德·詹金斯请来是我们的福气,奥克塔维亚·斯宾瑟更是一个宝藏。而我希望,莎莉·霍金斯可以给观众带来一种启示,因为她散发着神奇的魅力。


Mtime: 你前面提到了童话故事——一种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体裁。其实在《水形物语》中,我们也能看出类似《美女与野兽》的感觉。你对那个故事感兴趣吗?


吉尔莫·德尔·托罗: 对我来说,传统的《美女与野兽》故事中我有两点不太喜欢。首先它把美女放置在了一个很完美的基础上,她太纯洁的、太纯真。我认为这就像一个地牢一样可怕,因为地牢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地方。如果你追求完美的话,那就不算是一个爱情故事。


还有,如果你想要从野兽身上看到转变,他必须变成一个帅气的王子才能和美女在一起——这也是我不喜欢的地方。我认为爱是接受和理解,而不是转变。


《水形物语》是非凡与平凡的结合,你可以在自家的浴缸里收留一位来自亚马逊河的河神(笑)!你可以和他有肌肤之亲享鱼水之欢,然后你第二天起来喝咖啡的时候可以和朋友谈论这件事。


这是一种非常墨西哥式的表现方式,也是很有魔力的表现方式。平凡使非凡更加珍贵,而非凡让平凡的生活变得可以忍受。这正是我想要通过影片表达的主题。


墨西哥三杰:卡隆、伊纳里图、托罗


Mtime: 你和你的朋友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阿方索·卡隆三人被誉为“墨西哥三杰”。站在职业生涯的角度来说,与他们之间的友谊对你有多重要?


吉尔莫·德尔·托罗: 20年前,少数族裔拍电影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我现在认为,如果你是一个拉丁裔美国人,你可以梦想做任何事情。


而在20世纪80、90年代,除了你所处地区的电影制作人,你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学习借鉴的人,但现在一个来自智利、阿根廷或南美任何地方的电影人都能说:“我想制作一部大制作的动作片,一部冒险片,或者一部小成本影片。”这些都能做到。


我们的友谊之所以能保持不变,我认为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改变了,我们因彼此而改变。在这个行业里,最难遇到的就是有人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爱告诉你真相,告诉你“嘿,伙计,慢点来,别去读关于自己的新闻,你现在正在朝着一个不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把脚步放慢一点吧。”


亚利桑德罗和阿方索对我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我当时正打算做《环太平洋2》,他们两个和我说“如果觉得自己陷入了僵局,就去做另一部电影,因为那是你需要做的”。所以当我真的陷入僵局时,我去拍了这部电影《水形物语》。


这不是一个保险的选择,因为拍摄这部电影,我要把自己所有的薪水都投进去——这部电影的预算1950万美元,和10年前《潘神的迷宫》一样;但它涉及的范围要大得多,野心也大得多。这是一个在外界看来非常困难的选择,但和朋友一起就容易得多了。


Mtime: 你能谈谈拍摄水中戏份所遇到的挑战吗?


吉尔莫·德尔·托罗: 如果你再看一遍电影,你会发现,几乎每两分钟就会出现一些水。我想让这部电影在水里有大片的布景,但是我们没有预算来做个大水池。所以开头和结尾用的是一种老式的方法——相对不怎么花钱的“水戏干拍”的办法。


所有家具以及女主角,全用绳子悬吊在空中,然后再以每秒36帧或更高的帧速拍摄以制造出漂浮效果;然后再在室内加上大量水汽,光线也通过散射来制造效果,看上去就像是真的在水下一样。最后我们还在后期用电脑特效加上了水泡,这样基本就成型了。它给你一个非常歌剧的感觉,就像一幅移动的画,你可以控制里面每一个元素。


当然,两位主人公爱情升华的浴室戏,就没法单靠视觉技巧蒙混过去了,于是我们将整台浴室布景全都淹没在了大水缸里实拍。再说一次,我们没有钱,所以我们在那里用的实际上是电视剧《血族》剧组用剩下的东西(笑)。



在开场的场景中,莎莉的角色梦中有水——等她醒来,在水中煮鸡蛋,在浴缸的水里ZW,然后去上班。然后,人们开始喝水,在潮湿的街道上行走,或者在雨中行走。当艾丽莎撕掉日历的时候,背面的图片上写着“时间是一条从过去流过的河”。所以电影里一直都有“水”这个元素。


我在电影中象征性地使用了它,因为对我来说,水的形状就是爱的形状。水没有形状。它的形状可以是任何你需要的形状,它可以冲破障碍,却是温柔可塑的。


Mtime: 你对配乐在这部电影中所扮演的角色怎么看?


吉尔莫·德尔·托罗: 音乐是非常重要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将是莎莉的角色和整个电影的声音,所以它需要像水一样流畅和美丽。莎莉的角色是个哑女,她不能发声,所以我们理解她和她的情感的方式就是通过配乐。


当我们讨论音乐时,亚历山大迪普拉对我说:‘你最想让我们参考的作曲家是谁?’我说了佐治狄奈许,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作曲家。亚历山大对我来说是佐治的继承者。亚历山大说‘再给我一个名字’,我说尼诺罗塔,因为我想让音乐有欧洲风味。


在某些方面,《水形物语》是非常非常美式的,但在其他许多方面却是非常欧洲化的。我想让配乐有那种感觉,以及对电影和对爱情的热爱。


Mtime: 最后我想问你一个,我知道你非常热衷讨论的话题:在大银幕看电影,尤其是《水形物语》这样的片子,有多重要?


吉尔莫·德尔·托罗: 好吧,我告诉你,我不知道这是否在你身上发生过,但电影好几次拯救了我的生命。有时当我超级超级沮丧时,我觉得‘这不值得,我在这里做什么?’然后一部电影上映了,它救了你的命。我说的不一定是多么重要的电影——有时候,在一个周日,一部无聊的喜剧都会挽救你的生命。


《闪灵》中鲜血喷出的一幕


《水形物语》是写给电影的情书。我这么说吧,我爱电视剧,非常喜欢。毫无疑问,剧集持续时间更长,你会得到一个比电影更完整的戏剧故事——因为你有7、8个月甚至10个月的时间来刻画一个角色,但它们并不能呈现出电影一般画面,而这就是电影的魅力。


在电影中,你看到的很多场景可能会变成标志性的画面,不会被人所遗忘。我喜欢《黑道家族》,我喜欢《枯木》,但我可能一辈子都想不出三张以上作品的画面。但我可以画出斯坦利·库布里克《闪灵》中的喷满鲜血的两部电梯,也能画出《2001:太空漫游》中的镜头与构图。


所以,《水形物语》要呈现那种只有在电影院才能体会到的的巍峨的美感,这对我很重要。我认为,从文化现象的角度来说,一起去电影院体验电影带来的美妙是非常重要的。电影拯救过我的生命。


以我谦卑的人生经历看来,电影对人类是一种至关重要东西。


让电影遇见生活,尽在影视生活第一站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佟大为等明星助阵《水形物语》中国首映

阅读6186
太平洋 
举报0
关注Mtime时光网微信号:V_Mtime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Mtime时光网”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Mtime时光网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Mtime时光网

微信号:V_Mtime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