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笑这种表情比你想象得要复杂很多

作者:利维坦 来源:利维坦 公众号
分享到:

07-13


利维坦按:古人所谓“笑不露齿”,可谓对微笑的传神描绘,当然,这种表情符号,自互联网诞生以来显得更加微妙,既有不屑,又含无奈的意味。正如文中所说,我们大多数的微笑表情实际上并非表明处于愉悦的情绪中,在文明社会中,你与其说微笑是一种礼貌性的表达,倒不如将其理解成是一种假笑。


就西方古典绘画历史而言,你很少能看到露出牙齿的笑容形象【画家杰拉德·范·昂瑟斯特(Gerrit van Honthorst)估计算是个例外】,这和基督教的某些礼仪多少有关,比如在17世纪的欧洲,人们普遍认为露出牙齿的笑只属于底层那些穷人(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不露齿是因为当时牙医技术落后,人们普遍牙齿不好看所致)。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安托内罗·达·梅西那(Antonello da Messina)画过不少微笑的肖像,但也都是不露齿的笑容:


安托内罗·达·梅西那所绘男子肖像(约1475年),展露了一种迷之微笑。



文/Zaria Gorvett

译/乔琦

校对/斩光

原文/www.bbc.com/future/story/20170407-why-all-smiles-are-not-the-same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乔琦在利维坦发布


 

他们在受害者附近走来走去,手上的刀子已经就位。卡尼·兰蒂斯(Carney Landis)一声令下,一场惨绝人寰的斩首行动即将上演。


故事发生在1924年,这位虐待他人成性的研究生将性格各异的学生、老师以及心理疾病患者——其中包括一名13岁的男孩——引诱至明尼苏达大学的一间屋子里。


为了不让他的这些被试们心情紧张,兰蒂斯事先已经对屋子粉饰了一番:实验设备藏了起来,窗户蒙上了窗帘,墙上则挂起了油画。


兰蒂斯想要弄清楚,某些特定的体验,比如震惊或痛楚,是否总是会诱使人们露出同一种面部表情。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已备下了千般酷刑,用以折磨这些可怜的被试。他先是让被试安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接着便在他们脸上画了些线。这样,被试在受到折磨时露出的痛苦表情,他便能看得更加真切。

(psycnet.apa.org/index.cfm?fa=buy.optionToBuy&id=1926-08202-001)


在长达三小时的实验过程中,被试遭受了一系列古怪而又恼人的恶作剧的折磨,比如,座位底下被安上了燃放着的烟花,双手被按在全是黏糊糊青蛙的桶里接受电击。实验的高潮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兰蒂斯将一只活蹦乱跳的白鼠放在托盘里,要求被试用屠夫的刀砍下它的脑袋。整个实验过程中,都有相机反复拍摄被试们的面部表情。


图源:Bizzarro Bazar


毋庸置疑,兰蒂斯的实验方法毫无人道主义精神,但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真相,却可能是他得出的实验结果。即便是面对那些最暴力的实验任务,被试们最常见的反应却不是哭泣或暴怒——而是,微笑。兰蒂斯写道,“实验进行到目前这一步,我发现,大量照片表明,微笑是被试处于这种环境下的典型表情,其他任何面部表情出现的次数都远远不及微笑。


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光飞逝,如今的我们也愈发习惯了条件反射般的微笑。满大街都在提醒你要时刻‘微笑’:冰箱贴上的标志、广告中的话语、励志书籍中的文字以及偶尔来自心怀善意陌生人的友情提醒。人们总觉得,那些经常微笑的人更受人喜爱、更有竞争力、更平易近人、更友善也更有魅力。


图源:Gfycat


然而,事实要残酷得多。在所有19种微笑中,只有6种是在我们心情愉快时发生的。其余都出现在我们感到痛苦、狼狈、不适、惊恐甚至悲恸之时。微笑可能意味着轻视、愤怒、怀疑,也可能表明我们正在撒谎或是不知所措。


当我们所做之事对生存有所助益之时,源于愉悦的、发自内心的真诚微笑便是最好的奖赏。而那些“非快乐”微笑则和自己的内心感受没多大关系,它更多地和自己想要向他人传递的信号有关。“有些微笑已经演变成了表明我们愿意合作且不存在威胁的信号。另一些微笑则是想和善地让别人知道,在当前的环境下,自己的地位要比对方更高。”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心理学家保拉·尼丹瑟尔(Paula Niedenthal)说。


许多种微笑都是表明我们愿意遵守规则的礼貌表情。不过,微笑也同样可以是操纵他人或是掩藏自己真实感受的有效方法。所以说,通常情况下,微笑的普遍意义便是用作掩饰自己真实想法的面具。



杜尼式微笑


19世纪的神经学家杜尼·德博洛尼(Duchenne de Boulogne)是第一个解读这种带有多种目的性表情的人。他的父亲是一个法国海盗,而他本人则酷爱电击自己的病人——就这件事本身来说,他是电击疗法之父。杜尼对人类面部表情的形成机制颇感兴趣,其中就包括研究面部肌肉如何收缩以产生微笑的表情。他觉得,研究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便是对被试的面部进行电击,迫使其面部肌肉做出反应。


通过反复电击这名中年男性,人类首次看到了这种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微笑。图源:Wellcome Library


整个实验过程会让被试相当痛苦。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杜尼只能在刚刚被砍下的新鲜政治犯头颅上做实验。相当巧合的是,随后的一天,杜尼在巴黎一家医院内遇到了一名面部肌肉有点失灵的中年男子——杜尼觉得他就是自己想要的小白鼠。


在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那些真诚的微笑,似乎根本不需要和鱼尾纹联系在一起。——保拉·尼丹瑟尔


随着实验的推进,杜尼总共发现了60种面部表情,每种表情都涉及特定的面部肌肉。杜尼用一系列被试龇牙咧嘴的可怕照片记录下了每种表情及其专属面部肌肉。


这些照片中最出名的一张(上图),表现的就是这位不幸的中年男子将面部肌肉扭曲成一个不露齿的大大微笑。他的脸颊上提,眼角出现了鱼尾纹,看上去开心得像个傻子。


从此以后,这种类型的微笑就被称为“真诚微笑”或者说“杜尼式微笑”,并与愉悦和高度幸福这样的发自内心的真挚感受联系在一起。虽然要做出这种微笑只需要收缩两块面部肌肉,但它体现的感情热烈且持久。这种微笑涉及的第一块肌肉是颧大肌,附着在颧骨上,包裹着嘴角。另一块则是眼轮匝肌,位于眼睛四周,可以提拉面颊,发出标志性的“眨眼”动作。


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在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那些真诚的微笑,似乎根本不需要和鱼尾纹联系在一起。” 尼丹瑟尔说。


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困扰了科学家100多年、从达尔文到弗洛伊德都没能解答的问题:我们的表情是与生俱来且人人如此的吗?还是说,表情与我们所处的文化环境有关?



恐惧型微笑


与我们亲缘关系最近的动物表亲为我们提供了一条线索。实际上,尽管如今看来,“杜尼式微笑”可能是最为自然的,有些科学家认为,这种微笑有可能是从一种含义完全不同的表情演化而来的。“倭黑猩猩害怕时,会露出牙齿,同时将嘴唇翻到内侧,让牙龈完全暴露在外。”伯明翰大学灵长类动物学家赞纳·克莱(Zanna Clay)说。


对于黑猩猩和狗来说,微笑是表现恐惧的一种表情。图源:Zanna Clay/ Lola ya Bonobo Sanctuary


这种“纯粹展现牙齿的无声表演”似乎很像是那种经常出现在生日贺卡上的标志图像,但在黑猩猩的世界里,这种表情意味着屈服,通常是地位较低的个体平息族群里统治阶级成员怒气的方式。克莱引用了一段黑猩猩偷石头的视频。“视频里,一只母猩猩带着石头溜走了,接着又突然做出了一个大大的、露出了牙龈的笑容。表面上看起来,她好像在开怀大笑,但实际上她很有可能非常紧张。”克莱说。


另外,尽管我们并不想把微笑与恐惧的感受联系在一起,但确实有些不容忽视的线索表明,恐惧式微笑的确存在。对于婴孩来说,咧嘴一笑既可以表达高兴,又可以表达痛苦。相关研究还表明,在地位更高之人面前,人们会微笑得更加频繁。

(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80161)


达尔文相信,面部表情是与生俱来的,其进化的本来目的是为了满足一些现实需要。比如说,扬起眉毛是人们吃惊时常常会做的动作,其实这有助于扩大视野,可能会帮助我们的祖先逃脱捕食者的伏击。对于黑猩猩来说,它们发出恐惧式微笑时,上下排牙齿紧紧地合在一起——就好像要证明自己无意撕咬对方。


图源:The Atlantic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达尔文在达温(紧邻伦敦的一个静谧村落)家中即兴做了个实验。他从杜尼的照片中挑出了11张——达尔文和杜尼经常通信——并且挑出了20个客人,让他们猜猜这些照片中的表情都表达了什么情感。这20个客人无一例外,都从众多照片中辨认出了代表高兴、恐惧、悲伤以及惊喜的表情。于是,达尔文便作出了结论:这几种表情是人类共有的,不以文化背景而转移。



痛苦式微笑


图源:Uproxx


现在,我们知道了,微笑确实是与生俱来的,不过微笑并不只是我们开心时才有的表情。“痛苦式微笑”是高度自我克制下逆来顺受的表情——是一种不对称的浅笑,表达的其实是最深刻的悲伤。


从兰蒂斯开展那些经典研究以来,心理学家已经发现,人们观看血腥电影时会不自觉地露出一种傻笑——实验人员通过隐秘放置的照相机发现了这一现象——另外,抑郁症患者身上也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确实是一种社交层面上可以接受的表达痛苦或悲伤的方式。


几十年来,心理学家始终认为这种反直觉的习惯一定是人们后天习得的。然而,2009年,旧金山州立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找到了有力证据证明:这种行为是铭刻在我们的DNA上的。


这个研究小组分析了4800多张参与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运动员的照片。他们发现,那些在决赛中痛失好局的银牌获得者更有可能露出这种微笑——哪怕他们生来就是盲人。



刻意压抑式微笑


不过,现实情况还是要稍复杂一些。事实证明,真诚愉悦的微笑并非一直都是如此受欢迎。在17世纪的欧洲,不加克制地直接将内心情感表达在脸上,是不合礼仪的。大家都认为,只有穷人才会在笑的时候露出牙齿。一个多世纪后,“微笑革命”最终在巴黎拉开了序幕。当时,法国贵族们在刚出现的咖啡屋内享受愉悦时光并开怀大笑,终于把无所顾忌的微笑带回到了法国的社会风气之中。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地方,这种笑不露齿的礼节从来都没有发生改变。俄罗斯有个家喻户晓的谚语,翻译过来就是“没来由的微笑是愚蠢的标志”。在挪威,针对外国务工人员的政府宣传单上会提醒你,如果你看到冲你微笑的陌生人,却只觉得他们要么是喝醉了,要么是发疯了,要么是美国人的话,那你一定是在挪威待太久了。


图源:Giphy


为了控制内心自发产生的开心微笑,我们便会刻意抑制某些易于压制的面部肌肉(比如控制嘴巴的那些肌肉)。于是,刻意压抑式微笑便出现了。“此时,我们的面颊会上扬,但嘴角会有意耷拉下来,或是嘴唇紧闭,就好像在说‘我不该笑的’,”匹兹堡大学认知心理学家扎拉·安巴达( Zara Ambadar)说。


日本礼仪强调,公共场合不能肆无忌惮地表达情感。因而,人们更加注重用眼部表情展露微笑。


我们觉得,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日本,这个强调公共场合不能肆无忌惮表达情感的国家,人们更加注重用眼部表情展露微笑。有趣的是,这种文化上的差异,还延伸到了我们在电脑或者手机上打出微笑表情的方式:在日本,人们会采用垂直构图,在平直的嘴巴上方画上两只眯起的眼睛^_^ ;而在我们国家,大家会在水平方向上,用两个点代表眼睛,再用一条曲线代表嘴巴: )。

(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22103106000321)

(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111/jcom.12086)


想要微笑的冲动也许是人人如此,无关文化背景的,但这种行为的适用场合——以及表现方式——则与文化背景息息相关。达尔文再次一针见血地评论道,尽管面部表情在人类演化过程中固定了下来,“可一旦人们进化出了面部表情,这样的肌肉运动便可能会自发且有意识地成为一种交流方式。



尴尬的微笑(尬笑)


图源:Giphy


虽然尬笑与微笑几乎一模一样,但两者很容易分辨——尬笑的人要么红着脸,要么通常在尬笑之前身处窘迫之境。会暴露尬笑的另一个动作则是低下头并微微偏向左侧。



职业微笑


收银员看着你排了10分钟队,却只冲你甜甜一笑,告诉你“只有四楼才能退货”。前台接待员微笑着向你解释,预约已经排到了一年后。像这样的“职业微笑”旨在削弱坏消息对对方的影响。


职业微笑是这样的:开始得很突然,下嘴唇微微上扬,偶尔还会稍稍低头并且偏向一侧。职业微笑也许是最令人恼火的一种微笑方式了,因为它总是逼迫接受者微笑着回敬。


在俄罗斯,没来由的微笑是愚蠢的标志。图源:Getty Images


与职业微笑类似的还有其他三种功能各不相同的微笑:其一是顺从性微笑,常见于那些深受职业微笑之害的“受害者”,他们常常会拙劣地应用这种微笑以证明自己无意小题大做;其二是应允回答式微笑,常常用于表达对对方意见的赞同;其三是聆听者回答式微笑,常常伴随着“嗯嗯”的声音以及反复的点头,用以表明自己仍在注意倾听对方。



轻蔑型微笑


图源:Giphy


另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恼人表情则是表现彻头彻尾轻蔑的龇牙咧嘴。“轻蔑型笑容”背后既有厌恶之情,又有愤恨之感,且和表达高兴的真诚微笑颇为相似(这点很是令人烦恼)——区别只是发出轻蔑型微笑时,嘴角看上去更为紧张。


东亚文化并不那么注重个人需求,为了维持社交上的和谐,人们常常用微笑掩藏负面情绪。“我生于印度尼西亚。在我的家乡,通常在社交场合上不允许表达愤怒的情感。于是,人们转而在生气时,大量使用微笑来加以掩盖,”安巴达说。



为掩饰幸灾乐祸的恼怒型微笑


图源:Tenor


粗略地说,幸灾乐祸是“恶毒的高兴”,表达的是一种建立在他人不幸之上的快乐之感。


显而易见,这种美滋滋的、幸灾乐祸的情感,最好还是不让别人知道。不过,这件事并不总是那么容易。“倘若一个人独处且觉得四下无人,不会被他人看到,他们通常就会用所谓的‘杜尼式微笑’或者‘杜尼式大笑’来表达幸灾乐祸的情感,”苏黎世大学心理学家詹妮弗·霍夫曼(Jennifer Hoffmann)如是说。


当我们知道有旁人在观察时,最好的方法便是装出恼怒的表情。其结果就是一副僵硬而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这种表情现已成为恐怖电影中反派角色的标志之一。


这种复合型表情只是一系列模式类似的表情之一,其他还有掩饰轻蔑心理的微笑、掩饰恐惧的微笑以及掩饰悲伤的微笑。



假笑


图源:Royal Blue Mersey


感谢杜尼,现在人们普遍认为,我们只要看看对方的眼睛就可以轻松分辨出哪些是假笑——杜尼相信,只有在我们真的开心时,眼部肌肉才会收缩。然而,我们现在知道,大多数人——大约71%——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眼轮匝肌的内侧部分,使其收缩。


“杜尼式微笑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真诚的地方,并且有证据表明,这种微笑很容易伪造,”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心理学家阿兰·弗里德伦德(Alan Fridlund)说。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经常假笑。由于微笑与问候之语常常一同出现,我们早已谙于礼貌性地在自己的真实感受一事上撒谎——哪怕是在我们身体有恙时,也会谎称身体健康——此时,这样的假笑表情便会凝固在我们的脸上。


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哪怕旁人只是在商店试衣镜前,对你正在试穿的衣服露出一个假笑,你买下它的概率都会提高。


另外,为了在法庭上讨好法官和陪审团,为了和男朋友难缠的爸妈搞好关系,甚至为了给自己找份好工作……我们完全有理由假笑。无论在哪里,在何种环境下,微笑都是那么吸引人。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哪怕旁人只是在商店试衣镜前,对你正在试穿的衣服露出一个假笑,你买下它的概率都会提高。


实际上,如果只凭面部表情来判断的话,你会发现,人们在撒谎时的表情是最真诚的。正如美国幽默作家金·哈伯德(Kin Hubbard )所说:“如果你还没见过老婆站在交警面前微笑的样子,那你就没见过她最美的微笑。”

(psycnet.apa.org/psycinfo/1974-25177-001)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分辨出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呢?


2016奥运会上,亚军埃里森·菲利克斯(Allyson Felix)在错失金牌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图源:Getty Images


在日常生活中,每当我们邂逅一副新面孔,大脑便会立刻将它的图像与我们之前遇到的成千上万副面孔作对比,看看究竟是哪种表情。接着,我们便会想想所处的环境——这个场合应该微笑吗?最后,我们会自行模仿对方的表情,以确定它究竟会带给我们何种感受。


尼丹瑟尔提醒我们,不要过分关注所处的场合。“千万不要因为你觉得刚才发生的事儿不好笑,就觉得那些发笑的人是在假笑。也许对他们来说,这些事情、这种场合就是可以真诚地开怀大笑的。”


不过,还有一些别的线索可以借以辨明假笑。当别人故意假笑时,笑容可能会来得太过突兀或是持续时间太长,也有可能会和与之对应的话语相隔太近或是太远。要想露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笑容,光是笑弯了眉毛并露出牙齿,是不够的。



轻浮的笑容


如果在此不提一下史上最出名的微笑——蒙娜丽莎的微笑——我们的这份榜单显然不能算是完整。尽管蒙娜丽莎的微笑有许多神秘之处,但要给这种微笑分类却不难。几十年前,心理学家便已知晓,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这件传世之作捕捉的是一个挑逗的动作:他的模特在看向远处之时,露出了光彩夺目的微笑,接着,在再次转移目光之前,她冒险朝一侧微微一瞥并展露出一种“窘迫”的微笑。


人们经常用“神秘”来形容蒙娜丽莎的微笑,但实际上,这是一种“轻浮”的表情。图源:Beyond My Ken/Wikimedia Commons



所以,下一次有人让你“笑”一个的时候,你就可以自己选择用哪种笑容来回应了。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一家过去时的书店

点击小程序,或“阅读原文”进店

阅读461
表情 
举报0
关注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利维坦”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利维坦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更多阅读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利维坦

微信号:liweitan2014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