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鲁迅去世后蒋介石送花圈」是伪历史

作者:大象公会 来源:大象公会 公众号
分享到:

03-04

文章来源: 谌旭彬短史记(ID: tengxun_lishi)


问:据说,鲁迅生前从未点名骂过蒋介石,他去世的时候,蒋介石还以个人名义敬献了花圈,这是真的吗?


文 | 谌旭彬


笔者以前考据过此事。这里再重新整理一下。


鲁迅不愿骂蒋介石,确实有迹可寻。


鲁迅生前,曾拒绝过李立三提出的“用周树人的真名写篇文章,痛骂一下蒋介石”的要求。时为1930年5月7日,鲁迅由冯雪峰陪同,李立三由潘汉年陪同,在上海爵禄饭店秘密见面。①


1977年,鲁迅之弟周建人,刊文披露了此次会面的部分谈话内容:


“鲁迅同我讲过他见过一次李立三。他说:李立三找我去,我去了。李立三说:你在社会是个知名人物,有很大的影响。我希望你用周树人的真名写篇文章,痛骂一下蒋介石。我说:文章是很容易写的。蒋介石干的坏事太多了,我随便拣来几条就可以写出来。不过,我用真名一发表文章,在上海就无法住下去了。李立三说:‘这个问题好办!黄浦江里停泊着很多轮船,其中也有苏联船,你跳上去就可以到莫斯科去了。我说:对,这样一来蒋介石是拿我没办法了。但我离开了中国,国内的情况就不容易理解了,我的文章也就很难写了,就是写出来也不知在什么地方发表。我主张还是坚守阵地,……”②


图:中文互联网曾广泛流传“蒋介石向鲁迅敬献花圈”


至于蒋介石向鲁迅敬献花圈一事,则尚无任何材料可以证实。


鲁迅在上海去世,时为1936年10月19日,10月22日出殡。



笔者翻查了此一时期在上海影响力很大的《申报》。自10月20日报道鲁迅去世,至23日报道鲁迅出殡,期间《申报》多次提及致祭的名流,如21日报道称灵堂内有“日人内山完造,以及日本武官喜多少将,沈燕冰等的巨大的花圈”,蔡元培、曹聚仁、唐弢等送了挽联;22日报道称上海银行界名流王晓籁等送了挽联。但并无一字提及蒋介石发来唁电,或送来挽联、花圈等。③


以蒋介石当日的身份地位,如果送了花圈,《申报》这种本地大报,不可能漏掉这种大新闻。


图:《申报》1936年10月20日关于鲁迅去世的报道


作家茅盾列名鲁迅治丧委员会。据他回忆,他在鲁迅丧仪纪念册里,曾见到过孔祥熙和王晓籁的名字:


“鲁迅逝世时,我在乌镇探望母亲。……痔疮正大出血,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四五天后,稍微好些,我就挣扎着赶回上海,可是鲁迅的丧事已经办好了。……当时,我也是治丧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他们送了我一本记载鲁迅丧仪的纪念册,那里面刊载着致送挽文和挽联的内容和人名,其中居然还有孔祥熙和王晓籁的名字。那时瞻仰遗容整整三天,全市轰动,去瞻仰的人犹如潮涌。报上连日刊载某某大明星之类也去瞻仰遗容等报道。鲁迅曾说过:死人给活人出风头。想不到在他自己死后,竟给各式人等出足了风头。”④


茅盾嘲讽孔祥熙和王晓籁赠送挽联,是借死人出风头。如果丧仪纪念册里有蒋介石的名字,想必也逃不掉被嘲讽的命运。茅盾没有提,显然是因为纪念册里并没有,他没有看到。


图:《申报》1936年10月21日关于吊唁鲁迅的报道


事实上,不光孔祥熙送了挽联,23日的送葬队伍里,还有孔祥熙之妻宋霭龄。


有一种说法认为,孔祥熙和宋蔼龄,是宋庆龄利用亲属关系动员来的,目的是“给鲁迅丧仪的浓厚政治色彩以某种程度的掩护,以便减少国民党公开镇压的可能性”。⑤


此说恐难成立。一者,没有任何资料显示国民政府曾计划镇压鲁迅的治丧活动;二者,即便当局想要镇压,有宋庆龄、蔡元培等名流参与主持丧事,并不需要宋霭龄的掩护。


不过,鲁迅的葬礼,确实并非一场单纯的葬礼。鲁迅去世当天,地下党人冯雪峰即尊奉指派“去参与丧事的处理”,找到宋庆龄,请她出面“要把葬礼搞成一个运动”,最终办成了一场“四一二以来规模最大的游行示威”。据夏衍讲,当时地下党人连夜组织了一支六七千人的送殡队伍,随灵车沿途高呼政治口号。社会上还有声音,要求南京给予鲁迅国葬待遇,改绍兴县为鲁迅县,改北京大学为鲁迅大学……⑥


作为应对,国民政府在宣传上就鲁迅之死有过指示(也算是一种评价),既非全盘肯定,也非全盘否定:


“查左翼作家鲁迅逝世后,各地报纸刊物多为文纪念,阅其内容,复逾常规,殊有纠正之必要,兹指导两点于下:一、鲁氏在五四运动时,提倡白话,创作小说,于文化界自有相当之贡献,此点可予以赞扬。二、自转变为左翼作家后,其主张既欠正确,写作亦少贡献,对于这点,应表示惋惜之意。至盲从左翼分子之无谓捧场文字,利用死者大肆煽惑,尤应绝对禁止刊载。”⑦


总之,“鲁迅去世后蒋介石送花圈”之说,是一段伪历史。


图:《申报》1936年10月22日关于鲁迅葬礼的报道


注释

①冯雪峰,《在北京鲁迅博物馆的谈话》,《鲁迅回忆录散篇》中册,北京出版社,1999,P992。

②周建人,《关于鲁迅的若干史事》,《天津师院学报》1977年5期。收录于《回忆大哥鲁迅》,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P119。

③《申报》,1936年10月19日至24日。灵堂内有“日人内山完造,以及日本武官喜多少将,沈燕冰等的巨大的花圈”之信息,出自《万国殡仪馆瞻仰鲁迅先生遗体》,《申报》1936年10月21日“本埠增刊”第二版。其余具体报道不再赘注。

④金韵琴,《茅盾晚年谈话录》,上海书店出版社,2014,P50。

⑤陈早春、万家骥,《冯雪峰评传》,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P228-229。

⑥王彬彬,《作为一场政治运动的鲁迅丧事》,收录于《鲁迅内外》,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P179-193。

⑦季樟桂,《写鲁迅的诗及其他》,收录于《上海鲁迅研究 2009(夏)》,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P262-265。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阅读8491
鲁迅 蒋介石 历史 
举报0
关注大象公会微信号:idxgh2013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

1、头条易读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大象公会公众号所有。

评论
更多

文章来自于公众号:

大象公会

微信号:idxgh2013

邮箱qunxueyuan#163.com(将#换成@)
微信编辑器
免责声明
www.weixinyidu.com免责声明    商务合作1758059460
版权声明:本站收录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文章内容全部来自于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用途。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头条易读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本站声明:本站与腾讯微信、微信公众平台无任何关联,非腾讯微信官方网站。
粤ICP备16075700号-1